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75章天殿药王
    “我给你一月时间,将这些仙草灵花,全部种活,结出来的果子,我会分你一些,种子你继续给我种,你别想着偷懒,这里…是我的世界,当然,你做的好,我会赐你无上威名,天殿药王,非你莫属。”

    凌霄脸上突然扬起一抹冷笑,而韩站只是茫然地点了点头,心底却总感觉…这事儿好像不太对劲啊?

    可哪里不对,他又实在说不清楚。

    仙长好像收留我了,还许给了我诸般造化。

    无上威名,天殿药王?

    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可…

    我他妈踏入仙途,不是要成就天地独尊么?

    怎么就…成了一个种药的?

    哦,不对。

    我这个模版,应该是追求长生的!

    谨小慎微,步步为营,只为夺得造化,谋求一份天地大运。

    可…

    种药,吃药,修炼,种药,吃药…

    咦?

    好像是比自己瞎鸡儿修炼简单了许多?

    而且,眼前这些天地灵材,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只要我能将其种好,仙长允诺了呢,会分给我一些的。

    老仙长,你公正!你大义!

    而在韩站暗暗沉吟之时,凌霄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呵呵,那仙牌他确实用不了。

    但韩站能用啊!

    他用韩站不就好了!

    那仙辉的妙用,不用说他也明白,无非就是催化仙草灵树成熟!

    等他将这域界种满天地灵材,再找几个炼丹师来,他不就彻底实现了…自给自足?

    至于为何分给韩站造化?

    当然是为了让他努力修炼,提升境界,好更快更多地凝聚仙辉了。

    总归现在,这天命之子气运已失,翻不起什么风浪,如今又沦为了他的奴。

    虽然未能击杀得到系统最终的奖励,可有韩站在,他就相当于有了源源不断的修炼资源!

    况且,像这种凡人流主角,一旦成长起来,皆是天地顶尖,尤其是心性意志更是可怕。

    可…这个过程实在太慢了,动辄上千章才有可能硬起来。

    凌霄实在没有那个时间等他成长。

    不杀已是恩赐,老老实实种个药,才是他的人生价值所在!

    如此一来,他还去找个屁的遗迹古境!

    有韩站一人,可抵百万秘境!

    至于日后凌霄还会不会遇见已经站稳脚跟的凡人流天命,大概会的。

    因为这方仙途,受天道庇护的,多是此类人。

    不行,得给苏言小可爱写封信,把他们云来商盟的仙材运百吨过来。

    “公子!!”

    直到凌霄身影出现在天殿之前,叶青婵俏脸上顿时绽放出一抹动人笑意。

    “你…忙完了?”

    “嗯!青婵,这几日我要前往大夏帝都,你和宁儿安心待在此处,有时间我就回来。”

    宝贝回见,宝贝早点睡…

    我还要去下一场…派对。

    大夏之行,关乎凌霄在西疆的战略部署,容不得他有半分大意。

    而且,那位夺了夏朝气运的皇子,实在让凌霄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啊。

    大夏帝都,名为龙运。

    据说当初大夏那位先祖,就是寻到了一处龙脉传承,在其中领悟了杀戮道则,一举崩碎虚空,飞升上界。

    而大夏皇族所修炼的功法,亦与龙脉有关。

    原本,八大皇朝,大夏居首。

    可随着十五年前,大夏内乱,如今这方皇朝虽底蕴尤在,可终究是…少了几分威慑。

    今日的龙运城,热闹非凡。

    行人络绎,各方来贺。

    因为,今日是大夏皇太后百年大寿。

    古街之上,长灯悬挂,红绸遮天,百姓修者脸上皆洋溢着一抹笑意。

    凌霄走在街上,脸上同样带着一抹喜悦。

    皇太后百年大寿?

    这不是巧了么这不是?

    他只要走进皇宫,不就能知晓,这大夏有几位天命,几棵韭菜了?

    有太玄道主给他的那一道神魂化身,莫说区区一个大夏假帝,就算这西疆最顶尖的神帝强者,也不足为惧。

    “嗡!”

    凌霄眉头轻挑,心念一动,叶青婵的身影瞬间出现身旁。

    “青婵?”

    “公子。”

    叶青婵淡淡一笑,双手挎在凌霄胳膊上。

    “怎么了?”

    “宁儿跟着刑前辈修炼去了,我一个人在天殿待的无聊。”

    叶青婵嘟嘴,露出一抹委屈神色。

    自从宁儿来了,她似乎许久不曾跟公子独处了呢。

    “可是…”

    “公子放心,青婵现在能保护自己了呢。”

    当然,叶青婵明白凌霄究竟顾虑什么。

    这里毕竟是西疆,混乱不堪。

    一旦凌霄与人交手,她势必会沦为掣肘。

    “好吧,那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凌霄摇头一笑,伸手握住叶青婵的玉手,抬脚朝着前方一座宏伟酒楼走去。

    今日正午,皇宫设宴,款待来访贵客,共贺皇太后寿辰,举天同庆。

    不过在此之前,凌霄还是要先找个人,搜一搜,看一看,了解了解。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在那酒楼窗前,又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人影。

    直到两人走入楼中,却见里面已无空位,而凌霄的眼眸却悄然落在了一人身上。

    只见在靠窗的一桌,一位白衣翩跹的青年,正举杯独酌,一张如玉脸庞俊逸非凡,隐隐带着一丝…妩媚之色。

    “嗯?”

    凌霄嘴角微扬,险些笑出声音。

    这么快的么!

    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四千气运,神将二品,天衍丹体,玄雷玄火双道则?

    最重要的是,此时这位公子虽然看上去英俊不凡,但…好像没有喉结?

    就连胸口束着的地方,也显得臃肿不堪?

    似乎…很…大?

    不知道这种领悟了火焰、雷霆道则的骄女…会不会有种别样的刺激?

    跳跳糖?

    还有…令凌霄感觉有些奇怪的是…这女人身上,虽有生机,却无生气,甚至隐隐有一股…奇异的香味!

    难道是…身上带着遮掩气息的异宝?

    “这位公子,介意拼个桌么?”

    凌霄领着叶青婵,走到那白衣少年身旁。

    后者眉头轻簇,抬头却见凌霄两人已到了眼前,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艳。

    只是此时,他的视线并不在凌霄身上,而是在…叶青婵身上。

    我…淦?

    “坐吧。”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凌霄眼中闪过一抹玩味,这女扮男装的,大多不是寂寂无名之辈,否则也不会多此一举。

    而看这少女男装的打扮,已是惊世骇俗,也不知道她的女妆,又该是何等惊艳?

    “我叫秋清寒。”

    “原来是秋兄,在下萧凌。”

    “不重要了,不知姑娘名讳?”

    秋清寒看都未看凌霄一眼,而是转头,目露温和地看着叶青婵,“我…我叫青婵。”

    “青婵?青青子衿,千里婵娟,好名字,不知姑娘年方几何,师承何处,与这个…公子是何关系?”

    嗯?

    凌霄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少女口若悬河,一副老练模样。

    此时他似乎觉得,自己大概猜错了。

    她扮男装,可能不仅仅是为了掩饰身份,还可能是为了…勾搭妹子!!

    “我…我是公子的婢女。”

    叶青婵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少年,微微朝着凌霄身旁靠了靠。

    而那秋清寒眼中顿时露出一抹喜色,“好俊俏的婢女,你…你叫什么来着?”

    “萧凌…”

    凌霄淡然一笑,心底却在暗暗沉吟,该杀还是收服呢?

    “萧公子好福气啊!看萧公子这副人模…咳咳,这副打扮,想必也是来为皇太后贺寿的吧?公子从何处来?”

    “胥云城。”

    凌霄话落,却觉整座酒楼突然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皆是神色震撼地看着他,却无一人张口。

    众所周知,胥云城乃大夏祖地。

    如今又是前大夏帝君踞守之处,这少年活腻了,竟敢说自己从胥云城来?

    只是…

    看他脸上的神色,明显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难不成…是夏庸派来的使臣?

    “胥云城?有意思…”

    秋清寒俏脸微凝,红唇扬起,第一次认真地看向了凌霄。

    这一看…嗯?

    这少年生的,倒也颇为俊秀,隐隐有种仙韵道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