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74章赐我造化
    “哈哈哈哈!仙途至理!!哈哈哈!原来,这所谓的仙途竟是连师父都不能相信!”

    韩站目有所悲,神色凄楚。

    这六年,他与师父朝夕相处,虽平淡,却也安逸。

    原本,韩站以为,自己只要小心谨慎,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可万万没有想到,算计到头,他竟在今日悟了。

    利益之争,造化之争。

    这就是凡人羡慕的仙途?

    这就是凡人信仰的仙人?

    “也怪你这个不争气的师姐,如果她身体合适,我也不至于再对你动手,可惜啊…韩站,你是乖乖束手,还是…跟为师比划比划?”

    问仙宗主阴森笑道。

    在他眼里,韩站不仅是个废柴,而且是一个性格懦弱之人。

    原本被他拿捏的死死,没想到今日竟突然有了主见。

    “呵呵,所以师父当日救我之时,就只是…想用我的身体炼药?”

    韩站低头冷笑,手中突然有寒光乍起,瞬间朝着问仙宗主射去。

    “嗯?好胆!看来你这五年,也不是只顾吃拉了!”

    “铛!”

    金铁之声瞬间响彻,只见问仙宗主手中突然多出一轮宝镜。

    而那三柄淬炼了剧毒的暗器,瞬间坠落地上,将大地染成漆黑之色。

    “好你个狼心狗肺的小畜生,竟然如此歹毒!”

    问仙宗冷喝一声,身外灵光闪烁,一掌印出,直取韩站心口。

    “我一定要为师姐报仇!!”

    “哼!没想到你隐藏的居然如此之深!玄清境界,徒儿,看来不光是师父不信你,你也不怎么信任为师啊。”

    虚空之上,凌霄神色无聊地看着下方交战的两人,竟渐渐有了些困意。

    玄清层次,他一根手指就能轻易碾死,若非这韩站身上还有气运未尽,他都恨不得直接动手将两人一块诛了。

    “扑哧!”

    最终,韩站身躯一颤,被那问仙宗主从半空击落,气息渐渐萎靡。

    毕竟,按着正常剧情发展,他今日是不该逃的。

    而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修为必有突破。

    到时动手,这问仙宗主十死无生。

    “呵呵,我的好徒儿,被师父吃下去,不是很快乐的事情么?放松心神,来…很快就好了。”

    问仙宗主本身,早已是神侯强者,可惜丹海经脉破碎,修为跌落到了如今层次。

    在他想来,只要能寻到一方与他相融的丹海,他的修为必能恢复!

    这般想着,他的眼中突然闪烁一缕阴邪魂光。

    而韩站刚欲反抗,却被问仙宗主一脚踩在了头上。

    “嗡。”

    一缕魂威悄然弥漫天际,韩站胸前,突然有一尊碧绿古牌绽放滔天灵芒。

    “嗯?灵宝护主?有意思…这就是天命之子的底牌了吧,凡人崛起,仙宝认主。”

    虚空之上,凌霄淡然一笑,手指猛然挥出。

    只见一道刺目剑影闪烁天际,还不等那问仙宗主反应过来,竟直接裂成了两半。

    韩站脸上原本的不甘愤怒瞬间凝固了下来。

    他抬头,看着那一道从天而降的白衣身影,目露敬畏。

    尤其是此时后者身上散出的霞光,温和夺目,仙意缭绕。

    “仙人么?”

    韩站慢慢地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朝着半空行了一礼,“多谢仙人出手,救我性命。”

    果然!!

    师父说的不对,这仙途并非只有利益,还有善恶。

    就比如眼前这位仙人,定是看不惯师父阴邪才出手的。

    “把你怀里的仙牌给我看看。”

    只是!!

    还不等韩站直身子,凌霄的话,却突然令他的脸色呆滞了下来。

    “仙…仙长…”

    “嗯?”

    凌霄眉头轻挑,一缕帝威散出。

    而韩站只感觉天地一颤,险些瘫软在地上。

    “嗡。”

    碧绿仙牌自行飞出,落到凌霄手中。

    只是…不论凌霄催动灵力还是施展神魂,那仙牌竟然毫无反应。

    本命灵宝,天命之子特有的机缘。

    像这种凡人崛起流的天命,本身天赋不行,背景不行,也没有妹妹,更没有牛逼的母亲,所以,他的灵宝,是他的全部气运所在。

    这里面蕴含一丝天道桎梏,饶是以凌霄的手段,也强夺不了。

    “你这仙牌,倒是挺有意思的。”

    凌霄淡然一笑,将其重新还给了韩站。

    而后者脸上的惊恐,几乎瞬间凝固了下来。

    就…还给我了?

    原来!!!

    是我误会仙长了!

    此时凌霄脸上有仙霞遮掩,显得神秘莫测。

    “仙长!!求你收我为徒!带我感悟大道至理!!”

    韩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与问仙宗主相比,眼前这位仙长,才是他对修者全部的期盼啊。

    有宝而不夺,行侠仗义,除恶扬善,而非了一己私利,算计贪图!

    这样的人,才值得他下跪,孝敬!

    一日为师,终身…

    “滴!天命之子对反派生出敬畏爱戴,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300点,反派值3000点。”

    “你那仙牌,都有何用?”

    其实大概凌霄已经猜到了,他之所以会犹豫,是在想,该是榨干诛杀这韩站,拿最终的奖励,还是…

    “仙长…我这仙牌,可以以自身灵力,凝聚…仙辉,这仙辉中蕴含极浓郁的草木精华…”

    此时的韩站,只想着拜师眼前这位正直仙长,既然他将此牌还给了自己,显然并无贪心。

    所以…自然是知无不言!

    可他或许做梦也没想到,这仙牌是天道爸爸给他定制的灵宝,落到别人手中,那是屁用没有。

    否则,你以为一个凡人流,身怀这等至宝,怎能安身立命?

    还不是别人就算夺了他的宝,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何必呢?

    “哦!我知道了。”

    凌霄咧嘴一笑,眼中突然闪过一抹阴沉,而韩站只感觉魂海一颤,一缕魂印转瞬既逝。

    在接着,他似乎变得更畏惧眼前这位老仙人了。

    “嗡。”

    一阵诡异的嗡鸣声响彻,眼前的世界瞬间变换了模样。

    等韩站再睁眼看去时,眼前哪还有什么问仙宗,竟变成了一处荒野之地。

    “仙长的手段!!果然不是我等凡人可以揣测!”

    就在韩站暗暗震撼之时,凌霄手掌一挥,只见两人面前,突然多出诸多仙草灵花。

    那般氤氲的灵气,险些令韩站晕厥过去。

    仙长这是…要赐我造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