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72章又遇天命
    大夏皇朝,毗邻大周。

    以九龙金辇的速度,仅仅三日便到了大夏国境。

    沿途之中,凌霄将叶青婵与宁儿安顿在了域界之中。

    又将风之道则圆满,算是彻底有了保命的手段。

    风雷两道圆满,打不打得过神帝,不好说。

    但是有风雷神翼,论逃跑的速度,凌霄并不是针对谁,圣州的各位,都是垃圾。

    而那一道九龙囚天大阵,亦被他布置在了域界之中。

    以两道灵脉为阵眼,催动大阵,可撼神帝。

    若是以九脉为眼,就算域界中尚未衍化天地之力,凌霄亦有把握,凭此上古奇阵,困杀神帝之人。

    “哥哥,我们现在去哪啊?”

    大夏边境,一座破败小城中。

    凌霄三人坐在街边一处茶摊上,喝茶吃了些点心。

    叶青婵双手托腮,眼眸温柔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这几日时间,算是她此生最快乐的时光了。

    只是莫名的,她总有种感觉,离开凌霄的日子,似乎…不远了。

    “大夏皇宫!”

    凌霄轻抿了一口茶水,只是就在他转过头来的一刹,却见一道身穿布衣的青年身影从眼前掠过。

    那刚刚喝进嘴里的茶水,瞬间喷了出去。

    “公子!你怎么了?”

    叶青婵眸光清冽,周身隐有道则之力散开。

    整条古街瞬间寒彻下来,若非此时已是隆冬,怕已引来百姓惶恐。

    “没…没事…”

    凌霄摇了摇头,抬手摸了摸宁儿的小脑袋,“宁儿吃饱了么,吃饱了就跟青婵姐姐回天殿休息吧?”

    “好!”

    宁儿乖巧地点了点头,而叶青婵只是狐疑地看了一眼街道尽头的那道青年身影。

    一个…玄清之人,如何能入公子眼眸?

    当然,哪怕跟了凌霄许久,叶青婵也猜测不到何为气运,何为系统。

    所以,在她眼里,公子是神秘的,是威猛的,是性格无常的,是爱她的。

    直到两人消失在原地,凌霄方才抬脚朝着那少年离开的方向追去。

    方才,他似乎是看到,两千气运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不愧是乱世!!

    天骄辈出,天命之子都满大街溜达了么?

    而且!!

    最重要的是,那个天命之子,竟只有玄清初期的修为!!

    而且,看他的年纪,明显已超过二十岁了。

    这怎么可能?

    在这圣州大地,但凡是有点气运的妖孽,如今哪个不是开辟魂宫,成就破妄?

    这青年的气运虽然没有凌天等人那么夸张,但也与苏言等人相差无几。

    可他的境界怎会如此之低?

    又是个废柴崛起?

    不像啊!

    这边境小城中,连个像样的修真世家都没有,哪来的破落古族?

    他走的,又是谁的模版?

    可…管他呢?

    韭菜都送上门来了,焉有不割之礼?

    你以为我真愿意吃韭菜?

    要不是因为它神奇的功效…

    想起以后念青筠、叶青婵、苏言、林梦…

    嘶嘶!

    该吃还是得吃!使劲吃!!!

    凌霄身影陡然消失,再出现时,已到了城中一座药铺之前。

    而那布衣青年手里伶着两大包药材,神色慌张地从中走出,险些撞入凌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公子…对不起…”

    他的眼睛很是澄澈,脸庞上是一抹朴素的歉意。

    “无妨。”

    凌霄摇头一笑,而那青年却躬身行了一礼,飞奔着朝着城外方向掠去。

    “老板娘贵姓?”

    凌霄走进药铺,随口问道。

    “我姓熏。”

    “哦?薰衣草的熏?”

    “赵钱熏李的熏!”

    凌霄眉头轻挑,眼神玩味地看着眼前一位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小娘子。

    我还姓别呢,别龙马的别!

    “方才那个少年,叫什么?”

    “他啊!他叫韩站,乃是城外问仙宗的弟子。”

    老板娘妩媚一笑,正低头拨弄着算盘。

    “他抓了什么药?”

    凌霄眉头轻挑,寒战?

    我他…还哆嗦呢。

    又土又丑,不愧是天命之子的标配。

    “这个…公子…我们药铺是有原则的,不可随意…”

    “铛。”

    “呵呵呵,当然了,像公子这样关爱天下之人,一看就是正道侠士,公子莫不是看那韩站可怜?没错,他确实挺可怜的…”

    老板娘收起案上掉落的一枚灵石,眼眸中顿时闪烁光彩。

    “说重点。”

    凌霄淡然一语,那风韵娘子瞬间感觉全身一寒,额上豆大的汗珠流淌下来,险些瘫软在地上。

    “那韩站的师父,据说乃是一位大修士,可之前与人交手受了极重的伤势,只能以药续命,这韩站原本还有个师姐,以前都是他师姐下山抓药的,可前阵子他师姐突然失踪了,所以最近半年都是他下山买药。”

    “哦?这个套路,有点耳熟啊。”

    凌霄眉头轻挑,怪不得…这韩站的修为如此低弱。

    原来不是废柴崛起!

    “他师父脾气怪异,动辄打骂韩站,今日还好些,之前我每次见他,脸上身上都是瘀伤…哎…我猜他师姐多半是受不了折磨跑路了。”

    药铺老板娘微微摇头,再抬眼看去时,哪还有那位白衣公子的身影。

    “啊!!鬼啊!!不是…应该是仙人…”

    这边,凌霄离开药铺,走出古城,沿着山间小道朝着远处一座荒山行去。

    远远的,他便看到了山顶上那一座破落的古殿。

    想必此处,应该就是那药铺老板口中的问仙宗了。

    “师父是个玄清后期,徒弟是个玄清初期?看来…这颗韭菜差不多成熟了,再不割,怕就割不动了。”

    凌霄阴森一笑,按照他的了解,韩站那位师姐,多半是…被他师尊给炼成药或者傀儡了。

    如今这师徒两人,怕是已在翻脸的边缘。

    而他要做的,自然是…帮他们捅破这一层薄纸,打击他的道心,掠夺他的气运,再…

    嘿嘿嘿。

    以凌霄如今的修为,别说两个玄清之人,便是寻常神帝,也不见得能察觉得到他的气息。

    因此,这问仙宗什么的,还不是跟自己家后花园似的。

    随着凌霄神识散开,很轻易地就感觉到了那韩站师父所在的厢房。

    而无论是傀儡还是炼药,怕是韩站的师姐,肯定在他师父手里。

    当然了,这韩站既然是天命之子,怕他才是他那位残废师父眼里,真正能帮他摆脱病痛的良药。

    所以…

    凌霄站在门外,隔着窗户看着其中一位躺在床榻上,气息奄奄的老者,以及床旁一只泡在泥坛中的人头。

    果然啊!!

    凡人流,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