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66章与天齐寿
    “哼!!宁天策,这里是云箬宫,你觉得凭你与这个…少年,能逃出我的手掌?别挣扎了,看在夫妻一场,我给你一个痛快。”

    周敏箬轻叹了口气,脸上突然扬起一抹嫣然笑意,“出来吧。”

    只见在其身后的房舍中,突然有一道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身影缓步走出。

    周身气息竟也至帝境,在神帝一品的层次。

    方才他隐于暗中,隐藏气息,所以宁天策并未察觉到他的存在。

    可就算他手段通天,又怎能逃过凌霄神魂感知。

    区区一品神帝而已。

    只是,该演的戏,还是要演的,否则怎能让这宁天策臣服?

    “你是…前禁军统帅,张御!!你不是死了么?”

    宁天策眉头轻皱,眼神已见暗淡。

    此时他能感觉到,凌霄境界,实则只在神将,怕是之前施展了某些手段,方才散出了帝威。

    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又怎可能成就神帝之境?

    “得亏公主出手,救我性命!”

    张御冷漠一语,安静立于周敏箬身后。

    闻言,宁天策的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

    “公子,策有一事相求!”

    “将军是想让我照顾宁儿?”

    凌霄淡然点头,“宁儿不能没有父亲,北境也不能没有战神!我非圣人,却…也不愿看世间生灵涂炭,今日就算与将军同死,霄也心甘不怨。”

    “公子…大义!可…”

    “将军放心,你也看到了,我精通一些旁门左道,那四品神帝,你能战否?”

    “可战!”

    “好!今日我便陪将军,出此生死!”

    凌霄淡然而笑,身姿洒脱,手掌轻握,巳邪古剑瞬间出鞘,绽放滔天辉光。

    在其周身,隐有霞光闪烁,当真有几分出尘绝世之意。

    “嗯?”

    宁天策神色震动,久久不语,眼中隐见泪意。

    “今日若生,我愿与公子结为兄弟,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卧…槽?

    凌霄眉头轻挑,眼中闪烁沉吟。

    老子此生,必与天地齐寿。

    你怕不是在为自己祈福?

    “大哥!!”

    “霄弟!!”

    “杀!!”

    最终,宁天策当先掠出,朝着那尚香扑去。

    恐怖的道则大势,开始如潮水一般汹涌。

    整座大阵,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嗡鸣。

    宁天策手中,一柄青色战刀横握,其上缭绕龙纹,蕴含无匹。

    一刀斩出,如同携千军之势,凭空化作万马,奔鸣嘶叫。

    天地昏暗。

    如同血战疆场,隐隐有可怕的血气蔓延百里。

    而那尚香老脸一颤,根本顾不上身旁少女,周身开始有灵芒冲霄,化作一方巨掌迎着宁天策而去。

    “轰!!”

    两道大势,在苍穹碰撞。

    众人头顶,那刺目金阵瞬间暗淡一瞬。

    只是!!

    令尚香与周敏箬感觉惊恐的是,宁天策的身影只停滞一瞬,就将那撕天灵掌彻底斩碎,眼眸中,是一种一往无前的凌厉!

    不愧是北境战神,一旦出手,必是神佛不挡,天地独尊!

    不愧是衍兵道则,一人一刀,却有百万铁军之势,仙魔皆屠!

    “公主小心!!”

    尚香眼角轻颤,心底亦生出一丝惊忌。

    终究,她还是小觑了这位百战神帝。

    宁天策虽只有三品境界,但此时爆发出来的战力,却令她这位四品神帝感觉惶恐。

    “哼!张御,动手吧,快些解决了那个少年。”

    周敏箬冷哼一声,俏脸冰寒。

    她虽一直知晓宁天策很强,但也没想到,他竟强到了这等境地。

    尚婆婆是她手中最大的底牌,一旦身死,今日这局,她便彻底输了。

    还好!!

    之前她曾有恩于这张御,此人算是她的心腹。

    否则今日,她还真不一定能杀的死宁天策!

    一个少年,有几分手段,又怎么可能是张御的对手?

    到时,只要诛了他,张御与尚婆婆联手,宁天策插翅难逃!

    “是!公主!”

    张御微微躬身,抬头看向凌霄,脸上陡然涌出一抹凶戾。

    “嗡!”

    一枪在手,如龙出行。

    只见张御身影突然消失,再出现时,已到了凌霄身前丈许之地。

    手中黑枪上,蕴含恐怖重势,空间崩碎,隐有风痕相随。

    此时凌霄却仿佛反应不及,静静地站在原地,甚至眼眸中…竟还有些笑意?

    “哼,一个少年,果然不值一提,张御一枪就能将其诛杀了。”

    周敏箬摇头一笑,一个连躲都不会的傻子,又怎么可能抵御的下一位神帝的全力一击?

    她转头,看向远处,只见宁天策与尚婆婆已战至天际。

    古刀斩下,灵印崩碎,整座小院瞬间化作一地废墟。

    只是!!

    尚香虽在四品帝境,但此时竟明显落了下风。

    随着宁天策手中战刀不停落来,尚香的脸色也渐渐有些苍白,就连周身灵芒,都有些涣散的迹象。

    “婆婆,再坚持片刻!!”

    周敏箬银牙紧咬,可就在此时,在其身前的方向,却突然传来一道诡异的碰撞声。

    “铛。”

    “嗯?”

    周敏箬黛眉轻簇,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来。

    却见,那张御身前的少年,突然变身成了…铠甲勇士?!

    那般灿烂如金的光辉,险些闪瞎了周敏箬的眼睛。

    只是!!

    他的气息,怎么完全消失了?

    不对!!

    这根本就是一道死物!!!

    难道是…傀儡?

    周敏箬美眸微凝,神色惊诧地看着那自一旁走出来的白衣少年,心底突然感觉到一阵凉意。

    不会吧…

    他不会要对自己出手吧?

    凌霄站在金傀身旁,脸色始终平静。

    只是眼底深处,却隐有森芒闪掠。

    他当然不会对周敏箬出手,毕竟,这种仇恨,还是需要宁天策亲手拉满。

    如此他才会与大周皇朝彻底对立,再无一丝侥幸。

    而且…

    如果是按照一般剧情来说,像周敏箬这种身在皇族,命运被人掌控的女人,身死之时,必然会有诸多感慨。

    人之将死,才会放下所有伪装,顾虑。

    北境战神,钟情强大。

    而且这宁天策身上并无莽夫气质,反而更像是一个潇洒书生。

    凌霄不信,这十年来,周敏箬一点情都未动。

    如果!!

    她能在临死,说出一些骚话,对于宁天策而言,必是心劫。

    到时候,大周皇族,当灭。

    当然了,如果她不说…

    呵呵。

    我!凌-好人!爱助人为乐!-霄!也会帮她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