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65章破阵杀敌
    “敏箬,我说过很多次了,我身上并没有什么仙家兵法。”

    宁天策手掌轻握,周身一股道则之力渐渐缭绕。

    而周敏箬却摇了摇头,淡然笑道,“我知道,但是你有天阵道心,据说此道心可以化阵破阵,于统兵之人而言,堪称通天造化。”

    “敏箬,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宁天策眼眸微凝,他的道心,自问世间无人知晓,这周敏箬是怎么知道的?

    “宁天策,你欠我一条命,不如今日…就还给我吧?”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面,周敏箬倒也不再掩饰什么。

    只要!!

    她能得到这一枚天阵道心,不仅性命无忧,江山亦可图。

    换心这事儿,之前她不是没有想过。

    但风险太大,稍有不慎就是当场逝世。

    不到最后关头,周敏箬自然不愿轻易尝试。

    可现在不同,老仙长赐给她的六品丹药,那可是足以引来西疆震荡的至尊宝丹啊!!

    老仙长,敏箬,拜谢了!

    “你说什么?”

    突然间,宁天策心底有些悲伤。

    哪怕他早就知晓,周敏箬在图谋什么。

    可当她真的将此话说出口,宁天策依旧觉得很压抑。

    十年!

    他用了整整十年,只想向大周证明自己并未有一丝谋反之心。

    十年!!

    他任劳任怨,一心为她,虽是报恩,又何尝不是…想改变周敏箬的心意。

    可终究,还是空付了。

    若是以前,周敏箬说出此话,他大可挥刀,将命还她。

    可现在,宁儿下落不明,他不甘心。

    “滴!天命之人心生怨意,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300点,反派值3000点。”

    “宁儿,到底在何处?”

    宁天策语气淡然,身上气势愈发强横。

    天地仿佛有道音传彻,就连那笼罩小院的古阵,都开始轻轻颤抖。

    凌霄立于虚空,冷眼看着身下一幕。

    还不到时候啊。

    不够恨,也不够残忍。

    只有彻底失望了,这宁天策方才能明白,真情可贵!

    “宁儿,不就在你眼前么?宁天策,你是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周敏箬的玉手,轻轻地捏住那少女苍白的脸庞。

    她之所以将宁儿送走,找来这么一个毫无血缘的少女冒充,其实…也是想到了今日局面。

    周敏箬确实歹毒偏执,却还没有到丧心病狂的程度。

    虽然!

    当初她生下宁儿,并非是因为爱情,而是想以此换来宁天策信任。

    可让自己亲手残杀自己的骨肉,周敏箬不是做不到,是不能保证一定做到。

    所以,她不想冒一丝风险,这才从生下来,就用了这一出狸猫换公主的戏码。

    “周敏箬!!!你想干什么!!”

    宁天策眼中透露惊恐,而周敏箬却摇了摇头,“你不是不信她是你的女儿么?那你担心什么!”

    话落,她突然握住少女的胳膊,轻轻一扯。

    “咔嚓!!”

    “啊!!!”

    痛苦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了整座小院。

    只是有那古阵遮掩,声音倒也没有传出太远。

    宁天策神色呆滞地看着那耸拉着胳膊,神色痛苦的少女,下一刹,眼眸陡然血红!!

    “周敏箬!!!你简直丧心病狂!!”

    “哈哈哈!宁天策,你不会以为我真的爱你吧?这个孽种,不过是我用来掌控你的手段,既然你说她不是宁儿…那我便将她杀了好了。”

    周敏箬轻轻摩挲着那少女的青丝,眼中怨毒闪烁。

    宁天策的实力,她自然是知晓的。

    以尚婆婆的修为,并不见得能真正碾压他。

    一旦今日之事败露,大周,必乱!

    可…

    有“宁儿”这个底牌,容不得宁天策有半分放肆。

    他就算不信此女是宁儿,又怎敢轻易冒险?

    “住手!!!!”

    宁天策狠狠咬牙,只是最终,却突然轻叹了口气。

    或许,宁儿不在宫里,是她的幸运吧。

    有这样心狠手辣的母亲,她又怎能快乐的长大。

    “答应我,放过她。”

    “当然了,宁儿也是我的女儿啊,我以道心起誓,你若乖乖束手,我会赐她一世荣华。”

    周敏箬笑着点了点头,玉手从“宁儿”头顶挪开。

    而宁天策终于不再多说什么,缓缓闭上了眼睛。

    “呵呵,宁天策,你放心,你死后,我会以大周皇礼将你下葬!”

    话落,周敏箬手中突然多出一柄古剑,狠狠朝着宁天策眉心赐去。

    北境众将,今生,是我负尔等。

    “嗡!!”

    可,就在那周敏箬手中古剑落到宁天策额前三尺之地时,古阵上方,却突然传来一声刺耳嗡鸣。

    旋即只见一道白衣身影飘然而落,挡在了宁天策身前。

    “嗯?”

    天地为之一寂。

    就连那尚香,此时都是有些呆滞地抬头,看了一眼上方古阵。

    这少年,是怎么破阵的?

    “嗡。”

    无匹道则陡然璀璨,凌霄只伸出两指,轻轻将那剑尖夹住,然后…周敏箬便是目瞪口呆地看到,她手里的神剑,寸寸崩断。

    “扑哧!”

    娇躯颤抖,眼眸惶恐。

    周敏箬身影瞬间倒飞而出,站在尚香身旁,眼神惊忌地看着那白衣少年。

    不知为何,此时她竟感觉,这少年有些…眼熟?

    “你是何人?!”

    “你怎么来了!!”

    周敏箬与宁天策同时张口,而凌霄却只摇头一笑,“将军,现在你可有抉择?”

    “这…”

    宁天策眼眸中闪过一抹挣扎。

    那少女是不是宁儿,他并不确定,一旦贸然行事…

    “宁天策,你果然有帮手!怎么,女儿的命,你不要了?”

    周敏箬虽然也好奇,这少年到底从何处来。

    但很明显,他与宁天策是认识的。

    将军?

    莫不是宁天策的旧部?

    “女儿?长公主,你看这是什么?!”

    凌霄玩味一笑,手中突然多出一物,正是那韩月老太婆身上唯一的一枚石佩。

    此配看似普通,却是一件下品神器。

    而一个毫无修为的老太婆,又在濒死之时都不曾将其卖掉,可见此配必有其他用处。

    信物,或者说,是宁儿身份的象征。

    周敏箬的脸色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你…究竟是谁?”

    “所以,你抛弃女儿,算计丈夫,世上怎会有你这般的蛇蝎女子?”

    凌霄目光淡然地看了尚香一眼,神帝四品,不过…寿元无多,已是风中残烛,不足为虑。

    而此时,宁天策看着周敏箬脸上的惊恐,心底最后的一丝顾虑,终于消散而去。

    “周敏箬!!你竟然如此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