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64章夫妻反目
    古街之上,凌霄站在一处楼宇上方,看着那一道独行的身影,嘴角隐隐带着一抹阴邪。

    很显然,这宁天策,信了他的话。

    不然,他也不可能动手诛杀那两名神侯侍卫。

    好戏,似乎要上演了呢。

    只是以这宁天策的实力,怕是不见得能杀的死周敏箬。

    毕竟,在那云箬宫深处,凌霄能够感觉到一股极恐怖的气息。

    不过,越是如此,宁天策方才能明白,这位长公主的险恶用心啊。

    挖他心,弃他儿。

    呵呵,还真是一个歹毒的女人呢。

    这样想来,我凌霄,简直就是铲奸除恶的小英雄!

    云箬宫,大殿前。

    宁天策深吸了口气,抬脚走入。

    只见此时,周敏箬正坐在殿中,捧着一卷古书,安静看着。

    在其身前,香炉散出袅袅青烟,祥和安逸。

    “敏箬。”

    “出去,我这几日都不想见你。”

    周敏箬黛眉轻簇,头也不抬。

    此时她心底,很是复杂。

    这宁天策,她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敏箬,我想见宁儿。”

    宁天策走到周敏箬身前,眼眸中同样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之意。

    二十年前,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已死在周皇刀下。

    十年前,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未必能下定决心,舍弃百万出生入死的将士,回朝卸甲。

    如今,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定不会受此憋屈,蜷缩帝都,看北境众将遭人屠戮。

    “你!”

    周敏箬本能地抬手,朝着宁天策脸上扇去。

    可这一次,那在她面前向来温和软弱的宁天策,却突然抬手,握住了那一只芊芊玉手。

    “带我,去见宁儿!”

    从出生到现在,宁天策只见过女儿一眼。

    那一只小小白白的婴孩,令他如铁坚硬的心都融化了。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出生那一眼,竟成了他对女儿唯一的记忆。

    十年相思,是宁天策戎马十载都不曾体会过的折磨。

    原本他以为,宁儿只是身体虚弱,被养在大殿深处。

    而他手中,确实沾染了万千生灵的鲜血。

    血煞之气太过阴邪,会污染了那道洁白纯净的灵魂。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竟是一个谎言。

    就很突然的,宁天策对周敏箬心底的最后一丝亏欠…消失了。

    爱过。

    “宁天策,你好大的胆子!!!”

    周敏箬苍白的俏脸上明显闪过一抹诧异,只是紧接着,这抹诧异便化作森冷!

    果然,老仙长没有骗我!

    这宁天策,近日必反!!

    不愧是通晓天运之人,连这都能算到!!

    只是如此,我倒也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宁天策,这可是你自找的!

    “如果没有我,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命站在这里?!”

    “我只想见见宁儿,十年了,哪怕一眼也好。”

    宁天策眼中闪过一抹痛苦。

    如果,北境无战,宁儿无恙。

    就算周敏箬要他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可如今,他的将被人屠戮,女儿下落不明,他心底的恨,终于再难压抑。

    “我说了,你不能见她,你会吓到她的。”

    周敏箬冷笑一声,眸光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宁天策,“你手里沾染多少鲜血,你自己不清楚么?你的手,配拥抱我的女儿么?”

    “我不抱她,我只看她一眼,长公主,请吧?”

    原本无往不利的借口,此时却已失效。

    周敏箬黛眉轻簇,难不成…这宁天策察觉到了?

    或者…是那位老仙长…

    对!一定是这样!

    一定是方才她与老仙长交谈时,被这宁天策偷听到了!

    “哼,好,你想见宁儿,我便带你去见!”

    最终,周敏箬只是点了点头,当先迈步,朝着后殿方向而去。

    “嗯?是…我错怪她了?”

    宁天策脸色虽然平静,可心底却有莫名有些期待。

    或者说,他还是爱她的吧。

    有时候,有些人,一眼,即是一生。

    直到两人走到云箬宫最深处,一座僻静小院中,周敏箬的脸上,方才扬起一抹冷笑。

    “到了,宁儿就在里面。”

    “嗯?这不是…尚婆婆住的地方么?”

    宁天策眉头轻皱,眼中闪烁一抹犹豫。

    若说这云箬宫中,有谁值得他忌惮,怕也只有这位尚香老太婆了。

    此人乃是周敏箬母妃的陪嫁侍女,当日两人大婚之时,被赐给了云箬宫,负责守护周敏箬安危。

    当然,真实目的,也不过是为了防止宁天策逃离帝都。

    神帝四品,大周皇朝顶尖的强者。

    可…

    真要动起手来,宁天策并不惧她。

    “宁儿一直跟着尚婆婆潜心修行。”

    周敏箬冷哼一声,而宁天策已经迫不及待地走进了院中。

    “嗡!”

    只是就在他身影出现在院中的一刹,却见头顶一道古阵散开,彻底隔绝了此地与外界的联系。

    虚空之中,凌霄隐藏身形,看着下方一道金色灵幕,嘴角陡然扬起一抹笑意。

    好戏,开场了。

    “敏箬,你这是何意?”

    宁天策眸光渐冷。

    “没有何意,你不是要见宁儿么?”

    周敏箬淡然走向院中房舍,轻声道,“尚婆婆,人来了。”

    “嗡。”

    只听一声嗡鸣传来,房门大开,其中一位身穿宫炮的老妇,领着一位红衣少女自其中走出。

    “哦?宁天策,你来作甚!”

    老妇脸上布满皱纹,满头银发挽成发髻,扎于脑后,一身深色宫袍无风飘荡,苍老的眼眸中,是一片绝冷之意。

    之前,周敏箬已与她谈起凌霄所言。

    所以,她早有布置。

    而既然宁天策到了,她大概也猜到了,此时长公主将这宁天策引到此处的用意。

    她是公主母妃的人,一心当然只为公主。

    既然如今周敏箬心意已决,她自然也没什么好顾虑的。

    杀一朝战神,确实面临诸多风险。

    可若是公主能以此换得造化,哪怕再多风险,也是值得的。

    “宁儿…”

    只是此时,宁天策却并未看尚香一眼,而是神色激动地看着一旁的少女。

    可…

    不知为何,此时那少女眼中只有惊慌,并不见半分欢喜。

    就很莫名的,宁天策觉得,这…不是宁儿。

    虽然十年不见,但父女之间的那丝血脉感应,不该如此淡薄!

    难道…

    “宁天策,女儿你也见到了,我们是不是该聊聊…那门仙家兵法的事情了?”

    就在宁天策暗暗沉吟之时,周敏箬的脸上,却突然闪过一抹森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