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62章镇国战神
    “呵呵,其实我很好奇,宁天策堂堂北境战神,坐拥大周百万雄兵,他当初为何会甘心入都,与你成婚?”

    凌霄眉头轻挑,目光平静地看向周敏箬。

    此时他已明白这大周嫡公主的图谋,也大概猜到宁儿为何流落在外。

    可唯独这一点,他是真的有些好奇。

    毕竟那宁天策战神之名是二十年前才响彻西疆的。

    期间他根本不曾离开大周北境,又是如何与这周敏箬有了感情瓜葛?

    当然,只是单纯的好奇,这一点,对他的计划并没有半分影响。

    “看来仙长也不是事事能算。”

    周敏箬苦笑一声,目光似有所悲。

    是啊!

    别说仙长算不到,她又如何能知晓,自己当年无意间的举动,会令自己沦为父皇眼中最重要的…棋子?

    那年十六,她出宫游山。

    当日跟在身边的,正是还未成名的宁天策。

    结果,路途之中,遭遇敌国刺杀,一行护卫皆被屠戮。

    唯独那个青年,一人一刀护她周全。

    可终究,凭他一人,难敌暗算,周敏箬被人一箭穿心,虽偏了一指,却伤了心脉。

    而宁天策更是满身血痕,抱着她奔赴百里山地,险些身死。

    直到宫中有强者赶来,诛杀敌寇,方才救下两人性命。

    可…

    宁天策终究有个疏于职守的罪名。

    是周敏箬,哭着求父皇放他一命。

    死罪免了,活罪难逃。

    二十岁的宁天策被贬出皇宫,去了大周最荒凉混乱的北境,成了一个士卒。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命使然。

    虽然离开皇都,但宁天策的天性却彻底被激发。

    一场场血战,令他不仅觉醒了道心,甚至在军功显赫,成就将位之时,更是领悟了诡道。

    兵者,诡道也。

    也是从那一日,宁天策战神之路,正式开启。

    可…

    一方皇朝,帝王为尊,又怎能容忍朝中有神?

    最终,周皇的目光,放在了这位当年救下了宁天策性命的嫡长公主身上。

    因为心脉受损,周敏箬原本坦荡的仙途变得曲折。

    就连本已订下的婚约也被人借故退去。

    周皇一旨降下,命宁天策归朝,与长公主成婚。

    而那位忠心护国的战神,终究也是因为心底愧疚,舍下了边境敬他如神的百万将士。

    据说那日,北境飘雪,天地恸哭。

    无数将士手持长刀,歃血为誓,必等将军归来。

    而宁天策如何看不出周皇顾虑,只留一句,此生只负公主。

    在他眼里,大概那个曾经气息奄奄,哭着为他求情的敏箬,即是心底唯一的执念吧。

    宁天策回来了,可周敏箬却已不是少年时。

    她肩负使命,背负周族众望!

    得宁天策手中仙法,成就大周千年霸业!

    怀孕生女,是为了亲情感化。

    藏女不见,是为了威胁逼迫。

    甚至明知道宁天策爱她深沉,却一次一次刻薄刁难,皆是为了让他吐出心中秘密。

    只是…皆失败了。

    甚至有时候,周敏箬也会想,是不是他身上…真的没有什么仙法。

    可十年不败,用兵如神,万般战阵,汇于一胸之中,这…又作何解释?

    人言可畏,人言可谓啊!

    “我若皆能算,这天地就该灭我了,既然公主做了选择,那我便给公主指条明路,宁天策,我见过,他身上并无仙法。”

    凌霄平静一语,却瞬间令周敏箬的脸上涌出一抹呆滞。

    “什么?仙长…你戏弄我?!”

    “非也,此人天赋异禀,身具道心,乃是千年不遇的统兵奇才,那颗心,唤做天阵道心,一念可破战阵,可化战阵,若是公主能亲手将其挖出,换于自己身上,不仅公主寿元可续,或许还能…成就至尊之位。”

    凌霄高深一笑,而周敏箬的眼眸中却再度涌出一抹震撼。

    “换心?!仙长…此言当真?!”

    “是真是假,总归你已机关算尽,试试又有何妨?况且,你觉得…若是宁天策知晓你将女儿遗弃,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安居此处么?十年,他已了却心中执念,唯一放不下的,或许就是骨肉亲情了,而且,我方才掐指一算,宁天策近日必有异动,此丹名为七转云心丹,可在你换心之时护你性命无忧,算是我得你帝瑾的报酬吧。”

    话落,凌霄手掌一挥,只见一枚金色灵丹一闪而逝,落于周敏箬手中。

    而前者终于不再犹豫,转身朝着殿外走去。

    “这是…六品灵丹?!!”

    周敏箬呆立堂中,眼中充斥恐惧。

    六品丹药,就算放眼西疆也堪称通天造化!!

    果然,这位仙长的丹道造诣,简直叹为观止!

    可…天阵道心?

    挖之可成就至尊之位?

    不错!!

    我乃宁天策发妻,只要他死,我便可以成为北境新的战神。

    到时周族危机解除,而自己大可将一切罪责推卸到…

    可…若是那凌悠子所言为虚,我贸然杀了宁天策,岂不是会引来父皇猜忌?

    一旦我没了用处,为安抚边境将士,自己那位好父亲,必然是要找个替死鬼的。

    到底该如何是好?

    云箬宫外,凌霄神色平静地行在街上。

    棋子入局,可还差一丝波澜。

    以周敏箬的心性,未必敢真的孤注一掷。

    可从宁天策之前与她的争吵声中,明显是思女心切。

    只要有人能轻轻推他一推,让他见识到周皇以及周敏箬的阴险用心,恐怕这位绝世战神,就必然会落入他的掌心之中。

    到时,宁儿在手,还怕他不死心塌地?

    一个四千气运的战神,如今又已成就帝境,这西疆大地,还不是唾手可得?

    凌天等人的气运是很高,甚至还有成长的空间。

    但如今他们修为尚低,难有大用。

    可这宁天策不同,他若臣服,立马就会成为凌霄手中最坚硬的长枪!

    呵呵。

    帝王之家,当真是没有感情呢。

    跟他们相比,我是不是…太过仁慈了?

    而且!!

    周敏箬眼中的那丝挣扎,或许…又会成为凌霄忽…不对!劝说宁天策,领兵造反的契机。

    妙啊!

    至于那枚六品丹药…确实是通天造化!

    呵呵,可,它能换个鸡儿的心啊。

    不过是轩辕月炼制的一枚蕴含无上灵力的丹药而已。

    提升修为倒是神物,换心保命那纯粹是扯犊子。

    而且,这丹要换心才能用,周敏箬…有那个机会么?

    到时候乾坤袋一搜,还不是又回了凌霄手中!

    许她造化,给她希望,有失才有得。

    可…

    我!凌霄!!

    压根就一点也不想失呢!

    第二日,凌霄依旧准时地出现在了那江雨客栈中。

    依旧是一壶热酒,一盘牛肉。

    不多时,宁天策也同样出现,坐在了相同的地方。

    这里的酒,不醇,够烈,能慰他边疆旧怀。

    “昨从北境来,曾与残将论。

    为何朝重器,至今居帝中。

    寒城已残破,强敌又环生。

    将民遭屠戮,问君心可空?”

    凌霄似乎有些醉意上头,眼中闪烁泪光,轻轻端起酒壶,朝着地上浇洒。

    “此杯,敬死去的将士!”

    突然间,他豁然起身,怒目看向那皱着眉头朝他看来的宁天策,冷声笑道,“将军,酒可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