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60章帝脉灵瑾
    云方城,城东一座雄伟大殿前。

    此殿名叫云箬宫,乃是当初宁天策与周敏箬大婚时,大周帝君亲自赐下的。

    传言,这位大周嫡脉长公主幼年曾受过大伤,以至于心脉尽毁,喜好安静。

    所以,这座宫殿相比于云方城其余古殿,多少是显得冷清了许多。

    当然,也有人说,这长公主虽与宁战神成婚,但婚后生活并不和谐。

    也不知是宁战神身体不行,还是某些方面存在缺陷。

    但总之,这座恢弘古殿,似有暮气遮掩。

    “来者何人?”

    直到凌霄的身影行至殿门之前,两名身穿铠甲的侍卫方才将他拦下。

    “贫道自东土而来,见此宫中有祥瑞浮腾,可祥瑞之上,又有黑云笼罩,遂想见一见此宫主人,点她成道。”

    凌霄淡然一笑,声音故意低沉沙哑,一身仙风道意着实有几分出尘之意。

    说到底,不论宁天策为何屈居在此,想必这么多年也早已有些怨气。

    而他要做的,正是将他的怨气激发,令他彻底与大周决裂。

    如此,方才有可图之利。

    至于宁儿…

    他大概猜到了周敏箬究竟在筹谋什么,但有些东西,还需要印证一番。

    到时,夫妇反目,大事可成。

    “游方的道士?”

    两名侍卫对视一眼,眼眸中皆露出一抹讥讽。

    “给你三息,给我滚,否则,叫你归西!”

    闻言,凌霄一点都不意外。

    毕竟这仙途复杂,人心叵测。

    如今这入世的道士,多称自己能推衍天命,可真正有实力的,又有几个?

    还不是…全凭一张嘴?

    “哼。”

    凌霄眉头轻皱,脸上仙霞璀璨,身上虽无半分气息散出,可一缕恐怖大势,却如天降,瞬间令那两名侍卫变了脸色。

    开玩笑!

    他的修为虽在神将境界,可神魂却已比肩神帝强者。

    况且,有嗜魂鬼珠与上古盘古石坐镇魂海,他的魂威中,本就蕴含着一抹无上意境。

    “神帝!!!”

    果然,感觉到那种令他们心神颤抖的可怕天威,两名侍卫险些当场跪下。

    “去告诉你们主子,就说,贫道可治她心疾,错过今日,万法成空。”

    凌霄声音里有种不容质疑的威严。

    而那两名侍卫终于不敢犹豫,分出一人朝着殿中疯狂掠去。

    神帝强者,无论是在东疆还是西疆,都是站在天地巅峰之人。

    就算大周帝君,见之也必然以礼相待。

    毕竟,谁会嫌弃自己手底下的强者多?

    这样的人,断不会为了灵宝造化,金银灵石忽悠世人。

    所以,这个道士所言,或许是真的。

    “先生,公主有请!”

    很快,当那铠甲勇士重回殿前,脸上已带了一抹恭敬之色。

    而凌霄却根本没有多看他一眼,抬脚朝着殿中走去。

    高人之风,尽显无疑。

    “宁天策,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宁儿身体虚弱,最见不了杀伐血气,你手染多少鲜血,难道你想害我宁儿么?”

    “啪!!”

    一道响亮的把掌声,突然自远处大殿传来。

    “箬儿,十年了,我已十年没见宁儿了,我只远远看她一眼都不行么?”

    宁天策的声音有些莫名的低沉。

    “哼,宁儿身子一日不好,你就别想见她!宁天策,我实在想不通,你如此爱护宁儿,为何不将那仙道兵法交给父皇?如今我大周国势动荡,边关连连告急,难道你真的想看着大周覆灭吗?”

    “箬儿,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根本没有什么仙道兵法!你为何不信我!”

    “呵呵,行吧,你自己考虑吧!我看你就是心念边关,一身杀气根本未除,太医说了,你这样的人,最容易惊吓宁儿,你给我滚!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哎…”

    一声长叹,蕴含万千苦涩。

    紧接着,宁天策的身影从殿中走出,朝着后殿方向而去。

    只是,就在他转身的一刻,脸色却是突然一愣。

    此时他看到,凌霄站在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后者脸上虽有仙霞遮掩,看不太清样貌,但…总觉有些面熟。

    最终,宁天策并未多言,抬脚离去。

    在这云箬宫,他名为主人,却与囚犯无异。

    只是,他不怪周敏箬。

    因为他知道,他的妻也是被逼无奈的。

    身在皇族,女子婚姻不过是利益牵扯。

    更何况,周敏箬的心脉之伤,本就是为他所受。

    此生,他未负皇恩,未负黎民,未负诸将,却偏偏负了这个花容女子。

    所以,他甘心守在她身旁,放下满身荣光。

    “公主,老仙长到了!”

    侍卫躬身,并未入殿。

    “老仙长?”

    凌霄眉头轻挑,你信不信我撤下脸上霞光,吓陨你?

    “进来吧。”

    殿中传来一道虚弱女声,似蕴含无数愁绪。

    凌霄淡然一笑,抬脚入殿,却见在那大殿正中,一道身穿金袍,病颜娇媚的女子静静坐着。

    她的身上,虽无半分气息散出,但无形中却透露一股帝者威严。

    这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子。

    只一眼,凌霄就看出了这周敏箬的性情。

    “老仙长来自东土?”

    此时她同样饶有兴趣地看着凌霄,白衣道韵,确实有几分仙者姿态。

    “公主,似乎有些烦心之事?”

    凌霄淡然点头,手指突然伸出,轻轻掐捻。

    “嗯,命途无多,本该是一方女帝,全心为朝,却不得善终啊。”

    “嗯?”

    听到凌霄自言,周敏箬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诧。

    只是旋即又平静了下来。

    “呵呵,仙长说笑了,我区区女流,身有不治之疾,如何有帝王之姿,如今本宫只盼能安稳度日,多活片刻即是造化。”

    “公主未免太过悲观,公主子女,并未在身边吧?”

    凌霄突然一笑,却瞬间令周敏箬眼中生出一抹杀意。

    “哦?仙长此话何意?我女宁儿就在此宫之中,仙人莫不是…算错了?”

    “我听闻,大周有重宝,名曰帝脉仙瑾,乃是大周帝君赐予你伴身之物,公主若能割爱,贫道不仅可以为公主续命,或许还能帮公主得到那一件想要的东西。”

    凌霄摇头一笑,语气极其淡然。

    最好的猎人,当然要将自己伪装成猎物。

    无欲无求,反而容易令人心生顾虑。

    至于什么帝脉灵瑾,他根本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眼前这位公主的信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