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59章战神归来
    当凌霄从春满楼中走出,门口的几位女子脸上皆带着几分惊讶。

    这公子不仅口味独特,好像…身体也不太好呢。

    才进去不足半柱香的时间,竟然…就出来了?

    银样蜡枪头呢!

    长得帅确实看着赏心悦目的,可灭了烛…

    呵呵。

    凌霄走在街上,脸上神霞散去。

    而在其身后的青楼中,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死人啦死人啦!!花姐被人淦死啦!!!”

    江雨客栈,乃是云方城北,一家寻常客栈。

    说是客栈,其实就是一间茅舍,几张破旧木桌。

    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本身没有半分修为,所以脸上已满是岁月刻痕。

    凌霄坐在茅屋最角落的地方,点了一盘牛肉,一壶热酒,一人独酌。

    他在等一个人,或者说,他在等宁天策,大周皇朝,嫡长公主的驸马爷。

    亦是…大周所有将士,心目中的战神!

    据说这宁天策本是大周第一战将,十年征伐,未尝一败,驻守的乃是大周最混乱的北境。

    甚至民间有传言,当年北境有三朝来犯,这宁天策一人一骑,深入敌营,取三朝大将首级,大溃三军,一战封神。

    那一战,他身受一百三十七道伤势,北境边关,将民同哭。

    无双战神,大周重器。

    一时间,宁天策三字,在这大周皇朝,宛若神明!

    有人说,他偶得仙法,乃是仙家兵道。

    有人说,宁家有门绝学,可点石成兵!

    可无论如何,宁天策战神之名,确已深入人心。

    只是!!

    谁也没想到,就在他声名最盛,坐拥北境称神之时,朝堂一旨降下,将他召回帝都。

    虽许了良缘,却断了他戎马。

    可悲,可叹,可未尝不是…一份归宿。

    只是,令凌霄有些想不通的是,当时的宁天策,已拥兵百万,足以抗衡朝堂。

    功高震主,所以,他的路注定没落。

    可为何,明知是计,这宁天策却甘心卸下一身尊威,受人拘禁?

    凌霄不信,一个纵横沙场,杀人如麻的将,会看不破大周帝君的阳谋。

    可他还是回来了。

    蹊跷之处,必有秘密。

    虽然凌霄不知,当初这宁战神卸甲归朝之时,有没有上演一出战神归来,强势打脸的戏码。

    但很明显,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也是一个…身具大气运的人。

    三朝数十万将士,他都能来去自如,这要换成任何龙套,怕是都要乱箭射挺了。

    直到茅舍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凌霄嘴角方才扬起一抹笑意。

    “老板,再给我来壶热酒!”

    “好嘞,公子稍等,哎?先生来了,还是老样子?”

    茅舍外,突然走来一道英武身影,白衣黑发,身材修长。

    一张脸庞白皙俊逸,竟没有半分皇朝猛将的威压粗犷,反倒是有几分儒雅气质。

    此时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位穿着布衣的侍卫。

    周身气息恐怖,竟是两位神侯强者!

    说是侍卫,倒不如说是…眼线。

    从他们的眼神里,凌霄能够感觉到一种极深的戒备与谨慎。

    而那白衣中年却云淡风轻,毫不在意,坐在另外一处角落,轻抿着酒水。

    他要的,同样是一盘牛肉,一壶热酒,吃的津津有味,可眉宇间的那抹萧瑟,却也未能逃过凌霄的眼眸。

    “有意思…神帝三品,衍兵道则,四千气运!”

    凌霄脸上,笑意陡然浓郁。

    最玄妙的是,这宁天策,竟然拥有一颗天阵道心!

    这可比他身上的道则之力还要恐怖。

    所谓心中有阵,万阵皆破,一念化阵,囚困万敌,即是这个道理。

    这般资质,与那些神体无异,不愧是战神之姿。

    而且,看这宁天策的年纪,顶多也就在四十之龄,却已迈入帝境。

    天命之人,果然恐怖如斯。

    整座茅舍,再无一丝动静。

    两个各怀心思之人,就这样饮酒,吃肉,享受难得的安静。

    直到那宁天策放下银两,起身走出茅舍,凌霄都未曾与他说一句话。

    这是一柄战刀,可助他屠尽万敌。

    所以,不能操之过急。

    从这宁天策的长相上,凌霄也能看出,他定是宁儿生父。

    可为何…他竟狠心抛弃了自己的女儿?

    这似乎与天命之人的模版设定,有些不符?

    毕竟天命嘛!

    那必然是有情有义,正直善良,仁义无双的。

    所以,问题应该出自那位大周嫡长公主身上?

    之前他搜了宁儿婆婆的神魂,发现那老太婆乃是大周嫡长公主周敏箬的奶娘。

    这层关系,堪比至亲。

    换句话说,那个老太婆,是长公主心腹。

    而且,当初这位长公主,其实是给了那老太婆一笔巨富,叫她随便带宁儿找处地方居住生活,但永远不可入大周。

    可没想到,那老太婆运气实在不怎么样,走到半路就被贼人给劫了,这才落了个穷困潦倒的境地。

    甚至若非宁儿身上气运使然,这婆孙两人,多半出门就陨了。

    老太婆倒不是没想过重新找长公主要些钱财,可后者的图谋她是知道的,能够放宁儿一条活路,已是仁慈。

    若是再暴露了行踪,怕是她与宁儿都会殒命。

    至亲血情,在帝王心术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其实,那位老婆婆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宁儿之所以没死,根本不是长公主仁慈,不过是她给自己留下的后路而已。

    一旦有朝一日她的恶行暴露,总归还能以此要挟宁天策,将他拿捏。

    就像…现在一样!

    凌霄嘴角微扬,抬脚朝着茅舍外走去。

    想要宁天策臣服,单单拆穿这位长公主的阴谋还不行。

    毕竟,以宁天策的心思,又怎可能不知道周敏箬在图谋什么。

    解他兵权,调他回都,许他荣华,还不是为了他身上…那门世人传言的仙家兵道。

    只是…

    今日看来,他哪有什么仙术,他本身领悟的就是衍兵之道,统御雄兵,可强其势。

    而那天阵道心,更是虚无,不在实力,在于心计。

    所以就算神帝强者,也很难看出。

    至于凌霄是如何看出来…

    淦!

    我觉得你是在看不起我的系统!

    “大周,嫡长公主,周敏箬,我凌某人平生最看不惯你这等阴险算计之人,所以…我判你有罪,当死。”

    凌霄走出茅舍,脸上遮掩仙霞,虽看不清容貌,却又有几分…仙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