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55章誓死信奉
    “先祖,庇护子孙吧!!”

    夏川仰天嘶吼,根本不曾看到那躲在虚空,周身神光闪烁,遮掩了全部气息的身影。

    而此时,凌霄也是发现,那金龙身上,似缠绕锁链,显然是被封印在此的。

    而且,看它龙目中的迷茫,好像也不是很聪明的亚子。

    “被封印了灵智么?这夏辰…还真是好手段。”

    凌霄淡然一笑,这些飞升之人,果然各个狡诈。

    其实他们在乎的是后辈子孙的安危么?

    你开什么玩笑!

    他们在乎的,是后辈子孙的信仰。

    信仰这种力量,极其玄妙。

    如今在这下界之地,凌霄并未感觉出来。

    但当初道佛相争,说是争的天地气运,可说到底,争的还是世人的香火信仰。

    所以,凌霄猜测,所谓的信仰之力,大概会影响本身气运。

    信仰越多,气运便会源源不断地提升。

    甚至有人说,天道,便是由此产生,衍化灵智,庇护那些信奉它的天命之子。

    而像凌霄这样的反派魔头,那自然是天地不服,淦穿云霄,由此才会被天道标记,借助天命之子的手,将其诛灭。

    “嗡!”

    秘境之中,灵风开始呼啸,天地悠然一清。

    如繁星璀璨的灵芒,开始在夏川周身绽放,而他的脸色,几乎瞬间扭曲了下来。

    只见在其皮肤之上,鲜血渗出,朝着头顶龙影奔涌。

    而那缠绕在古龙脉身上的锁链,陡然散出无穷神光,竟渐渐松解,消散。

    “这就是夏辰的后手吧,必须以夏家子弟血脉解除封印,才有可能得到这古脉认可。”

    凌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怕是如果他杀了那夏川,强行擒下这道龙脉,也未必能将其带离此地。

    天命之子嘛,当然要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机缘。

    否则你以为,我不想一刀一个,干净利索地杀了这些可爱的小朋友?

    幼稚!

    “啊!!!”

    终于,当那锁链全部消散,只见那半空中的龙脉,突然俯身,化万丈金光,朝着夏川当头灌入。

    卧槽!

    饶是以凌霄的心性,此时都是忍不住暗叹一声。

    这天命之子,真是不当人啊。

    区区一个凡体俗躯,竟能承受如此恐怖的灵威!

    这要换成普通龙套,就算是神王强者,怕也瞬间被撑炸了。

    这种种无法解释的现象说明了什么?

    是气运?

    可他身上也没有气运了啊!

    天生真龙,生来受天地庇护。

    哪怕如今气运被夺,他依旧是天命之身。

    就好比,那林锡去火族取火之时,明明也已没了气运,可依旧是顺利得到了造化。

    因为,有些副本,就是专门为他量身设定的。

    气运是后来没的,副本可是开局就准备好了。

    “啊!!!!”

    痛苦的哀嚎声绵延不绝,只见夏川身上,开始裂出无数细痕,体内经脉纷纷炸裂,整个人如同一具血尸,触目惊心。

    淦!

    这他妈一看就疼。

    凌霄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天命之子都不容易!

    一次次地受虐,挨打,被嘲讽,方才有可能铸就天地独尊。

    如此,何不早死早超生?

    省得你再遇见个气运比你高的,分分钟又成了别人的踏脚石。

    以凌天身上的气运来看,他怕才是此界最强的天命模版。

    所以,大概这夏川谁谁的,最终要么死在证道的途中,要么便成了凌天的奴仆。

    可生而为人,怎可成奴?

    不如,轮回投胎,再试试运气?

    时间缓缓流逝,足足两个时辰过后。

    夏川身外,灵芒竟然依旧不曾散去。

    若非他身上尚有一丝生机未泯,凌霄都以为,这货被撑死了。

    就在此时,在其胸口之上,突然有一道黑色蛟影冲天而起,然后狠狠朝他咬下,似是要将其彻底毁灭。

    凌霄眼眸微凝,嗜魂鬼珠突然闪烁猩光,如星辰坠落,转瞬就将那缕邪气笼罩。

    “吼!”

    愤怒不甘地嘶吼声瞬间响彻了整座秘境,然后…

    一切重归平静。

    一道魂印,对于夏川而言或许蕴含无尽凶险。

    可对于凌霄而言,却根本不值一提。

    只是此时,那夏川却茫然不觉,依旧紧闭着双眼。

    身外似有龙影显化,而他身上的伤势,竟以一种不可思议地速度,迅速愈合。

    甚至就连他的修为,都在此时疯狂突破,直到玄清境界方才停下。

    在其丹海之中,一头游龙虚影静静蜿蜒,显露无尽神威。

    真龙圣体,一日成就。

    一千气运,重新浮现。

    漫天雷云开始翻涌,而凌霄嘴角却扬起一抹笑意,旋即眼眸微凝,眼前景象瞬间变幻。

    与此同时。

    在那西疆中央,一座恢弘雄伟的金色大殿中,突然有一道盘坐的身影突然睁开了眼眸,脸上似闪过一抹浓郁的诧异。

    “该死!!黑蛟血印居然碎了!!难道…”

    “哼!夏川,你就算解开了魂印又如何,如今你的气运,已被我掠夺干净,我才是这片天地真正的天命之人,你…注定只是我登往天地巅峰的踏脚石罢了。”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那夏川…怕不是死了?”

    “来人!!传我命令,派影卫前往胥云城,查探夏庸父子动静!”

    恢弘古殿中,一道身穿黑色蟒袍的青年突然站起身来,神色冰冷地看向殿外方向。

    此时他的脸色虽有些苍白,却依旧平静淡漠。

    甚至!!

    隐隐间,竟带着几分沧桑之意。

    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青年,怎会有如此沧桑的气质?

    域界之中。

    凌霄神色淡然地看着身下那以身扛劫的少年身影,眼眸中透露一丝笑意。

    “哈哈哈哈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夏川,终于破除血印,成就真龙之身!!!夏枫,夏盛,你们给我等着,再给我十年时间,等我修为踏入神帝,我定将你等亲手诛杀!!”

    夏川疯狂大笑,眼眸中是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与激动。

    只是就在他笑声落下的瞬间,脸色却是莫名一凝。

    此时他似乎是看到…眼前他所在的地方,好像…不是夏祖祖地?

    好像是一片崭新的世界,荒凉中又有一股浓郁的灵气波动!

    卧槽?

    这…

    难道是先祖留给我的另外一份机缘?!

    对!肯定是这样的!

    先得龙脉,得先祖认可,然后触发隐藏造化!!

    这是我的路,这是我的路啊!!

    先祖,您…智谋无双,手笔磅礴,于子孙有再造之恩!

    川,此生,愿,誓死信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