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54章古龙圣脉
    “可是…”

    夏庸其实是有些懵的。

    凌霄所言,确实很有道理,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先祖,那夏盛心狠手辣,以极其歹毒之术,夺了我儿气运!若非如此,我夏族必将出现新的大帝甚至…尊境啊!”

    “哦?是么!居然如此歹毒?来,你敞开心神,我亲自看看,他是如何夺你儿气运的!”

    凌霄脸色微寒,连带着天地,都似乎有雷云压下。

    隐隐间,夏庸感觉,空气中突然有烈火燃烧,大风呼啸,雷霆蜿蜒,黑暗降临!!

    这片天地,在先祖一个念头下,竟有了崩碎的势头!!

    天威啊!!

    先祖天威啊!!!

    敞开心神?

    嗯!是了!

    我之言表,怎能详述那夏盛父子的恶行,必须要让先祖亲眼看到他们歹毒的一面,如此,他老人家才会相信,川儿,才是夏族重现辉煌的希望!!

    可…

    “先祖…您此番下界…”

    “我之本体感觉到夏家气运变化,心中亦听到尔等诉求,遂降下一道化身一探究竟,没想到竟是自家人夺了自家人的气运,简直可耻!”

    凌霄冷喝一声,头顶虚空瞬间有万顷长雷降下,吓得夏庸险些羞愧自尽。

    人嘛,绝望的时候会做什么?

    当然是求仙拜佛祭祖喽。

    “先祖果然听到了!没错,自从被赶到祖地,子孙日日焚香祭拜,盼先祖能降下法旨,惩戒那些贼人!先祖!!来吧!探查我的魂海吧,看我有没有胡说!”

    夏庸张开双手,闭上眼眸,一副清晨起床拥抱太阳的架势。

    而凌霄只是淡然一笑,眼中魂芒陡然璀璨,直接以嗜魂鬼珠,将那夏庸神魂尽数吞噬。

    当然,若是寻常时候,就算这鬼珠邪异,但想吞噬神帝神魂,也绝非如今的凌霄所能做到。

    可眼下,这夏庸几乎是将自己的肉身与灵魂奉献给了凌霄。

    再不吃,岂不是对不起他的一片赤诚?

    “嗯?先祖…你…你在做什么?”

    临死之际,夏庸神色茫然地看着眼前血红的空间。

    就很莫名的,他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快薨了?

    “夏族江山,我会亲自夺回,至于夏族真龙夏辰,呵呵,已死,所以,尔等可去地府追随了。”

    凌霄嘴角微扬,而那夏庸神魂终究未能反驳一句,就彻底化成滔天魂力,铸就在了凌霄魂宫之上。

    “嗡!”

    古老黑殿再度拔高数十丈,如同天阙,透露无上。

    神帝二品。

    凌霄挥刀,将那夏庸头颅斩下,收入戒中,一身血肉饮尽,方才抬脚朝着古殿深处行去。

    当日夏宫大变,他已尽数看在眼里。

    那一式黑蛟吞龙,着实邪异。

    只是…

    夏庸想不通的事情,他倒是有了一些猜测。

    这个世间,先知天官或许推衍不出夏川的降生,看不出他的气运,但有一类人可以。

    只是不知道,那夏枫究竟是从何时归来,又是否,知晓一些…他不该知晓的秘密?

    有意思啊。

    夺他人气运这事,他在做,那些天命之子也在做。

    可这夏枫的手段,着实是有些…高深莫测。

    至于什么真龙皇子…

    如今连气运都被人吞了,还有什么活着的必要。

    逆风翻盘这事儿,太慢了,何必那么麻烦。

    真龙也好,假龙也好,总归,都逃不出我的掌心。

    你且安心陨,你的仇,我来报。

    凌霄淡然一笑,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

    夏宫深处,一座古老石殿中。

    夏川神色凝重地朝着殿中供奉的一尊石像行了一礼。

    “先祖,今日后辈子孙进我夏族祖地,希望能得您的庇护,冲破血印,成就真龙之身!”

    夏川叩首,再叩首,最终走到那雕塑面前,轻轻触动了其脚下青石。

    “嗡!”

    伴随着一声嗡鸣传来,只见那雕像身前的空间,突然荡漾起一层涟漪,而夏川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不远处,凌霄不急不缓地从殿外走来,看着眼前那一道青石所雕的人像,微微点了点头。

    “不错,确实是夏辰。”

    只是此时,凌霄并未着急走进夏族祖地,而是沉吟片刻,召出了叠影。

    “主上!”

    叠影身上的气息,俨然已达神王二品,恭敬地朝着凌霄拜了下去。

    “你幻成夏皇的模样,去做件事。”

    凌霄神识传音,而叠影顿时点头轻笑,转而消失在了原地。

    一个破落小朝,至强者不过神帝二三品的境界,以叠影的手段,应该不会暴露。

    就算暴露了,她想走,寻常神帝也留她不住。

    “差不多了吧应该。”

    算算时间,那夏川进去已经半个时辰了。

    这秘境既然是夏辰留给后辈子弟的,自然会布置一些后手,以防别人夺去。

    血脉开启,最常见不过。

    凌霄虽有龙符在手,但毕竟不是真正的夏族子弟。

    而那位九皇子,大概就相当于…开启秘境需要血祭的那头牲口。

    “嗡!”

    凌霄手掌猛然印下,空间再度荡起涟漪。

    而他的身影,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只见此时,出现在凌霄眼前的,乃是一座葱葱郁郁的山谷。

    谷中灵气浓郁,堪称恐怖,灵草灵花随处可见,有种世外之感。

    从夏庸记忆里,凌霄已经知晓,这处秘境,正是当年夏辰证道之处。

    据说其中封印着一条上古龙脉,乃是夏族根基所在。

    当然,如此恐怖的造化,一旦现世,必然会引来无数纷争。

    所以,这个秘密,只有历任大夏帝君才有资格知晓。

    如今夏庸父子被赶出帝都,万般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将全部希望尽数放在这古龙脉上了。

    果然!

    视线尽头,一道白衣身影静静盘坐,胸前似有邪光闪烁。

    而在其身后的地方,一头金色龙影渐渐蜿蜒而出,竟完全是由灵气所铸。

    那般浩瀚磅礴的灵力波动,即便是凌霄,都感觉一阵震撼。

    不愧是古龙脉,这一道可远比元岳圣地那道恐怖太多了。

    当初夏辰能够凭此飞升,并非不想将其带走,只是没有那个实力。

    而以凌霄的手段,想要将其擒下,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只是…

    那夏川既是夏族真龙,就算如今气运被邪术夺走,但他本身的设定,既是这大争之世的天命之人。

    眼前的困境,或许只是一种磨难。

    或者说是天道布局,促使他孤注一掷前来此地融合这道古龙脉的铺垫。

    否则,他一路顺风顺水顺龙运,坐上皇位,征伐西疆成就无上尊名,又怎会冒着被龙脉爆体的风险,做这等危险的事情?

    相信我,人站的越高,顾虑就会越多。

    只有一无所有,才会…毫无顾忌!

    所以…他大概能凶险曲折但最终顺利的将这古龙脉融合进自己体内。

    可如此一来,他不就成了最好的容器么?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人什么盛?

    嘿嘿嘿。

    擒龙难,我擒你,还不是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