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53章自家江山
    “住手!!”

    就在那一众侍卫欲要朝凌霄动手之时,古殿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只见夏庸身影从远处踏来,蹦蹦跳跳地到了凌霄等人面前。

    别说,真可爱。

    “你是何人?为何闯我夏族圣宫?”

    此时他的眼中有些疑惑,眼前这少年,怎么看都不像是夏盛派来诛杀自己的吧?

    可…很莫名的,他又从这少年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压迫。

    怎么可能?

    “放肆!见到本帝,还不跪下!”

    凌霄脸色一寒,虽说眼前的剧情,他大致猜到了。

    但有些细节,还是需要从眼前这位夏族大帝身上印证。

    “跪下?放肆!!你竟敢羞辱我朝帝君!小子,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那神王侍卫冷喝一声,终于不再犹豫,身外灵芒闪烁,朝着凌霄怒掠而去。

    羞辱帝君,可诛九族!

    我夏族虽然落魄了,可威严又岂是区区一个十七少年能够折辱?

    只是!

    此时凌霄脸上非但没有一丝紧张,反而露出一抹不屑。

    然后,他就那般风轻云淡地伸出了一只手掌,其中,似有一道龙符闪烁刺目金光。

    “魏武,住手!!!!!”

    就很突然的,夏庸脸上涌出一抹震撼,惊恐,不可置信的神色。

    而那神王强者本能地收势,可终究还是落到了凌霄身前。

    “扑哧!”

    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

    只见那少年另一只手中,突然多出一柄黑色长刀,狠狠刺进了魏武心口之中。

    魏武愣愣地低下头,看着那洞穿了他身体的古刀,脸上同样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淦!!

    年轻人,你不讠…

    “嗡。”

    一声诡异的嗡鸣声响彻,只见那魏武的身体,瞬间枯萎了下去。

    与此同时,那少年眼中血光一闪,前者神魂悄然离体,诡异消失。

    “咕噜!”

    整座夏宫,突然陷入一片死寂。

    就连夏庸,也是一脸恐惧地看着眼前那一道白衣挺拔的身影。

    好诡异的手段,好邪恶的魔刀!

    可莫名的,他又觉得有些激动。

    因为那枚龙符,他认得!!!

    那股波动,绝不会错!!!

    难道是我的诉求,得到了神明庇护,传到了祖的耳中?!

    “您…您是…”

    “孙子,见了本祖还不跪下!!竟然敢冒犯吾之威严!!”

    凌霄冷喝一声,脸上是一抹淡淡的失望。

    而看到他脸上的神情,夏庸终于不敢再有一丝犹豫,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果然!!!

    “夏族第十九代不肖子孙,夏庸,叩见夏辰先祖!!请先祖…为夏族雪恨!”

    夏庸一个响头,充斥愤懑,委屈,竟生生将那青石地板,砸出了数道裂痕。

    不会错了!

    眼前这少年的长相,简直就跟祠堂里供奉的那尊先祖雕塑一模一样!

    一样的英俊威严,一样的冷漠倨傲。

    这才是我夏族的魂,我夏族的信仰所在!

    “你可免死,他们区区蝼蚁竟敢对本帝拔刀,当死!”

    凌霄目光平静地看了一眼周围剩下的十数名侍卫。

    其中有两侯,七将,俨然是这小小夏宫里所有的强者了。

    没落啊!

    可再没落,也是养料呢!

    “还不跪下受死!能死在先祖手中,是尔等光荣!!”

    夏庸冷喝一声,瞬间令那九名侍卫脸上涌出一抹赴死的决绝。

    能够追随夏庸到此的,皆是最忠心的侍卫。

    帝君之命,他们不敢不从。

    虽然…他们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个十七岁的神将少年,怎么就成了夏族先祖,但…

    对先祖不敬,此罪,确实当诛!

    “请先祖赐死!”

    闻言,凌霄冷笑一声,手中黑刀斩出,瞬间收割了他们的性命。

    “嗡。”

    黑色魂宫,再度拔高数丈,而自始至终,凌霄眼中都未掺杂一丝犹豫。

    仙途浩渺,本就是与天地万灵征伐。

    况且,咱一个反派,只要能强大己身,又怎会顾虑其他。

    若说有罪,这西疆之地,但凡将士,手中皆沾有鲜血。

    所以,他们都有罪孽!

    而我要做的,就是扫清世间一切罪孽,为这世间的和平,贡献一份力量!

    众将士,安息吧!

    待我统一西疆,令这天地再无征伐,你们…皆是卫道者!

    凌霄!

    你大义!

    你心怀天下!

    不知不觉中,凌霄险些被自己义举感动哭了!

    “先祖!!”

    直到身前传来夏庸的声音,他的脸上方才闪过一抹冷意。

    “哼!起来吧。”

    “先祖!孙儿有罪!!”

    夏庸目露悲愤,脸上是一抹痛苦之色。

    “哦?何罪?”

    凌霄眉头轻挑,来了!

    原本他还以为,单凭这道龙符,未必会让这夏皇俯首。

    没想到啊,他还是低估了…信仰的力量!

    尤其是夏辰之名,早已成为夏族印记,哪怕他现在只是神将境界,可在这些夏族子孙眼中,他即是九天神明,是夏族之所以强大的根源。

    神明…岂容冒犯?

    当然,就算这夏皇不服,他自然也毫无畏惧。

    以刑深和火恒的实力,碾死一个三品神帝,还不是轻而易举。

    更何况,他的手中,还有一道太玄道主的神魂化身。

    反派嘛,谨慎谨慎再谨慎!

    天地为局,我也一定要做那个…掌控局势之人!

    “先祖,庸…丢了您的脸面,毁了我夏族基业!就连您留下的另一半神符,如今也落到了贼人手中!!”

    夏庸匍匐地上,痛哭流涕,一时竟不曾起身。

    “哦?落到了何人手中?”

    原本在凌霄想来,这大夏皇朝如此强大,他只要顺理成章地让他们相信,自己是夏辰一道神魂下界历练,这尊古朝还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可他实在没想到,这夏皇竟然如此窝囊,连江山都给弄丢了。

    淦!

    “夏盛!我二弟的手中!!”

    夏庸狠狠咬牙,目露怨恨。

    “二弟?亲二弟?”

    凌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诧异,转而化作阴邪。

    “不错!那个混蛋,狼子野心,竟图谋自家江山…我…”

    “这怎么能算落到贼人手中,既然都是姓夏的,不还是一家人啊!”

    还不等夏庸话音落下,凌霄突然摇头笑道。

    “嗯?”

    夏庸神色一凛,沉吟良久。

    淦!!

    先祖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啊!

    这江山,确实还在我夏族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