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51章蛟吞龙运
    “哦!是郎中先生啊…可是我们家没有…没有多余的银钱了…咳咳…”

    老妇人似乎耳朵不太好使,直到凌霄走到她面前,脸上竟露出了一抹苦涩笑容。

    “没事,老婆婆,与其痛苦的活着,不如早些去吧,你的记忆对我而言,就是最宝贵的财富啊。”

    凌霄咧嘴一笑,眼中突然闪过一抹魂芒。

    而那老妇人脸上的苦笑都未散去,便彻底凝固了下来。

    那一双圆瞪的眼眸,着实是有些…触目惊心。

    “原来如此么…”

    凌霄站在榻前,看着那早已没了生机的老妇人,嘴角扬起一抹阴邪。

    他预感到这宁儿的身世不会简单,却也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复杂离奇。

    至于多复杂离奇…

    她的生父,名叫…宁天策,母亲竟是八大皇朝之一,大周皇朝的嫡长公主!

    懂了么?

    有意思,看来她爹,很不一般呐!

    一个能生出如此气运女儿的人,又能差到哪里去?

    就算他本身不含气运,也绝对是震慑一方的存在。

    宁天策,听听!

    这个名字,不是个战神,对得起这个逼格么?

    倒是她那位狠心的母亲…

    呵呵。

    直到凌霄神色悲伤地走出茅屋,宁儿小脸上先是露出一抹激动,只是转而又暗淡了下去。

    从凌霄的脸上,她似乎猜到了什么,一张小脸陡然煞白了下来。

    “公子…我婆婆她…”

    “哎…我尽力了,只是拖延时间太长了,若非是担心你孤独无依,怕是早就不行了,是爱的力量,让老婆婆坚持到了现在,把你托付给了我啊宁儿!!”

    凌霄仰头看向苍穹,语气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沉重。

    甚至此时,就连叶青婵都是紧捂着红唇,眼眸中似有泪光闪烁。

    她似乎是看到,一位生命垂危的老婆婆,神色凄楚地握着凌霄的手,含着泪,将自己的孙女托付给了他。

    而以叶青婵对凌霄的了解,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公子虽看上去凶残嗜杀,行事亦正亦邪。

    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会知晓,其实公子的内心,是无比温暖的。

    公子从头到尾,由内而外,都是温暖的!!

    不接受任何反驳!!

    谁反驳我杀谁!

    那活着的人,就皆会认为,公子是温暖的人了!

    哼!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婆婆怎么会…”

    宁儿站在原地,眼泪无声滑落。

    此时她的内心是绝望的,仿佛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黑暗了下来。

    虽然,她只有十二岁,但从小就跟着婆婆吃苦,内心远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

    可即便再成熟,她还是个孩子。

    这一刻,她并没有想以后自己要怎么生活,只是很想哭,很想永远陪着婆婆。

    “婆婆!!”

    终于,宁儿的内心开始崩溃,哭的撕心裂肺。

    而凌霄只是走到她身旁,紧紧把她抱在了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

    “宁儿乖,婆婆虽然走了,但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父母…”

    “不!我要婆婆,我要婆婆…”

    宁儿根本没有听清凌霄所言,只是无助地哭喊着。

    如此过了好半晌,方才突然有些惊恐地看向凌霄,“公子方才说…什么?宁儿有父母?”

    “当然了,你如果没有父母,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凌霄摇头苦笑,伸手擦着她小脸上的泪水。

    “可婆婆说,宁儿是她从河边捡的呢…”

    “她吹牛逼的,方才婆婆已经告诉了我你的身世,放心吧宁儿,我会带你去找他们的。”

    凌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而叶青婵却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每次公子露出这副神情,必然是…有人要倒霉了。

      b酷a,匠网唯一&(正!版U#,《其'H他"都是盗版#0RL

    不过…两个连亲生女儿都能抛弃的人,确实该死!

    “公子…我能进去看婆婆最后一眼么?”

    宁儿已经哭的有些虚脱,整个人软绵绵地窝在凌霄怀里。

    “别看了,婆婆感染了一种很厉害的疾病,你身子如此虚弱,一旦被传染了,会很麻烦的。”

    凌霄摇了摇头,耐心安抚着怀里的小丫头。

    他之所以要来西疆,自然不光是为了玩耍。

    如今西疆征伐不止,但八大皇朝的统治却堪称稳固,轻易不会出现大的冲突。

    可八朝不乱,剩下那些王朝小朝,实在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如此,他又如何能从中谋利?

    无论是太古魔刃还是嗜魂鬼珠,皆是杀人修炼的至宝。

    以万千亡灵,铸我魂宫,以血海尸山,唤魔刃苏醒。

    如此,圣教可图!

    “哇!”

    听到凌霄所言,宁儿再度伤心的痛苦起来。

    直到精疲力竭,沉沉睡去,凌霄方才将她递给了叶青婵。

    “青婵,你带她去洗洗,换身衣服,然后等她醒了吃点东西。”

    凌霄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古老石殿,嘴角突然扬起一抹阴邪。

    “是!公子!”

    叶青婵并未多问,抱着宁儿转身而去。

    而凌霄只是随手轻弹,只见身后茅屋瞬间着起大火,付之一炬。

    只是…

    就在他抬脚朝着远处古殿行去时,脸色却是突然一愣!

    方才街上出现的那个少年…不会就是那个被吞了气运的大夏九皇子吧?

    否则,他怎会出现的如此恰到好处?

    我方才一脚,不会把他踹死了吧!

    那他身上隐藏的造化…

    我淦!!

    草率了!

    如果不是凌霄插手,这一段的剧情…大概是这样的。

    九皇子救下宁儿,得其感恩,成为他的小青梅。

    然后偶然的机会,小青梅与父母重逢,成为九皇子重新崛起的契机。

    毕竟,战神啊!

    就算修为不是西疆顶尖,但统兵之道,追随他的将士,必是百万之计。

    就很突然的,凌霄觉得…自己真坏!

    与此同时。

    胥云城,中央古殿中。

    “川儿,你这是怎么?又跟朔远侯家的那位小公子打架了?”

    古殿之上,一位仅剩一条腿一条胳膊的金袍中年眉头轻皱,一步踏来,瞬间出现在殿下一位白衣少年身旁。

    然后,有些心疼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庞。

    “父皇…”

    白衣少年摇了摇头,嘴唇轻抿,却迟迟不曾开口。

    “哎…川儿…是为父无能。”

    金袍中年自然是这少年的父亲,曾经大夏帝君,如今的小夏朝皇帝,夏庸!

    原本,这位也是屹立西疆顶峰之人,可…自从十五年前,他遭人偷袭,险些丧命,最终若非凭借身上至宝,怕是已经陨落了。

    可即便如此,他的修为还是跌落到了神帝三品,十五年来再无精进。

    甚至!!

    若非这胥云古城有他夏族古帝布下的手段,恐怕那贼子也早就跑来,将他这一脉,彻底铲除了。

    “父皇,不怪你,要怪只能怪那夏盛父子狼子野心,太过阴险了。”

    夏川小脸上涌出一丝愤恨!

    夏盛,夏枫,你们给我等着!

    总有一日,我夏川一定会率领夏族,重回帝都,将你们亲手斩杀!!

    只是…

    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夏川父子,就是!!

    那夏盛两父子,是如何知道他会在那一日那一刻降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