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48章金乌化日
    上界,仙山,金殿。

    顾朝辞眼眸冰寒,端坐在大殿之上。

    在其身旁,一位身穿蓝袍的老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再说一遍!!!”

    “帝君…您…您身体无恙,就是…就是…有喜了!”

    “轰!!”

    一股混沌霸势,瞬间笼罩整座仙山。

    金殿之前,无数身穿铠甲的侍卫瞬间匍匐在地上,脸上皆带着一抹疑惑诧异。

    帝君近来的脾气…似乎越来越不好了。

    “你确定…你没看错?!”

    顾朝辞黛眉轻簇,美眸中一片绝冷。

    在其身后的虚空,自有仙影山岳江河衍化,说不出的神异恐怖。

    “帝君!老奴怎敢拿此事…拿此事…”

    “怎么拿掉?”

    顾朝辞深吸了口气,语气已恢复了往日平静。

    “帝…帝君…老奴这里有一枚丹药,服下应该…应该就可以了。”

    老妪从乾坤袋里挑出一支玉瓶,跪在地上捧到顾朝辞面前。

    “下去吧。”

    顾朝辞接过玉瓶,眸中却突然闪过一丝冷意。

    就在那老妪转身的一刹,突觉脖间一凉,然后便失去了所有知觉。

    “怎么会这样!这孩子…究竟是哪里来的?!”

    顾朝辞扶额半晌,方才打开玉瓶。

    可就在她倒出丹药的一刹,心底却突然传来一种说不出的痛苦绝望。

    就很莫名的,顾朝辞脸色一白,娇躯轻颤,茫然诧异地看着那掉落在地上的玉瓶。

    “怎么会…难道!!是那一道分魂?!可…她怎会可能影响我的心绪?!”

    域界之中。

    凌霄负手,站在天巅,俯瞰整座域界。

    这座空中殿宇,是他之前交代刑深等人修建的。

    一条千里青石天阶,支撑整座大殿。

    古殿周围,延伸出百丈广场。

    而在下方,刑深等人依旧在不停忙碌着,修建着一座座比邻石殿。

    “公子…这里是什么地方呀!这座空中大殿,真的好生气派!”

    叶青婵眼中闪烁异彩,自从来到圣州,她是见过诸多精美仙殿。

    可与眼前这座古殿相比,却少了一种说不出的气势。

    高踞九天,俯瞰苍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这里是我的世界。”

    凌霄淡然一笑,手掌一挥,只见那金色道印瞬间浮现而出,闪烁刺目金芒。

    “我可以还你自由,让你重现天地,但你需答应我一件事。”

    凌霄自语,而那古印中瞬间传出一缕波动,似威胁,似挣扎。

    “我想杀你,你根本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地,臣服于我,或许会有重塑肉身的一日。”

    凌霄淡然摇头,手中道则缭绕,一股至阳之力瞬间朝着那印中涌入,瞬间令其安静了下来。

    “嗡。”

    “这才对么,敞开心神,作我魂奴!你既是乌,就化此地大日,洒光于世,逐月浮沉。”

    凌霄眼中魂芒闪烁,化作印法没入印中,然后手掌猛然一握,只见那金印瞬间碎裂。

    紧接着,一缕金光瞬间显化天地,化作一头百丈妖影,仰天发出嘹亮啼鸣。

    “嗯?”

    天殿下方,刑深等人纷纷抬头,朝着半空看去,眼中皆带着一抹诧异惊恐。

    “去吧。”

    凌霄伸手,将那半空雷日摘下,而那妖乌此时即便再多不甘,也不敢忤逆凌霄意图,当即振翅,飞上万里高空,化作一轮大日虚影。

    阳光从半空倾洒,落在身上温暖恬静,远非道则可比。

    果然,日,才是生命源头!

    “公子…那妖兽…”

    望着眼前一幕,叶青婵终于明白,何为公子的世界。

    原来,这里的一切,竟是公子亲手布置!

    “一头蕴含金乌血脉的杂妖而已,等有一日,我会抓只真正的金乌,化此地旭日。”

    凌霄淡然一笑,低头看向下方一条绵延千里的山岳,手掌一翻,那一道灵脉瞬间出现掌中。

    “去吧。”

    灵芒破碎,只见一道青光陡然绽放,将天地映做一片碧绿。

    浓郁的灵气波动瞬间席卷而开,化作风漩,刮向四野。

    而那龙脉则是化作龙形,隐于大岳之中。

    整片域界,突然变得不同。

    短短数息的时间,那荒山之上,竟开始有草木生长。

    “这才有点意思了。”

    凌霄淡然一笑,如今这方域界,虽在他掌控之中,却未曾衍化规则大道。

    可只要他擒来九脉,令这片天地充斥生机,就自然会有道则应天地而生。

    到时,这里,他即是唯一的主宰。

    天地之力,尽汇一身。

    “公子…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去休息吧?”

    叶青婵走到凌霄身旁,美眸中隐有期待。

    “嗯?”

    凌霄眉头轻挑,转头看着少女脸上的娇羞。

    “青婵…你…”

    “公子,今晚,让青婵服侍你,好么?”

    莫名的,叶青婵眼中似有些泪芒。

    她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那种不可抵挡的神魂融合,终究会让她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不知道,到那一日,自己还会不会记得凌霄,可…

    在此之前,她想把自己的一切,全部献给眼前这位给了她新生的公子。

    “你疯了!!你这是作践自己!他是魔啊!不行,快给我停下!你乃叶族之人,又怎么能让这种卑微的蝼蚁玷污了你的身子!”

    魂海中,那道古魂的声音充斥愤怒,甚至有些怨毒。

    只是对此,叶青婵却充耳不闻。

    叶族?

    蝼蚁?

    在青婵眼里,公子是这九天十地,唯一的信仰!

    “呵呵,青婵,你是我的女人,又何来服侍一说,走吧,今日确实有些乏了,先去沐浴一番。”

    凌霄温和一笑,伸手牵住叶青婵的玉手,朝着下方一处大泽落去。

    “嗯。”

    叶青婵脸色微红,眼中羞意愈浓。

    直到两人身影没入那清湖之中,凌霄身外帝袍瞬间散去,而叶青婵则是有些紧张地解开衣扣,露出那一副,惊人的雪白。

    哪怕之前已经见过了,可此时凌霄依旧是忍不住暗叹一声,无愧天命之女,大道宠儿。

    最起码这副肉身,就堪称钟灵毓秀!

    “你快停下!!停下啊!!该死的,你凭什么一人决定这具身体的清白!!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公子…”

    叶青婵眸光渐渐温和,主动伸手揽住凌霄的脖颈,整个人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上。

    感觉到少女身上散出的冰冷,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低头,深深吻下。

    万里大泽,突然荡起万千涟漪。

    一缕血光在波涛中隐散,两道身影交织一处。

    从湖面,到湖底。

    与苏言的灼热不同,此时少女的身体,就像一块坚冰,从里到外。

    一夜波涛不止,未息,又起。

    起起伏伏,呓语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