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47章准备西行
    “霄儿,你去将元岳圣地的藏宝阁收了,我去将那灵脉为你擒来。”

    凌天临抬头看了一眼圣山深处,脚步迈出,身影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而凌霄只是点头一笑,同样朝着后山方向行去。

    有了云黍圣地的经验,凌霄几乎没有费力,就找到了这元岳圣地的藏宝阁。

    此时他也是发现,这些无上道统的布局,果然都是千篇一律的。

    诺大的宝阁,彰显气派。

    整整三层高度,一层放灵器,一层放丹药灵材,一层放功法武学。

    “凌霄。”

    只是就在凌霄迈步向前准备收取宝物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

    凌霄脚步一窒,脸上瞬间涌出一抹悲愤无奈,“小祖宗…你不会…”

    “小心那个…叫叶青婵的女人…”

    话落,封灵只是深深看了凌霄一眼,转而消失而去。

    “嗯?”

    凌霄眉头轻皱,眼神透露诧异。

    方才风铃眼底,竟有些…淡淡的忧虑?

    难道是因为…那道宿慧?

    只是最终,凌霄却并未多想,他有系统,可以轻易地判断叶青婵的心理变化,所以…无需担忧她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

    不过,倒是得想个办法,看看能不能帮叶青婵…抹除本我!

    凌霄挑选了一些无足轻重的,准备犒劳犒劳那些卖力的附庸势力。

    人心嘛,总归还是要拉拢的。

    不然,这些龙套怎会甘心为主赴死?

    直到后山方向传来一声嘹亮龙吟,凌霄的嘴角方才扬起一抹笑意。

    所谓灵脉,又称龙脉。

    土为龙肉、石是龙骨、草木是龙之鳞甲。

    可真正影响气运的,却是那土石草木之下隐藏的那一道灵气。

    凡是古山大川之地,素有龙脉纵横。

    山越高,川越深,龙脉越强。

    所以…高山深川之地,仙门圣地林立。

    是为,风水宝地。

    如今凌霄的域界,虽有了日月,山川,大泽,却无半分灵气。

    当然,如果顺其发展,终有一日也会衍化生机。

    可凌霄等不了那么久,他要做的,是拘九条龙脉放入其中,将其打造成一处修炼圣地。

    这便是他日后傲立天巅的依仗。

    旁人给的身份,当然不如自己手中掌握的力量。

    尤其是对于一个反派而言,谨慎和实力,缺一不可。

    “嗡!”

    只是!

    就在凌霄打开元岳圣主的乾坤袋,欲要将其中灵宝尽数收入囊中时,其中却突然传来一道嘹亮嗡鸣。

    紧接着,一尊金色古印突然横空而出,化作流光,朝着远空掠去。

    “这是…衍化了器灵的道器?”

    凌霄眼眸微凝,嘴角笑意愈浓。

    意外的小惊喜呢。

    众所周知,器灵衍化,对于一件灵宝而言,堪称升华。

    方才他斩杀圣地三千弟子时,太古魔刃中曾散出一缕诡异波动。

    按照凌霄所想,应该是其中破碎的器魂,被鲜血滋润后,有了苏醒的迹象。

    可他实在没想到,这元岳圣主身上,竟有一道蕴含器魂的道器。

    “哪里去!”

    凌霄眼中魂光闪烁,手掌猛然一握,只见一道雷光手印凭空显化,直接朝着那金光镇压而下。

    “轰!!”

    只是,令凌霄感觉意外的是,那金光仅颤抖了一瞬,便冲破漫天雷芒,朝着远空掠去。

    “给我回来!”

    凌霄神色一凝,周身八种道则绽放诡异神辉,再度化作巨掌,将那金光握于其中。

    “啾!”

    一道怪异的啼鸣响彻,只见那金光猛然绽放,欲要破开凌霄掌控。

    可一件道器,无人施展,就算神威滔天,又怎么可能是凌霄对手。

    僵持片刻,那漫天金光终于散去,被凌霄从半空拉扯下来。

    入手,是一方金色古印,四方指厚,其上雕琢一道金色凤影。

    “霄儿!”

    凌天临的身影从天而降,手中拘着一团灵光,其中似有一条青影横冲直撞。

    “父亲!”

    “这灵脉的神识我已给你抹除了,你可直接炼化。”

    凌天临将手中灵芒递来,又看了一眼凌霄手中的金印,“嗯?这是元岳圣主那道金乌神印?”

    “金乌神印?”

    凌霄眉头轻挑。

    “不错,这印本是一方寻常道器,后来元岳圣主擒杀了一头神帝妖乌,将其神魂拘在了其中,方才有了这一道绝品道器,不过方才大战,那妖乌神魂受了重创,霄儿,要不要为父将其神识抹掉?”

    凌天临眸光冰冷,看向凌霄。

    “不必,我自己来吧,父亲,我打算今日就离开东疆。”

    凌霄抬头看了一眼远空方向。

    如今东疆对他而言,已无挑战。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去西疆战场,纵情杀戮了。

    “这么着急么?霄儿,让鬼影跟着你吧。”

    凌天临犹豫片刻,突然张口道。

    尤其是现在,圣教已派神使前往四州,虽然还不清楚他们究竟所为何事,但…小心一些总不会错。

    “不必,父亲,凌族近日四处征伐,恐怕该有人急眼了,您只需护好凌族,其他的,交给我吧。”

    凌霄摇了摇头,圣教做事,向来不按常理。

    鬼影作为凌族隐藏在暗中最大的底牌,留在父亲身边,用处更大。

    而他虽展露了天赋、魔意。

    可越是如此,越容易让人迷惑。

    毕竟禁忌之体,未成长起来之前,都巴不得把头塞进地里。

    张扬,未必是坏事。

    当然了,圣教嘛,宁杀错,不放过。

    所以…

    凌霄心底早已有了打算。

    今日元岳圣地的这条血路,就是他…诱猫的腥。

    “好吧!有困难…随时给为父传音,西疆之地混乱不堪,若非有圣教铁律,无上道统不可跨疆征伐,怕是如今东疆大地,也早被那些皇朝打下来了。”

    凌天临眼眸中闪烁凝重。

    杀戮征伐,虽残忍血腥,可不得不承认,更容易历练心性修为。

    尤其是如今,大争之势,妖孽辈出。

    凌霄虽是东疆最强天骄,但面对一方王朝,却无异于蚍蜉撼树。

    但…

    若是有人敢伤他儿,王朝?

    皇朝亦可灭!

    “我明白,父亲放心。”

    凌霄躬身,朝着凌天临深深行了一礼。

    杀戮不止,才是遮掩他身上魔性的宝地啊。

    西疆的韭菜们?

    你们…准备好了么?

    最终,凌天临未再多言,率领凌族众强离去。

    人群中,秦冷数次回眸,看向那山巅屹立的白衣身影,脸上是一种失落悲伤。

    原本,我以为,只要追随凌族,就可与你并肩。

    原来…是我想多了。

    甚至,只有成为你的敌人,才能真正被你放在眼里吧?

    莫名的,秦冷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决绝。

    这一刻,他似有所悟。

    “公子…”

    叶青婵走到凌霄身旁,在其身后,火恒等一众火族神王安静而立。

    “我们现在去何处?”

    “回家。”

    凌霄淡然一笑,而叶青婵脸色却微微一窒。

    “回凌族?我们…”

    只是还不等她话音落下,却见眼前景物变换,一股荒凉之意,瞬间扑面而来。

    在那视线尽头,一道通天石阶连同天地。

    云端之上,一尊青石古殿横空而立,透露无尽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