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40章与世长辞
    “哦?你是说…你与天儿彻底解开了心结?”

    凌族圣殿,一处偏殿之中。

    凌天临眸光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凌霄,语气隐隐有些惊疑。

    “嗯。”

    凌霄并未解释太多,而凌天临沉默片刻,最终竟也未问缘由。

    不管凌霄是用了何种手段,破解了凌天的怨恨,总归,结果是好的。

    至于过程,有什么重要的?

    当初,他之所以没有挖他人丹海给凌天,本就是因为…担心后者会心怀怨恨,报复凌霄母子。

    所以,这些年他时常会觉得愧疚。

    今日听说两兄弟冰释前嫌,他心底积郁的杂念瞬间消散,就连修为…都隐隐有些突破的迹象。

    “父亲,元岳圣地的灵脉,我要了。”

    凌霄淡然一笑,眸中杀意凛然。

    当日他故意羞辱夏辰,并非只为图谋他身上的气运以及嗜魂鬼珠,还有他背后的元岳圣地。

    这方势力,与云黍仙宗一样,乃是东疆正统,受正道宗门敬仰。

    贸然对其出手,势必会引来诸多阻拦。

    可现在,凌族打着为传人未婚之妻报仇的名义,就算是两宗之仇,旁人就算想插手,也不占理。

    宗门攻伐,讲究一个事出有因。

    无端屠戮,打破秩序,必然就会有人打着正义之名出手。

    至于仇傀…

    若他没有召出那道神将九品,战力媲美神侯的傀儡,或许当日,凌霄也未必会搭理他与花漾。

    毕竟没有气运,也没什么值得出手的。

    可待看到那傀儡的强势,凌霄心动了。

    据说这古傀宗中,有四大战傀。

    黑,银,金三魔以及一道天人尸傀,乃是古傀宗立宗之本。

    可如今…

    古傀宗少主仇逸,诛杀太虚圣女,又对云盟传人苏言出手,怕是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灵脉?好,到时为父替你擒了便是。”

    凌天临点头一笑,根本不问凌霄用做何用。

    只要他想要的,凌天临都会给。

    如果他给不了,那就,换一个相似的给。

    “霄儿,既然你想要那灵脉,那我们…就不能等飘渺道宫先出手…”

    “父亲的意思是…”

    “今夜,杀上元岳圣地,为我儿媳报此仇。”

    凌天临眼中,仙光陡然浓郁,一股如岳大势轰然垂落,令得整座凌族圣殿,都无端颤抖了一瞬。

    “好。”

    凌霄脸上,同样扬起一抹笑意,一眼之中,血芒流溢。

    父亲说的对,想要覆灭元岳圣地,单凭凌族,怕会有些麻烦。

    而以飘渺道宫的德行,未必会因为念青筠,与元岳圣地撕破脸面。

    可…如果凌族先动,于情于理,飘渺道宫都不会再有犹豫。

    否则,寒的就不是一个人的心,而是飘渺道宫万千弟子的心。

    清筠,今夜,我用元岳圣地万千亡魂,祭你深情。

    “对了…霄儿,圣州中疆传来消息,圣教最近,似乎有些动作。”

    凌天临眉头轻皱,突然轻声道。

    “哦?”

    凌霄知晓,自从他降生一刻,凌天临便一直在往圣州中疆安插眼线。

    目的,自然是为了监视圣教一举一动,以防不测。

    他只是没想到,这一日,这么快就来了。

    既然父亲提起,想必那一教,定是察觉到了什么。

    但凡宗门圣地,门中多有勘测天命道衍之人。

    而圣教作为圣州主宰,教中强者云集,未必不可觉察圣州气运变幻。

    看来,是要做些筹谋了。

    “据那边暗子传回来的消息,圣教派出神使,前往各地,似是寻人,只是具体有何目的,尚不清楚。”

    凌天临眼中寒意化漩,如凛冬旭日,灼目彻骨。

    “我知道了父亲。”

    凌霄只点了点头,并未再说什么。

    他知道,自己早晚有面临此局之时,看来,得快一些前往西疆了。

    只有身处乱世,他方才能更快地成长。

    毕竟,越乱的地方,天命之子才会越强。

    而凌霄要做的,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割波韭菜,顺便…暗中创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

    “族主,秦族之主秦冷在殿外求见。”

    殿外,突然传来凌山的声音。

    凌天临与凌霄相视一笑,抬脚朝着殿外行去。

    人已到齐,征伐开始。

    “凌霄…公子!!”

    大殿之中,秦冷一身金袍,头发梳于头顶,带一尊紫金龙冠,颇有几分王者之势。

    只是此时,看到凌霄,原本面容严肃的秦冷,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欣喜。

    “冷听闻公子今日归族,特率秦族众长老前来拜贺,贺公子悟道山巅一战成名。”

    秦冷俯身一拜,而凌霄只是微微点头,眼神平静。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出发吧,元岳圣子夏辰,诛我未婚之妻,此仇不共戴天,便是拼尽全力,我凌族,也必报此仇!”

    话落,凌霄身外,瞬间有雷芒闪烁,一股无形威压涌荡而开,令得整座大殿瞬间陷入压抑。

    “战!!”

    凌族九脉,纷纷响应,所有人脸上,皆带着一抹冰彻恨意。

    “走吧。”

    凌霄一人当先,掠出大殿,九龙金辇瞬间从天而落,立于殿前。

    叶青婵从旁走来,与凌霄端坐其上。

    就在龙辇将要腾空之时,秦冷却从人群中一步迈出,站在辇前,痴痴笑道,“公子…我来的匆忙,未乘坐骑…能否…”

    “嗯?”

    凌霄眉头轻挑,秦冷顿时娇躯一颤。

    “是冷…逾越了。”

    公子!

    你果然是冷…今生可望不可及的星辰!

    “轰!”

    天地间,突然有狂风呼啸。

    只见一道百丈妖影突然从天而降,遮掩了整座凌族圣地的天空。

    正是凌族护族妖兽,神翼金翎雕。

    神王九品大妖,亦是凌天临年轻时的坐骑,双翅一展,有两百七十六丈之遥。

    振翅而飞,可跨万里疆域。

    凌族十王,有他一席!

    “吼。”

    而似是被那妖雕血气所慑,九头蛟龙瞬间匍匐在地,萎靡不振。

    只是如今,花花尚在融合龙血,不到万不得已,凌霄倒也不愿轻易扰它。

    “出发吧。”

    “轰!!”

    整个凌族族地,瞬间陷入沸腾。

    凌霄收起龙辇,怀抱叶青婵,立于那金雕之首。

    在其身后,无数气息强大的身影安静而立,朝着远空怒掠而去。

    东疆大地,突然有妖风四起。

    所有人望着那夜空中遮掩星光的妖影,眼眸中除了震撼,再无其他。

    “那道妖影,好像是…凌族的神翼金翎雕?”

    “好像是吧?”

    “这金雕,已经两百年没有踏出过凌族了吧?”

    “这是出什么大事了?”

    “你不知道?凌霄公子的未婚妻死了,死在了元岳圣子手中…公子这次回族,就是商讨征伐元岳圣地的吧?”

    “怪不得…凌族这次是…倾巢而出了啊。”

    “嗡。”

    狂风四散,妖云聚拢。

    凌霄立于天巅,眸光平静。

    今夜!

    注定有人要,与世长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