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39章回到凌族
    “你是我血殿圣女,绝不可随意暴露了身份,这次,我就罚你,三年不许下山,等你杀了你的大师兄,方可恢复自由。”

    直到白灵眼中恢复清明,那血衣老者方才冷哼一声,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哼,果然查探我的魂海,幸亏凌霄哥哥早有准备。”

    白灵冷笑,眸中闪烁阴沉,当即抬脚朝着殿外走去。

    摄魂古术,既为禁术,不仅可以摄魂控魄,遮掩记忆,自然也不在话下。

    当然,以这血殿之主的实力,若是强行搜魂,任何遮掩自然无用。

    可同样的,凌霄布置的手段,若他真的那么做了,白灵瞬间就会殒命在那魂印之下。

    所以,此举,堪称万无一失。

    “得先想个办法,搜一搜齐爷爷的神魂,确定那白衣剑客的身份。”

    白灵俏脸上闪过一抹迟疑,只是最终,还是朝着血殿深处行去。

    就像凌霄哥哥说的,再邪恶的功法,也分用在何处。

    如今她只是想报林家血仇,方才出此下策。

    大不了,等搜完齐爷爷的神魂,再将他放了便是。

    这般想着,白灵眼中最后一缕犹豫瞬间消失不见。

    凌族族地,万里高空,突然有黑影如云笼来。

    不少凌族强者纷纷抬头,周身灵芒璀璨,只是眼眸中却带着一抹淡淡的诧异。

    居然有人,敢在我凌族领地放肆?

    不知道这一块,禁飞么?

    只是待他们抬头,看到那一架九龙金辇,眼中诧异,瞬间化作一抹浓郁的崇拜以及…喜悦!

    “快看!是凌霄公子!!是凌霄公子啊!!”

    “公子回族了!快…看你么呢,还不给公子跪下磕一个!”

    “公子!!您终于回来了!!”

    “我日日盼您归来,今日愿了,此生无憾了!”

    人群开始欢呼,沸腾。

    甚至有骄女已经激动的两眼一黑,身子发软,瘫在了地上。

    就是…很突然的,就软了。

    凌霄淡然一笑,神色自若。

    “快看!公子看到我了!!”

    “我何德何能,入公子眼眸,公子…不值得!以我浊躯,只会污了您的慧眼!!!”

    叶青婵美眸惊讶地看着身下的欢呼哀嚎的大城,俏脸上一片震撼。

    这一幕,她很熟悉。

    当初凌霄在北荒之时,所到之处,尽是此景。

    可她实在没想到,回了圣州,公子依然是那个…万众瞩目的天人。

    果然,王到了何处,都会有民。

    与生俱来的威严,注定的天命,根本不受地域改变。

    莫名的,叶青婵悄悄移动了下娇躯,离的凌霄更近了一些。

    这种受人敬仰羡慕的感觉,令她心底,很快乐。

    “快看,公子的脸色似乎有些憔悴!”

    “是啊!听说念神女死在了夏辰手中!”

    “战!!!”

    “踏平元岳圣地,为少主母报仇雪恨!”

    “快…快去把我四十米的大砍刀拿来,我已经快要抑制不住我体内的战意了。”

    原本欢呼的众人,瞬间陷入一片疯狂。

    那等可怖的战意,隐隐化作血云,笼罩在寒天城上空。

    而此时,凌霄只是微微颔首,便带着叶青婵朝着凌族秘境而去。

    “公子…这些都是…”

    “我凌族附庸!”

    “哦,公子,若有一日…我被迫与你为敌,你也会…杀我么?”

    突然间,叶青婵的脸上划过一抹悲伤,语气悠悠地道。

    “嗯?青婵,你说什么傻话呢?”

    凌霄眉头轻皱,转头看着叶青婵那一双清冽忧愁的眼眸,轻轻摇了摇头,“我不信这世上,有谁能让我们反目,如果有,那我会将其诛灭。”

    “嗯!”

    叶青婵脸上扬起一抹灿烂。

    跟青婵…想的一样呢。

    直到两人进入秘境,又一轮的欢呼开始响彻。

    凌天临站在凌族古殿之前,看着那从半空落来的两道身影。

    在其身后,凌族九脉族老安静等候,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淡淡的骄傲。

    最近几日,凌霄之名已算彻底响彻东疆。

    只是与以往的恶名相比,这一次,东疆各大势力,皆知他凌族传人大义,正直,乃正道之光!

    碾压一辈,无敌仙姿已是老生常谈。

    而这一次的秘境之行,却更直白地令所有人知道,无敌二字,唯他凌族传人可担。

    夏辰、仇逸、上官青赫,分别败了念青筠、花漾以及凌天。

    可凌霄一人,便将此三者碾压成灰。

    这是何等霸势,何等圣威?

    真,东疆,无双,年轻一辈,逆天,第一人。

    绝无并列!

    “霄儿!”

    凌天临的脸上,有些悲伤,有些欣慰。

    还不等凌霄身影落地,已经迎上前去,紧紧将他拥在了怀里。

    “我儿,有至尊之姿!此行,你受苦了!!”

    “父亲…”

    凌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这凌天临和轩辕月宠子之心,是路人皆知。

    否则,之前的凌霄也养不成如此刁蛮跋扈的性格。

    我爹是凌帝这句话,几乎贯穿了之前凌霄短短的一生。

    “父亲…我想…”

    “我凌族八千族人,已悉数待命,四大附庸,一万强者整装待发,秦族族主秦冷,今日一早已率秦族众长老赶往寒天城,想来晚些就要到了。”

    凌天临眼眸微凝,脸上已恢复了往日威严。

    “此次为父做你先锋,听你调令,元岳圣地,你来灭!”

    “父亲!”

    凌霄脸色轻颤,不愧是你!

    一代枭雄,狠辣果决,凌帝之名,东疆谁人不畏!

    “好。”

    “这位是…”

    凌天临转头看向叶青婵,后者俏脸一凝,赶忙躬身拜下。

    她是听说,公子的父亲,乃是这东疆顶尖的神帝。

    她只是没想到,这位外人口中凶狠霸道的神帝,竟然有如此温情的一面。

    怪不得,原来公子的性格,是随了其父。

    外人面前残忍强势,可对自己…

    嘻嘻。

    “不错!”

    凌天临点了点头,又从怀里掏出一对龙凤玉佩,递到了叶青婵手里,“此配乃是当年,我与霄儿母亲…”

    “父亲!!!不用了,这一对,你就留着自己当个念想吧。”

    凌霄脸色一慌。

    淦!

    父亲啊,当初念青筠就是收到了你的祝福,才陨的。

    您…就给孩儿留个伴儿吧!

    “呃,好吧!关于清筠的事情,我很抱歉,霄儿,佳人已逝,你要…珍惜眼前人啊。”

    凌天临别有深意地看了凌霄一眼。

    我儿,当三宫六院,站在天巅。

    仇是要报的,但若因此道心蒙尘,是万万不能的!

    “父亲,我有话跟你说,关于天弟的。”

    凌霄苦笑一声,与凌天临一同朝着殿中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