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38章各方动静
    东疆大地,风云再起。

    秘境之中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经过有心之人的口,传遍了整个东疆。

    混元古宗少主,聚众滋事,追杀万剑圣地圣子凌天、宗主亲传叶寻儿万里之遥,被其兄凌霄赶到救下,并顺手抹杀。

    古傀少主仇逸,心狠手辣,残杀太虚圣女,再对云盟传人苏言动手之际,被凌族传人凌霄当众斩杀。

    元岳圣子夏辰,为人歹毒,不仅强了阴梵圣女,还诛杀了道宫神女念青筠。

    最终,凌霄为妻报仇,将其斩于剑下。

    种种消息,传递了一个讯息。

    东疆各大无上道统的圣子传人,多是些人面兽心,虚伪阴险的小人。

    唯独凌族传人凌霄,为人正直,胸怀大义,乃正道典范!!

    万里长空,有九龙金辇掠过,直奔凌族。

    与此同时,飘渺道宫,阴梵圣地,万剑圣地,元岳圣地、古傀宗,突然有无数强横的气息走出洞府,朝着东疆各处而去。

    一场血雨,眼看就要落下。

    万剑圣地,剑路之前。

    叶寻儿看着眼前那一头白发的俊逸少年,脸庞上似带着一抹苦涩。

    “师弟…你真的决定了么?”

    “寻儿,我不想再失去你一次,况且,哥哥说的对,这世间有无数挫折,唯有实力,才是碾压罪恶的依仗。”

    凌天伸手,抚在叶寻儿俏脸之上,“况且,哥哥如今…背负太多,我既得丹海,就该…拼命修行,总有一日,我要与他并肩,站在这天地之巅。”

    “可是…你在洞府修炼就好,为何要去剑路巅峰?”

    叶寻儿眼中已见了泪意。

    不知为何,自从秘境归来,她就觉得…凌天变了。

    他是温柔明媚了,脸上也多出了许多笑容。

    甚至很多时候,他总一个人,默默发呆,傻笑。

    可…叶寻儿却感觉,他的笑,并不是给她的。

    仿佛他的心底,有了另外一道身影,更值得他去守护,去敬畏,去…爱。

    就很莫名的,叶寻儿有些不安。

    虽然,她相信凌天只有自己一个女人,也见证过他眼中的深情不悔。

    就很莫名的…

    她似乎并非唯一。

    难道是诛仙古剑里的魔念?

    “剑路巅峰,仙意盎然,威压无双,只有在这种地方,我才能静下心里,体悟那仙诀的奥妙。”

    凌天摇了摇头,心底却忍不住轻叹一声。

    他是爱叶寻儿的,可这种爱,是渺小的,自私的,不值一提的。

    跟哥哥的大爱相比,这算得了什么呢?

    哥哥为我背负魔念,为整个凌族背负罪孽,甚至为了母亲一族,背负起了血债。

    我有何理由不拼命努力?

    哥,你放心吧。

    待我领悟那仙诀九式,便站在你身边,这天地,由你我兄弟二人执掌!

    谁若阻你,辱你,恨你。

    我便…杀谁!

    就算屠尽天下,成就魔身,我亦不悔。

    只要你…能快乐!

    “可是…师弟,你现在已经是东疆顶尖了,除了凌霄…哥,如今整个东疆还有谁是你的对手?”

    叶寻儿抱着凌天的胳膊,她不知少年此去,会闭关多久。

    她只知道,如今一日不见,便是三秋之寒。

    “寻儿,这仙途亘古,我们…还有许多时间,只是现在,我尚有要守的道,要行的路,你若爱我,便不阻我,待我了却心中羁绊,葬了剑,陪你游历山河又何妨?”

    凌天温和笑道,那一头白发被风吹起,有些萧索之意。

    有那么一刹,叶寻儿突然发现,如今的凌天…竟与凌霄有了几分神似。

    以前,她总盼着这位性格怯懦的小师弟,能像他的哥哥一样,顶天立地,霸道强势。

    可当这一日终于来临,她为何…又怀念以往的平静?

    所以…

    人大概都是矛盾的,贪婪的吧。

    只是这世上,又哪有那么多的称心如意。

    各有其苦,各有其执罢了。

    “师弟!!我怎会阻你…我只是担心…”

    “寻儿,待我下山之日,便是斩敌之时,所以…你也要努力。”

    凌天伸手,揉了揉叶寻儿的青丝,嘴角上,是一抹温婉平静的笑意。

    然后,他转身,义无反顾地朝着山巅行去。

    太像了…

    叶寻儿眼中泪水滑落。

    连神情,都快要与凌霄公子一样了呢。

    剑路之上,有风迷眼。

    道音响彻,万里不绝。

    只是这一次,那换上青衣的少年,却再未遇到一丝阻拦。

    一步,一步,平静地朝着山巅行去。

    风扬起青衫,搅乱白发。

    他却仿佛浑然不觉。

    一步,一步,坚决,无悔。

    我的道,是杀道。

    杀的,是该杀之人,护的,是挚爱血亲。

    纵使这一世,我为剑魔,我要这天地,臣服脚下。

    “轰!”

    滔天剑意无匹,隐隐间,有仙影林立。

    最终,少年消失在天际。

    唯有那一头雪白的发,如同魔执,入眼,铭心,刻骨,销魂。

    “师弟!!你放心,不论你选择的路有多艰难,我也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叶寻儿红唇紧抿,玉手轻握,最终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自今日起,万剑圣地,万籁俱寂。

    再不见欢声,亦不见那山路上,相偎的身影。

    只有剑路尽有,那一道盘坐的身影,如同磐石,亘古,沧桑。

    有朝一日,当圣州各处,古山,大川,秘境中有妖孽走出,就将是…圣教陨灭之时!

    什么?

    我弟是绝世剑修?我的宠物是九天真龙?我的妹妹是圣地之主?我的爱人是仙人转世?我很牛逼?

    全圣州都知道了?我自己却不知道?

    可能么?

    我就是想装个逼而已。

    “哎。”

    万剑圣主轻叹一声,在其身旁,大长老剑南眼中同样涌荡一抹复杂神色。

    “原本应该开心的?他们两个…似乎都在悟道山有所机缘?”

    “是啊!一心向剑,才是我圣地祖训,可为何,又觉得…有些悲凉?”

    “罢了罢了,混元古宗,哼,竟敢诛我圣子,杀我亲传,此仇…能忍?”

    “自然是忍不住,不过…还得…等一阵风。”

    “你是说…”

    “凌族!必将问鼎东疆之巅了。”

    与此同时,圣州中域。

    白灵一脸委屈地站在一座古殿之中。

    上方,有一道血衣老者身影静静盘坐。

    他的脸上似有些血芒笼罩,看不清容貌,只是身上流露的气息,却堪称恐怖。

    “所以说,你去了东疆,悟道山?”

    老者的声音有些沙哑,语气听不出喜悲。

    只是隐隐的,给人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

    “师尊,你不是常说,要让我们多多历练吗?那悟道山上汇聚了整个东疆最顶尖的天骄,我就是想看看…他们都有什么本事。”

    白灵小脸上带着一丝委屈,嘟着小嘴反驳道。

    “哦?那你,可有什么收获。”

    “哼!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师尊,若是无事,我去修炼啦。”

    话落,白灵转身就欲离开。

    只是此时,那血衣老者却忽然伸手,凭空化作血链,将她整个人捆缚拉扯至身前,一双苍老眼眸中,血光诡异。

    白灵只感觉脑海中似有轰鸣响彻,整个人竟突然丧失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