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33章大雾4起
    灵宝阁上,苏文烨站在窗边,看着街道上渐渐走远的两人,脸色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倨冷。

    甚至,此时这位圣州首富眼眸中,还带着一种莫名的深沉。

    说实话,他有些看不透凌霄。

    总感觉这个少年,比自己看到的,要可怕许多。

    这种感觉很莫名,可苏文烨自认看人的眼光很独到。

    这个少年,他不一般!

    “盟主,如何?”

    阁外,那五品神帝玄老缓步走来。

    算起来,他与孙册追随苏文烨时间最久,勉强称得上心腹二字。

    “玄老觉得如何?”

    苏文烨转头,看着面前的老者,面容平静。

    “此子…亦正亦邪,手段通天,我听闻最近东疆上发生的大事,多少都与他有些关系。”

    玄老叹了口气,这样的妖孽,确实有枭雄之姿,却不是小姐的良配。

    毕竟,真正图谋天地者,有几人会在意儿女私情?

    “是么?我倒是觉得,此子,不错,或许…我云盟的命运,会因他改变。”

    苏文烨话里有些莫名,而玄老一双老眼却陡然一凝。

    “盟主是说…”

    “数百年来,我云盟一直兢兢业业,如今天下财富在手,又何必…再受人掌控?凌霄方才有句话,说的甚合我心,云盟想要真正强大,就必须要…历经乱世。”

    苏文烨淡然一笑,只是脸庞上却闪过一抹冷意。

    “吩咐下去,日后凌族、凌霄所需,我云盟商行,鼎力支持,但…只可在暗中。”

    “是!盟主!”

    …

    悟道山顶。

    一道青衣倩影缓步而来,如山间清风,凛冽冰冷。

    “何人擅闯我太玄道宗?”

    一位道宗长老从天而降,阻拦在少女身前。

    “这位长老,我来寻人。”

    叶青婵身上气息虽然冰冷,但脸庞上却带着一抹恬静笑意。

    这多少显得有些怪异。

    “嗯?寻人?姑娘是来找我家道子的?”

    那长老原本阴沉的脸庞,在看到叶青婵脸上那丝干净真挚的笑意后,也渐渐缓和了下来。

    “不是!我来找凌霄。”

    叶青婵微微摇了摇头,美眸中闪过一丝思念。

    公子啊!

    青婵来了呢!

    你有没有…想我呀?

    “凌…凌霄公子?不知姑娘…”

    听到凌霄两字,那道宗长老脸上阴沉尽散,转而化作一抹淡淡的敬畏。

    道主已经交代过了,但凡是与凌霄公子相关的人和势力,都是太玄道宗最尊贵的客人。

    虽然很多长老不清楚原因,但无碍他们听话啊。

    “我是公子的…侍…女,听闻公子入了秘境,不知如今出来了没有?”

    叶青婵犹豫了片刻,最终未敢将侍妾两字说出口。

    虽然这是她心底的梦,可…公子毕竟是有未婚妻的人,说错了话,怕是会对公子名声不好吧?

    “侍女?公子她…”

    “嗡!”

    天地突然传来一声嗡鸣,只见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正是道子梁翊。

    只见今日,他早已换上往日白衣,一双眼眸暗淡无光,却给人一种仙意盎然之感。

    “你是谁?”

    他并未听凌霄提起这样一位侍女,而随意打探主上行踪…

    “你又是谁?”

    叶青婵眼眸微寒,似有冰芒闪烁,整座悟道山,突然寒彻了一瞬。

    “嗯?”

    远处大殿中,太玄道主陡然睁开双眼,脸上似带着一抹诧异,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我乃太玄道子,姑娘是公子侍女?”

    梁翊身外,似有仙影升腾,轻松化解了那扑面而来的凛冽。

    只是此时,他的脸色同样有些凝重。

    倒不是因为这叶青婵的修为,而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极寒道则?!

    “你认识公子?!”

    既以公子相称,很明显这太玄道子是认识凌霄的。

    叶青婵眼中寒意尽散,俏脸上再度露出一副灿烂笑意。

    是公子的朋友呢。

    那我方才,是不是表现的太凶啦?

    “我…自然认识公子,你究竟是谁?既是公子侍女,又怎会不知公子行踪?”

    梁翊脸色冰冷,丝毫没有因为叶青婵的美貌放下一丝戒备。

    甚至!

    一旦这少女说不出令他信服的理由,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其诛杀在这悟道山上。

    “我一直在天剑仙宗修行,如今好不容易下山,就听闻公子进了秘境,道子,公子出来了么?”

    叶青婵眸光有些失落,而太玄道子的脸上却扬起一抹诧异。

    “你是叶青婵?!”

    当日凌霄订婚,整个圣州无人不知。

    而叶青婵这个名字,更是比念青筠更令人印象深刻。

    无它,只因凌霄曾将订婚贺礼,当众送给此女。

    一时间,叶青婵三字,瞬间响彻了东疆各地。

    以梁翊的谨慎,自然是专门派人查探过凌霄近年的所作所为。

    他只是没想到,这叶青婵的身世,竟也是如此不同。

    “是我呀!道子,公子提过我吗?”

    叶青婵脸上扬起一抹期待,而梁翊却只是苦笑一声,“公子今日下山去了,这会儿…”

    突然间,梁翊有些犹豫了。

    这会儿主上,怕是在跟苏言…

    如果他告诉了叶青婵主上行踪,打扰了主上好事,后者会不会把他忌了归期?

    “下山了?秘境结束了?不是说要一月时间么?公子去哪了?”

    叶青婵惊呼一声,她原本是想守在秘境入口,等着公子归来,给他一个惊喜的。

    没想到,他竟下山去了。

    就很突然的,叶青婵有些失落。

    甚至冥冥中,感觉有几分天定之意。

    公子啊。

    难道你我,当真无缘?

    “这会儿,怕是已经回凌族了吧?”

    “哦!是跟念青筠一起回去的么?”

    叶青婵轻叹了口气,而梁翊却突然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念青筠,死了。”

    “轰!!”

    突然间,悟道山上,有冰雪飘洒。

    一息之间,古树结冰,花草枯萎。

    就连山风,都无端静止下来。

    “念青筠…死了?!”

    叶青婵美眸中冰蓝流溢,有悲伤,有震撼,有苦涩,总之很复杂。

    她见过念青筠,见过她的美丽与孤冷。

    甚至她承认,那位道宫神女,确实与公子很般配。

    可…

    她死不死,与自己没有半分关系,至多有些疑惑,几分感慨。

    她只是很担心,公子现在,一定很…伤心吧。

    哪怕凌霄口口声声说,两人不过是宗门联姻。

    但…

    以叶青婵对公子的了解,他若不愿做的事,这个世间,又有谁能逼迫?

    忽然,叶青婵转身,朝着山下极掠而去。

    她要找到公子,陪在他身边,告诉他,还有我。

    公子啊!

    大雾四起,青婵…在无人处爱着你啊!

    直到叶青婵身影走远,太玄道主的身影方才出现梁翊身旁,冷眼看着那一道远去的倩影。

    “龙将…那股气息…”

    “又一个…轮回者么,不愧是大争之世,可…”

    “龙将也感觉到了么?为何这道气息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