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32章死于贪婪
    “据说小友所在的凌族,如今已有问鼎东疆之势?”

    苏文烨捻起一颗黑子,轻轻落入棋盘。

    而凌霄只是微微摇了摇头,紧跟着落下一子,没有犹豫,毫无顾虑。

    苏文烨神色一愣,别有深意地看了凌霄一眼。

    果决有余,心计欠佳。

    不过也是,他区区十七八岁的年纪,心思又怎么可能跟自己相比。

    “难道不是?听说上古秦族都已投靠…”

    “盟主,这世人之口,有几分真几分假?若是再有人趁机扇风,节奏自成!我不信以盟主的身份,会不知晓真相,或者说,会因为我的话改变自己心中所想,所以…又何必多此一问。”

    凌霄淡然一笑,依旧没有丝毫犹豫,落下一子。

    下棋这事,他不精通,但…系统精通啊!

    此时他只花费了一百反派值,就兑换了一本围棋大典。

    这种凡物,一百气运凌霄都感觉是系统坐地起价了。

    当然,以他现在的神识,一本大典也就是两三秒中领悟的功夫。

    所以他大概也看出了,这苏文烨在给他布局。

    可…

    如果凌霄破局,难免不会令他顾虑。

    谨慎一些,破一半局,最后被他一子扭转,如此…这云盟之主对他的印象,大概就是完美的。

    果断,心性坚韧,有心思,但还不到令人畏惧的阴沉。

    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让这云盟之主感觉,他能掌控全局。

    否则,他又怎么舍得将女儿与云盟一起交到自己手中?

    呵呵。

    这种考验,对于凌霄而言,当真没有太多挑战。

    毕竟,看的多了,经验早就总结清楚了。

    甚至此时,他脸上的神色,都拿捏的极其到位。

    时而皱眉,时而淡然,一副自信,却不自负,年轻又不浮躁的模样。

    其实,关于算计和心机这事儿。

    怎么说呢?

    当初道佛之争,圣人不许插手。

    难道你以为,下棋的是那一群大罗?

    开什么玩笑呢?

    圣人布局,众生皆为棋子。

    没有心机,不懂算计,你布局玩儿你自己呢?

    可古往今来,谁言圣人阴险?

    到处杀人放火的,确实是反派,就差把反派俩字写脸上了,正道不诛你,留着你为祸世间?

    凌族?

    我圣教好怕哦!

    淦!

    所以,过程什么的,当真不重要。

    重要的是,最后你要赢。

    “不错!世人之口,确实变幻莫测,不可信。”

    苏文烨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意。

    这凌霄,当真不错!

    心思暂且不说,胜负未决。

    就方才他说的那番话,就远比寻常天骄要看的透彻。

    成大事者,又岂会在意世人之口?

    “呵呵,小友说的不错,看来是我狭隘了,不过…小友心思敏捷,我有一事想要听听小友的意见。”

    苏文烨虽在说话,却没有半分分心,一盘棋局,尽在掌控。

    虽说此时,凌霄似察觉到了他的一些布局,也在努力破解,但…

    呵呵,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不过,他若能看破自己所有布局,这个年轻人的心性,也就太可怕了。

    过犹不及。

    “盟主请说!”

    “我云来商盟近五年来,其实一直有所亏损,小友觉得事情出在何处,又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

    苏文烨忽然抬头,看向凌霄。

    而后者只是皱了皱眉头,似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盟主是商海奇才,这种问题…我一个外人…”

    “呵呵,小友但说无妨!你既能对道有如此深的理解,我想,区区商贾之术,对于小友而言,还不是手到擒来?”

    苏文烨摇头一笑,如同一位慈祥的长辈,在考教欣赏的晚辈。

    “既然盟主如此说,那凌霄就说一些自己的浅表看法。”

    凌霄落下一子,沉吟片刻。

    “其实商盟的亏损,大概是因为,这世道,太安稳了。”

    “轰!!”

    一句话,险些令苏文烨手中棋子落地,就连眼眸,都是不着痕迹地微微一凝。

    “小友此话何意?”

    “世道安稳,修士之争就少了许多,云来商盟是卖灵宝、丹药为主,征伐少了,这些东西的需求量自然少了,不过,盟主应该开心才是,毕竟世道安稳,我们才能安心修道,不必为了生存惴惴。”

    凌霄温和一笑,只是眸光却稍见凛冽,“盟主…觉得呢?”

    开玩笑。

    苏文烨三品神帝,纵使腰缠亿贯,背后若是没有一方至强庇护,也绝对做不到手眼通天,垄断圣州商行。

    他的身上,有圣教的影子。

    只是凌霄并不确定,所以…他也在试探。

    苏文烨是个聪明人,而凌霄话里的深意,只是在询问他的意见,并无半分对圣教的不敬。

    因此,无论他怎么回答,都不会怀疑凌霄什么,只是…人的欲望,绝非是屈居人下。

    尤其是现在,苏文烨所指商盟亏损,又何尝不是对苏家命运的担忧?

    不给他点虾仁,如何能够猪心?

    他不猪心,又怎会被圣教弄死?

    他不死,云盟大权什么时候落到我手里?

    呵呵…

    最聪明的猎手,向来会将自己伪装成猎物。

    只是最后谁猎谁…

    果然!

    苏文烨这一子,迟迟没有落下。

    第一次,他出现了犹豫,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凌霄。

    “盟主?”

    直到凌霄有些疑惑地望向他,苏文烨方才笑着点了点头,“小友说的,在理!只是我是个商人,所以,大概想要的,不仅仅是安稳。”

    言止于此,无伤大雅。

    虽然有些隐喻,但…毫无破绽。

    “小友,你输了。”

    最终一子落下,局成,棋胜。

    苏文烨笑着点了点头,“很久没人能陪我好好厮杀一盘了,以前与我下棋之人,要么敬畏我,故意输棋,要么心思复杂,犹犹豫豫,唯独小友,果断认真,我看好你。”

    “盟主棋艺精湛,凌霄自愧不如。”

    凌霄谦卑一笑,这时,走廊处,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苏言手捧绿魔古鼎,从屋外走来,看着两人脸上的笑意,美眸中顿时闪过一抹诧异。

    “父亲,公子,你们在聊什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苏言将绿魔还给凌霄,“公子,灵火我已另寻神器封印,这鼎…你可还给伯母了。”

    “好!言儿,听说悟道山下的菊花开了满坡,我们去看看吧。”

    凌霄神色温和地将鼎收起,而苏言只是看了苏文烨一眼,后者顿时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日后我就不管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为父会支持你的。”

    “多谢父亲!!”

    苏言娇躯一颤,俏脸上瞬间扬起一抹笑意,直接拉起凌霄手掌,朝着阁外跑去。

    “公子…你跟父亲说了什么?他怎么突然改变心意了?”

    “没有啊,苏伯伯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啊。”

    凌霄淡然一笑,只是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冷芒。

    这苏文烨,不愧是只老狐狸。

    唯利是图的人,自然危险,但又何尝…不是一枚容易掌控的棋子?

    人啊,有欲望,就会有…破绽!

    我凌霄,正道之光,怎么会坑害自己的老丈人!

    那我不成畜生了?

    如果有一天苏文烨死了,那他一定是…死于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