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26章棋子尽落
    “公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肖屠,付云瑶,苏言三人站在凌霄身后,脸上似带着一抹凝重。

    念青筠的死,如今他们都已知晓。

    就连少主身上的气息,如今都冰冷了许多,显然内心里,定是背负苦痛的。

    元岳圣地,怕是要有大麻烦了。

    “你们先回万道魔宗,我要回凌族一趟。”

    凌霄抬头,看了一眼远处古殿前站着的太玄道主以及梁翊,语气平静地道。

    西疆之地,他势在必行,但去之前,有些账还是要收收的。

    “肖师兄,这是魂剑前三式,你可好好钻研,云瑶,这里有一些灵宝丹药,你可用做修炼之用。”

    凌霄拿出一只乾坤袋,递到肖屠手中。

    自始至终,苏言都未曾开口,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默默等待着。

    “多谢少主!”

    肖屠与付云瑶躬身一拜,尤其是后者,此时看向凌霄的眼神里,有些莫名的失落。

    原本,她以为,念青筠身陨,少主或许会多看她一眼。

    可如今,看着凌霄身后的苏言,她明白了。

    是啊!

    如今的少主,已是这东疆年轻一辈中,最强的存在。

    神帝俯首,站在他身边的骄女,皆是圣州顶尖。

    而她一个无上道统的真传弟子,又怎会再入他的眼眸?

    “云瑶,过段时间,我会离开东疆,万道魔宗少主的位子,就交给你了,我会亲自传信给宗主的。”

    凌霄转头,看着那眼神没落的少女,温和笑道。

    相比于肖屠,付云瑶跟了凌霄时间更久,而且臣服并非被逼迫。

    这样的属下,值得一些应得的地位。

    如今,万道魔宗少主的身份,已经不被凌霄看在眼里。

    他想要的,再不是什么背景身份,而是…握在自己手里的力量。

    说到底,万人敌也好,万道魔宗也好,只是他弱小时的庇护伞。

    旁人听之其名,便觉畏惧。

    可一旦他走出东疆,这种威慑就会消失。

    更何况,这方魔宗,毕竟只是自己的师门,打架,万人敌必然不会推脱。

    可叫他与圣教抗衡…多少是有些勉强。

    无上道统,传承千年。

    但凡是能坐上宗主之位的,无一人会凭性情处世。

    这个道理,凌霄懂。

    可…

    若是有朝一日付云瑶坐上宗主之位,一切自当别论。

    “少…少主…”

    付云瑶美眸微凝,原本低落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

    原来,少主还是在意我的。

    万道魔宗少主?

    这等殊荣,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象!

    “去吧。”

    凌霄点头一笑,而付云瑶即便再不舍,也终究没有多说什么,与肖屠一齐朝着远空行去。

    直到两人走远,苏言方才轻声笑道,“你对这位付师姐,还挺关心的呢?”

    “从我拜入万道魔宗之时,付师姐就给了我很多快乐,这些年下来,更是忠心耿耿。”

    凌霄淡然一笑,并没有解释太多。

    而苏言只是点了点头,心底却愈发对凌霄感觉满意。

    有情有义,敢做敢当。

    此乃,真男儿!

    “你应该还有事情要做吧?那我去悟道城里等你好了,顺便把灵火取出来,把鼎还给伯母。”

    见凌霄未动,以苏言的心思,又怎会不知他此时所想,当即翘着脚,凑到凌霄面前,“要亲亲。”

    “好了,你先去悟道城,我找太玄道主…还有些事情。”

    凌霄伸手,捏了捏苏言的俏脸,后者顿时冷哼一声,满脸委屈地朝着山下走去。

    “主上!”

    梁翊身影从虚空掠来,恭恭敬敬朝着凌霄行了一礼。

    在其身后,太玄道主俯身拜下,迟迟不曾起身。

    “起来吧。”

    凌霄漠然一语,仰头望向苍穹。

    秘境之行结束,这东疆的混乱,怕才是真正开始。

    如今东疆圣宗古族年轻一辈,几乎死绝。

    恐怕,有些人,要坐不住了。

    “那无相玉壁中的轮回画面,你…看得到吧?”

    “嗯?”

    梁翊眼眸微凝,竟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属下该死!只是当时…不敢确定您的身份,所以才…”

    “我不怪你,我问你,你可曾看到念青筠的过往轮回?”

    凌霄摇了摇头,心底有些疑惑。

    那仙朝女帝,究竟施展了何等手段,能瞒天过海,以魂下界,历练道心?

    “主上说的,是那位道宫神女吧?看到了,但她…没有轮回,只有一生。”

    “何意?”

    “此人乃是一缕神魂所化,于此界历练,秘境陨落…是…宿命使然。”

    “宿命?”

    凌霄眉头轻挑,天命之女不是该受到天道庇护么?

    这是怎么回事?

    “以我现在的实力,也未曾真正看清,不过我想问题应该出自她本体之上,或许…与她的体质有些关系。”

    梁翊摇了摇头,混沌之体,以他的阅历,千年也只见过一次。

    据说此道修炼极致,可开天辟地,自成宇宙。

    看来,那念青筠的来历,怕也不简单啊。

    只是不知道,想破她道的,究竟是人,还是天。

    “哦?”

    就很突然的,凌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似乎是…阴谋的味道呢。

    如果一切皆是必然,那这盘棋,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分魂气运过万,不知本体,又能铸我几分天命?

    从夏辰记忆里,凌霄看到了,那女帝一心求道,从未沾染情缘。

    如此…

    朝与你,我皆要!

    “此次秘境之行,东疆天骄死伤无数,怕是接下来,会有人对太玄道宗不利,你们,小心一些。”

    话落,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如今圣州,真正为他所用的,这梁翊两人无疑是最强的。

    尤其是太玄道主,九品神帝,堪称他手中最大的底牌。

    这样的底牌,当然不能轻易暴露,当在关键之时,起扭转战局之用!

    “恭送…吾主!”

    梁翊与太玄道主同时拜下,再抬头时,眼前已不见少年身影。

    “龙将大人,这位主上…”

    太玄道主欲言又止,而梁翊的脸色却莫名有些凝重。

    “我曾在主上的魔瞳中,感觉到一缕奇怪的神魂波动,我看不透他的轮回,怕也是主上亲自布下的手段吧,以防被别有用心之人察觉到他的归来,应该错不了了,若非主上,他就算融合了天魔之眸,也开启不了黑暗禁域,就像之前那人一样…”

    梁翊淡然一笑,一双黯淡双眸绽放诡异金光。

    “我之前叫你寻来的那批少年,可以投入秘境了,主上交代,要训练一批追随者出来,吩咐刑族与火族剩下的强者,猎杀他们,一月后能活下来的,可入我天魔殿,邪龙卫!”

    “是!”

    太玄道主躬身一礼,身影瞬间消失而去。

    “主上啊…你可一定要…快些成长,我们的民,还在等着你重登九天的一日呢。”

    …

    悟道山下。

    凌霄站在一处古林之中,目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夜朗,无孽,弥雍,手掌猛然一挥,只见一片仙霞漫天。

    其中似有一铠,一杖,一箍。

    看到那箍,夜朗脸色一窒,险些跪倒在地上,大喊爸爸。

    “我有几处地方,需要你们前去探寻,并将其中宝物给我带回来。”

    凌霄眼中魂芒璀璨,只见三股讯息瞬间出现在三人魂海之中。

    其中标记的,乃是这东疆大地上的诸多深山河川。

    亦是凌霄在灵老魂海中搜寻到的记忆。

    其中有些古迹隐藏其中,很显然原本是为了给天命之子林锡准备的造化。

    如今他并无心思去探寻,毕竟灵宝造化,他不缺,可也不能便宜了别人啊。

    而且,能被灵老记住的造化,想来也不是凡物。

    “这是一枚神级掩气符,可遮掩你三人身上的魔气,去吧,寻到造化,再来见我,此行,以无孽为首,遇到愿意臣服的妖魔,也可收为随从。”

    凌霄挥手,将那三件绝品神器分别赐予三人。

    无孽一杖,弥雍一铠,夜朗一箍。

    三人闻言,朝着凌霄躬身一拜,转身没入黑暗之中。

    此行凌霄之所以没叫叠影同去,自然是因为…那千幻道则,实在是玩人于股掌的妙物。

    西疆之地,征伐不止。

    凌霄需要一个擅长伪装之人跟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而此三魔…

    就算他们行踪暴露,也不过是障眼之法,如此就不会有人真正注意到他这尊真魔了。

    此所谓,一箭双雕!

    只是就在三人气息消失,古林之外,却又出现一道倩影,那一张妖娆脸庞上,多少是带了一丝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