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23章水到渠成
    凌霄一路走到火族圣殿。

    此时众人都已散去,整座圣殿显得空荡无比。

    虽然血月禁域如愿开启,此行收获颇丰,他却没有感觉很快乐。

    至于如何快速地让自己快乐起来,最好的方法…

    富婆就很不错嘛!

    你给我闭嘴!

    我只是想更快地提升实力,早日踏入青澜界,如此才能与念青筠重逢!

    实力,才是反派成就天命的根本啊!

    这仙途浩渺,悲伤快乐皆是弹指一瞬。

    既在此途,所经所历,自有因果,何须辩驳?

    “言儿,你睡了么?”

    火族后殿之中,凌霄站在苏言房外,轻声问道。

    “嗯?公子?”

    房门打开,苏言美眸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俏脸上有些病恹的娇羞。

    “这么晚了,公子…有事?”

    好歹,她也是个大家闺秀,虽说这仙途并不像俗世那般拘束,但这个时辰…

    而且,苏言是谁?

    云盟传人!

    从小生活的环境,就是利益沉浮。

    虽然她的天赋并不如念青筠、叶青婵等人,但对人心的掌控,却远非同龄人可比。

    从小,父亲就告诉她一个道理,越想得到的东西,就越不能表现出来。

    如此,不会失望,也就不会…败!

    凌霄很不错,甚至为她拼命的一刻,令苏言尤为感动。

    但…她的本质还是一位商盟传人。

    在经历了感动信任之后,很快又冷静了下来。

    “啊,如今秘境之行接近尾声,我答应言儿,要送你一份造化的。”

    凌霄淡然一笑,眉宇间似带着一抹温情。

    从苏言对林锡动手的那一刻,他便知道,此女并不像表面看来的那般温婉。

    甚至,她的心性远比寻常天骄更加可怕。

    “啊!公子…你快进来…”

    苏言俏脸一愣,赶紧迎着凌霄走进房中,美眸中似有所期待。

    后者手中有一道灵火,她是知道的。

    只是想让他将其送与自己,怕不付出些什么也是不可能的。

    而且…林锡迟迟未曾现身,不知道…

    “公子,喝茶。”

    “不必了,言儿,你要的灵火…”

    凌霄手掌一挥,只见那绿魔古鼎顿时出现手中。

    其中所封印的,正是林锡身上的那一道赤色灵火。

    “这股气息…”

    果然,苏言俏脸陡然一凝,眼眸中的渴望根本不曾遮掩。

    此番她冒着极大的风险走入秘境,正是为了一道天地灵火!

    有它,她兴许还能活个十几二十年,可没有它,她怕是最多还有三年,就必然要被那入髓寒毒折磨死了。

    “这里面封印着一道天地灵火,言儿,此鼎是母亲的,你有没有其他可以封印灵火的器物…”

    凌霄眼眸温和,语气中有些歉意。

    “公子…这灵火…”

    “送给言儿了,之前不是说过了么,言儿想要的,我都会给。”

    凌霄摇了摇头,脸上丝毫看不出一丝做作。

    既然是掠夺气运值,当然就要付出点代价。

    至于这道火给的到底有没有意义,反正气运值到手,这苏言如果还没有臣服之心,大不了就施展一些其他的手段,让她臣服好了。

    至于什么手段。

    别问,问就是你猜。

    “给…给我了…”

    苏言俏脸上涌出一抹呆滞。

    虽说当日,凌霄曾言为她找寻灵火,但真的看到灵火就在眼前,她却突然迟疑了。

    太容易了!

    说到底,苏言还是相信,这个世上,没有平白而来的造化。

    利益,才是人际交往的唯一准则。

    可此时,听到凌霄所言,她内心里原本坚持的一些东西…忽然有些动摇了。

    “公子…那出去之后,我带你去我云盟总…”

    “呵呵,言儿,我说的话,你忘了么?在我眼里,你是云来商盟,最珍贵的宝物,我知道,可能会有人觉得我接近你,是因为你的身份,我也不想解释什么,如今青筠刚刚陨落,我也实在没有心情去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就…先这样吧,灵火你收好,等出去你找了容器将其挪走,再将这鼎还给我吧,毕竟是…母亲的东西。”

    凌霄似有些失望,又有些意兴阑珊,转身径直朝着房外走去。

    “一、二、三…”

    “公子!!”

    就很…莫名的,苏言看着那一道略显萧瑟孤单的身影,心底竟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抑。

    对不起,公子。

    言儿真的不该…怀疑你呢。

    此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喊住凌霄,就是…不想让他离开。

    很矛盾。

    她明知道,自己绝不能感情用事。

    可感情,就是这样突兀地战胜了理智。

    “滴!天命之女自我怀疑,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300点,反派值3000点。”

    “嗯?言儿,还有事么?”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只是脸上却是一副疑惑模样。

    欲擒故纵,以退为进。

    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他早在系统中知晓了如今苏言的心意。

    从他诛杀古傀少主的那一刻,这少女心思就发生了微妙变化。

    如今的矜持,更像是一种…冷静后的试探。

    或者说,本能地防备。

    苏言的身份,毕竟尊崇。

    富可敌州的背景,令得她身边从来不缺少舔骄。

    无论再强大的背景,在云来商盟面前都显得幼稚可笑。

    所以,她大概看任何人,但凡是主动靠近的,都揣着一份目的。

    而凌霄要做的,就是让她放下这份戒备,一切自然能水到渠成。

    一道天地灵火,就算放眼圣州也堪称无价。

    无人能抵挡这神物的诱惑。

    当然,大概苏言也想不到,这样的神物,凌霄…有三道吧。

    “公子…念青筠,是怎么死的?”

    苏言突然深吸了口气,神色认真地看向凌霄。

    “夏辰阴险,施展了一门极其邪异的咒法,青筠为我挡下了。”

    凌霄低头,身躯有些隐隐的颤抖,甚至手掌都不自觉地紧握成拳。

    此时他的身上,有种阴森的冷意。

    可这种冷意非但没有令苏言感觉恐惧厌恶,反而令她眼神渐渐柔和了下来。

    她看得出来,凌霄此时的心,是痛的。

    甚至在这份痛里,还夹杂绝望。

    世人皆说,这凌族传人放肆浪荡,未有真情。

    可在这秘境中她看到的,却是一个敢爱敢恨,正直大义的绝世公子!

    真理,原来真的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凌霄公子!

    我…愿为你疗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