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19章神女真身
    “这股气息…”

    凌霄眉头轻皱,终于不再犹豫,手掌猛然印下!

    七种道则汇于一掌,天地顷刻崩碎。

    只是此时,夏辰脸上虽有诧异,却不见一丝惊慌。

    “我以血魂,立此怨咒,我眸看处,生灵尽陨,魂魄飞散,天地除名!!”

    古老沧桑的吟唱,缓缓自夏辰口中响彻。

    而那鬼影竖瞳之中,一缕血光仿佛由万灵鲜血汇聚,化作一枚诡异咒印。

    无数凄厉绝望的怨灵声音,莫名地在凌霄耳中响彻。

    “好歹毒的邪术!”

    凌霄眼眸微凝,身外雷芒冲霄,试图将这等邪术镇压。

    见状,夏辰脸上怨毒愈浓。

    “没用的,凌霄,此珠嗜亿万生灵魂魄,以我精血引燃,凭你…如何抵挡!绝望吧,恐惧吧!哈哈哈哈,我会沉眠,但你会…形神俱灭!”

    “怎么会…这种波动!”

    远处山谷之中,念青筠惊恐地看着那鬼影竖瞳中邪异符文,俏脸上突然涌出一抹迷茫。

    这种波动,她似乎…很熟悉,可又明明是第一次看到?

    怎么会?

    可紧接着,她的嘴角却又流露出一抹苦涩。

    终于,还是无法更改么?

    我的宿命。

    “凌霄!死!!”

    夏辰嘶吼狂笑,赤红的眼眸中,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快意。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新生,竟这么快就走到了尽头。

    可在此之前,能够看到凌霄被万魂所嗜,这种感觉,真的是…美妙极了。

    随着夏辰喝声落下,只见一缕猩红光芒,陡然自那鬼影竖眸中绽放。

    起初只是一缕,瞬息遮掩苍宇。

    其中蕴含的邪恶,竟连凌霄都感觉到一种头皮发麻的不安。

    青天坍塌,化作血色。

    那血光过处,似有无数鬼魔现世,轻颂邪经。

    不愧是神帝夺舍!

    不愧是鬼族至宝!

    这道魂咒,怕不是如今的凌霄所能抵御!

    “无孽…”

    只是他的命,怎能在此陨落?

    琉璃古塔散发幽芒,只见一道金光佛影渐渐在天际绽放。

    可就在此时…

    一只白皙玉手突然从虚空伸出,轻轻抚摸在他的脸庞上。

    那一张绝美俏脸上的笑,令得凌霄心神突然一颤!!

    “清筠!”

    “扑哧!”

    鲜血自她口中喷溅而出,染红了凌霄的眼眸。

    这一刻,凌霄的心,隐隐作痛。

    从穿越至此,他走的每一步,都极为谨慎,用步步为营形容也不为过。

    哪怕念青筠仙颜如画,真正令他在意的,依旧是后者玄妙的体质和身上过万的气运。

    攻略,只是为了成就自己。

    可此时,看着那一张苍白俏脸上扬起的一抹动人浅笑,凌霄的心,开始颤抖。

    以至于眼中,都弥漫出一丝从未有过的血芒。

    天地俱寂,有少年啼血。

    滔天的魔气,不受抑制地澎湃。

    山河崩碎,虚空化作浪潮。

    “青筠!!!!”

    “凌霄…对不起,伤害了你那么多次,其实我也很难受…”

    念青筠的皮肤,开始渐渐变得暗淡,枯萎。

    嘴角的血渍,如同彼岸的冥花。

    绚烂,凄楚,凋零。

    这…就是所谓的…心痛吧?

    很莫名的,凌霄眼底,悲意渐浓。

    我非天命,岂配你…身死道消?

    “凌霄,杀了我,我不想…这样丑陋的死去…让我死在你的刀下!让我记住…这道执念!来世我若恨你,你也不要怪我…像今生一样…爱我好么!我想…我一定会记起你的。”

    念青筠的声音渐渐虚弱,甚至有些急切。

    “不…”

    “凌霄,我从未求你什么,也未曾图你什么,这一次,就不能…成全我么?”

    “青筠…”

    凌霄嘴唇轻颤,眸光凛冽如冬。

    这道血咒,可封人心魂轮回!

    一旦念青筠当真死在这一咒之下,她怕是再没有轮回的可能!

    一万气运,若非她甘心挡在自己身前,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死去。

    凌霄在赌,赌她能够凭借气运,轮回归来!!

    你便是恨我又如何!

    念青筠!!

    我要你记住我!!!

    下一秒,凌霄手中魔刃突然斩出,并未蕴含半缕魔气,直接从念青筠心口贯穿而过。

    “扑哧!”

    后者嘴角再度涌出一缕鲜血,刺目殷红。

    只是她的眼眸中,并没有丝毫怨恨,或者说,今日的局面,她早就知道了。

    万千不舍,化作一句,“等着我!”

    凌霄闭目,紧紧地将那生机尽泯的少女拥在怀里。

    此时他的心,仿佛沉入了极北的深海。

    寒入骨髓,坚硬如冰,再难泛起一丝涟漪。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失去她而痛苦,还是失去她身上那一万气运而愤恨。

    总之,很复杂的感觉,跟以往不同。

    “嗡!”

    就在此时,秘境上空,突然传来一声嘹亮的嗡鸣。

    旋即一轮闪烁道则的灵轮凭空出现,其中神雾氤氲,灵光普照。

    “是谁!!!”

    紧接着,一道蕴含无尽愤怒的娇斥声从中传来。

    凌霄抬头,只看到一双清冽如万年玄冰一般的眼瞳,正死死地盯在他的身上。

    或者说,盯在他那一只握着魔刀的手掌之上。

    “是你!你是…魔?”

    灵轮之后,那一双眼眸陡然凛冽,只是最终却有些不甘心地轻喝一声,“我记住你了!”

    然后,只见她眸中似闪过一抹混沌,而凌霄怀里的念青筠,突然化作一缕魂芒,消失在了天际之上。

    “嗡!”

    灵光泯灭,下一刹,凌霄左眼中突然传来一缕刺痛。

    鲜血顷刻间流淌下来,将他的半边脸颊染成血色。

    “啊!!”

    这种痛楚,来得突然,刺穿神魂,无法形容。

    不远处,夏辰眼神震撼地看着那渐渐消散的灵轮,虽然仅仅一瞬,他还是认出了那双清眸的主人!

    怪不得!!

    怪不得在这下界之地,竟能遇到相同体质的女人!

    原来…

    不过…她方才看到的,好像是凌霄…在杀人?

    这般想着,夏辰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阴森,又见凌霄捂着眼睛,在半空哀嚎,当即不再犹豫,以神魂之体转身逃去。

    如今他肉身已碎,又血忌了神魂,根本不可能再是凌霄的对手。

    甚至随随便便一个东疆天骄,都能轻易地将他捏死。

    他只能是…找个地方,暂时居于珠中。

    期待下一个有缘人…能够将他捡起来!

    只是!!

    就在夏辰身影即将踏出山谷之时,他的脚步却陡然停滞了下来。

    此时他仿佛是看到,眼前的世界,竟然完全变成了血色。

    头顶上方,一轮漆黑古月横亘,散发无尽邪芒。

    “咕噜。”

    夏辰心底突然涌出一抹浓郁的不安。

    这种不安,不是对死亡的畏惧,而是…一种即将见证地狱的彷徨。

    他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那一道从天际落下的身影,眼眸陡然一凝。

    只见此时,凌霄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鲜血凝固在一侧脸庞上,有种说不出的妖异。

    而更令夏辰感觉惊恐的是,此时少年的一双眼眸,竟透露出两种不同的色彩。

    一眼漆黑如墨,并未有一丝杂色。

    一眼猩红无比,中间是一轮…黑色弯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