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17章鬼邪现世
    “嗯?”

    夏辰脸上的狰狞,瞬间呆滞了下来。

    是…我虚了么?

    还是前阵子跟水玥儿太嗨了?

    可那股血腥味是怎么回事?

    不远处,念青筠也是美眸诧异地看了夏辰身后的女子一眼。

    然后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目光阴沉地盯着凌霄。

    “娘子,不关我事啊。”

    “哼!”

    念青筠冷哼一声,“晚上再收拾你!”

    “水玥儿…你在干什么?”

    直到夏辰神色茫然地转过头去,看着那一柄扎在他腰上的匕首,眼底深处,突然有种不可思议的慌张。

    太像了!!

    当初,青阳神帝夺他鬼珠不成,与他当面翻脸!

    就在两人欲要死战之时,池洛出现了!!!

    她走到自己身旁,眼中带着浓浓的关切,然后…一刀插进了他的心口!

    夏辰茫然无措,甚至有些疑惑。

    为什么?

    我最爱的女人为什么给了我一刀?

    多么…相似的场景!

    简直一摸一样!

    只是此时这个插他的女人,并非他所爱,甚至在他眼里只是蝼蚁一般的人物。

    可!!!

    就是这样一只蝼蚁,竟然…也背叛了他!!!

    可…为什么?

    难道是…因爱生恨?

    这水玥儿见我对念青筠有意,所以故意扎了我腰子?

    只是无论如何…

    贱人!!你敢背叛本帝!!

    “滴,天命之子心生绝望、困惑、痛苦等复杂情绪,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100点,反派值1000点。”

    一个被女人背叛的人,心底最大的伤疤是什么?

    当然是那个背叛他的女人。

    想要让他痛苦,愤怒,乃至绝望,最好的办法,就是再让他承受一次相同的痛苦。

    或者说,让他再经历一次,那段他根本不愿回忆的过往。

    水玥儿甜甜一笑,身影瞬间倒退出数十丈的距离,“夏圣子,不好意思,我感觉凌霄公子才是天命之人,跟着他,才能保全性命,而且,公子说,只要杀了你,就能给我一件绝品神器呢!”

    “什么!!你!!!”

    夏辰眼眸几乎瞬间血红了下来。

    他的心开始颤抖,破碎,以至于周身的气息,都渐渐紊乱,暴虐,到最后…竟带了一丝莫名的邪异!

    他的命,越来越廉价了么?

    现在居然只值一件绝品神器了?

    可…

    这一刀虽然插在了他的腰子上,却不足以致命。

    以水玥儿的修为,不会连这都看不出来吧?

    难道,她是在故意羞辱我?

    “滴,天命之子道心濒临崩碎,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200点,反派值2000点。”

    “好好!凌霄,水玥儿,今日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夏辰深吸了口气,努力压抑下心底的怨愤。

    池洛的背叛,早已令他伤透了心。

    他只是没想到…

    原来天底下的女人,都是一样的。

    伤口上撒盐的感觉,很痛,很不错,很让人…兴奋呢!

    夏辰低着头,轻声笑着,可就在他抬头的一刹,周身之上,突然有股诡异的血黑色灵芒冲霄而起,隐隐在半空化作一道白骨虚影。

    那种充斥死意的阴森力量,凌霄之前从未见过。

    可莫名的,他竟觉得有些心悸。

    “滴,天命之子融合邪宝,坠落鬼道,恭喜宿主掠夺200气运点,2000反派值。”

    天地震颤,山河破碎。

    此时的夏辰,修为竟直接迈入了破妄后期,距离神将,也只剩下一步之遥。

    原本!

    对于那鬼族邪宝,他是有些忌惮的。

    或者说,从本心里,他还是一个正派之人。

    对于鬼魔这等阴邪种族,有着本能地憎恶。

    所以,他即便得到了鬼族至宝,却一直没有融合,仅仅是将它放于魂海,当作防御之用!

    可今日!!

    不!

    可这几日,在连番的被凌霄羞辱之后,他的心性早已不知不觉出现了变化。

    尤其是当日在悟道山巅,当他无意中施展了嗜魂鬼珠,吞噬了肖屠的神魂之力后,其实…

    他就被人此珠中的鬼气浸染侵蚀了。

    以前的夏辰,乃是领悟了杀戮道则的上界神帝,无论道心还是神魂,都绝非常人可比。

    可现在,他不过区区破妄之人,又怎么可能再压制住那邪珠的威势?

    早在不知不觉里,他的心性已受影响。

    只是夏辰自己,茫然不觉罢了。

    从这一刻,杀帝之名,沦为过往。

    现在的夏辰,虽向往杀戮,却再难保持本心!

    真正的强者,以杀为历练,却不至于沉沦罪孽。

    可此时,夏辰只想…杀尽这世间生灵,非是为了证道,只是想…宣泄心底无尽的怨念!

    “相公…这夏辰的气息…有些诡异…”

    念青筠的玉手,不自觉地握住凌霄的胳膊。

    不知从何时起,这位冷傲的道宫神女似乎有了些改变。

    就好像…有凌霄在的地方,她终于可以放下所有防备,所有顾虑。

    只要站在他身后,这世间,就没有事情称得上磨难。

    他会将一切风雨,尽数抵挡。

    就是很莫名的感觉,可…真的让人很安心呢。

    “娘子,大道有情无情,看个人理解,但邪不胜正这事,你要坚信!”

    凌霄伸手,轻轻捏了捏念青筠的琼鼻,“去后面等我,今日我便为世间,诛此邪魔!”

    “嗯。”

    念青筠乖巧地点了点头,这在以往,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她向来是一个骄傲固执的女子,从来不愿意站在谁身后。

    可在凌霄面前,她甘心做他背后的女人。

    看他征伐。

    看他展威。

    看他去叱咤风云,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碾压世间一切敌!

    而她,只要跟着他的脚步,不至于落下太多,就好了啊。

    “凌霄!今日,便用你命,祭我重生。”

    夏辰的声音,有些莫名的沧桑阴森。

    连同他的脸庞,都变得有些灰暗苍白。

    一双眼眸中仿佛有鬼火跳动,闪烁着瘆人的幽芒。

    在其周身,一道虚幻鬼影若隐若现,缭绕滔天杀意。

    此时的夏辰,当真有了几分鬼魔的威势。

    “你又重生了?你累不累啊?夏圣子,不如我送你堂堂正正走一次轮回,体验一下真正的重生如何?”

    凌霄淡然一笑,脸上并不见丝毫畏惧。

    那什么鬼族至宝,他已经见识过了。

    所以这夏辰有什么手段,他几乎都已经知晓。

    想凭一件能够摄取神魂的邪宝将他诛杀?

    幼稚!

    且不说凌霄魂海中,有一道上古至宝,先天灵物。

    就说以凌霄如今的神魂层次,怕也不是如今的夏辰想摄就能摄的。

    否则,这件邪宝就会打破修真平衡,影响剧情。

    “狂妄无知!!”

    夏辰脸色狰狞,终于不再犹豫,手中金刀斩下,朝着凌霄当头落去。

    “嗡!”

    恐怖的鬼气,在此时汹涌天际。

    刀意绚烂,瞬间撕裂了空间,如同银河坠地,倒转了天地!

    “狂妄,是需要资本的,夏圣子,无知这两字,形容你再合适不过。”

    凌霄淡然一笑,一手印出。

    只见在其身前的虚空,突然崩碎而开。

    与此同时,一股极端炙热的气息,悄然弥漫了整座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