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00章同为天魔
    “废…废物丹海?”

    若是以前,凌天听闻此言,必然是要笑尿的。

    可现在,看着凌霄手中的那一道金色丹海,他迟疑了。

    或者说,他迷茫了。

    一道堪比圣人的丹海,如今就被凌霄握在手里,他为何不用?

    凌天也曾想过,这道丹海或许是凌霄刚刚得到的,还未来得及融合。

    可还不等他迟疑太久,凌霄却突然伸手,将那金色丹海朝他丢了过来。

    “现在,它是你的了,我凌族只有一位天命之人,就是你,而我…只是做了一个哥哥该做的事情。”

    凌霄笑的很温和,甚至带了一抹慈爱。

    就连凌天,此刻都莫名感到一丝感动。

    就…给我了?

    他自己融合,岂不是更好?

    就算是他刚刚得到的,就算他在做戏,大可将阴阳丹海还给我,自己用这个更强大的丹海,这样不是更合理?

    可…为什么?

    难道真的…另有隐情?

    一个哥哥…该做的事情?

    “到底…是为什么…”

    “我也是十岁那年才知道你母亲一族的一些过往,至于为何挖你丹海…”

    凌霄抬头,一双眼眸已经彻底变成了黑色。

    “嗡!”

    诡异的嗡鸣声轰然响彻,然后凌天便是目瞪口呆地看到,眼前的少年,突然变成了魔。

    那种睥睨天地的大势,如同往古战伐刑天的大魔,只一眼,就足够令人心神崩溃。

    “因为…你的丹海中,是天魔的气息啊。”

    “什…什么?天…天魔的气息?!”

    凌天眼眸一凝,神色剧变,尤其是此时凌霄身外的魔影,更是令他彻底呆滞了下来。

    天魔!!

    禁忌体质!!

    一旦出现,即是整个圣州的大敌!!

    怎么可能?

    我…竟然是天魔传人?

    凌霄身外的魔影重新散去,露出那一张平静淡漠的脸庞。

    “现在…明白了么?”

    “所以…你是说,其实…你是替我承担了这魔身的罪孽?”

    “我想…这是每一个哥哥都心甘情愿会做的吧。”

    凌霄并未多说,脸上是一抹少见的凝重。

    “此事父亲母亲皆知晓,但为了不让你感到太多负罪感,所以一直瞒着你…因为…你身上已经背负太多了。”

    “我身上…背负了什么…”

    此时的凌天,已经开始相信了凌霄所言。

    毕竟,他自问没有什么值得这位哥哥付出如此代价算计。

    无论是能令叶寻儿起死回生的丹药,还是眼前这道九重丹海,皆可称作通天造化。

    每一件,都比凌天的性命珍贵。

    可他…还是毫无犹豫地给了自己。

    是我…错怪他了么?

    应该是吧!

    “或许你只听说,你母亲所在的云族是没落的剑道世家,祖上曾出过至强者,其实不是,云族其实是被圣教诛灭,就因为…圣教有先知推衍,云族,会有毁灭圣教之人出现!”

    “所以他们就…杀了云族三百七十一口人命,唯独你母亲侥幸逃脱,却受到追杀!所以…从父亲接受你母亲的那一日,凌族也就站在了圣教的对立面。”

    凌霄脸色愈发凝重,甚至眼眸里都开始闪烁杀意。

    “当初父亲母亲觉得圣教行事实在暴虐,你母又孤苦可怜,便偷偷将她收留在凌族,否则你以为,凭我母亲的身份,她若不允,父亲敢娶妾?”

    “这…”

    凌天早已呆愣了下来。

    此时他的世界仿佛揭开了一块崭新的角落。

    只是其中并不是光明与爱,而是阴谋与黑暗。

    轩辕月的身份,的确恐怖。

    甚至早在他小时候,就知晓凌族近些年的发展壮大,少不了丹元圣地的支持。

    可…

    如此强势又宠溺凌霄的女人,为何会把一道充斥天魔气息的丹海,放在她儿子体内?

    就算她想保护自己,大可将那丹海丢掉即可,何必令凌霄承担如此罪孽?

    “你确实天赋异禀,出生就有七彩剑影庇护,但你的剑体,必须经历大痛苦才能觉醒,这是你母临终所言,乃是云族古训!”

    “当然,我承认,我母亲有赌的成分,因为就算挖掉了你的丹海,但你本身,还是禁忌体质,只是以此来缓解你天魔气息的爆发,一旦…你融合新的丹海,体内修出灵力,你的身份还是会暴露,所以…”

    凌霄突然笑了,一双眼眸如同俯瞰世间的魔神,充斥难以言明的邪恶。

    “既然我族已与圣教为敌,恐怕他们迟早会觉察到你的存在而对我族动手,就算我有九重丹海,打破这一域桎梏的可能性依旧极小,所以…母亲决定…赌一把。”

    “你…你是说…”

    凌天身子一颤,目露惊恐地看着凌霄。

    此时他已完全想清楚了事情的缘由。

    恐怕轩辕月将那丹海融合进凌霄体内,是打算令后者也得到天魔的力量。

    如此,就算有朝一日圣教与凌族开战,凌族也有了一丝…胜的希望。

    毕竟!

    天魔真身这等禁忌体质,向来被天地忌惮。

    凌族两子,皆得天魔传承。

    只要有一人能成长起来,凌族就不会完全陷入被动。

    否则,以圣教的势力,想要灭杀凌族,根本不会耗费太多力气。

    而且,令凌天深信不疑的是,轩辕月在他的印象里,确实是一位…雷厉风行,强势霸道的女人。

    她对凌霄的爱,甚至超脱了生命。

    禁忌体质是以天下为敌,但只要凌霄能活着,轩辕月就绝对不会在乎,她面前站着多少敌人。

    一魔修成,万灵陨。

    屠尽世人,又何妨!

    “我曾经也不理解,那种站在深渊仰望苍穹的感觉,直至我习惯了黑暗和孤寂,才明白这是成长最快的路途。”

    凌霄叹了口气,嘴角扬起一抹温和。

    “其实当初父亲很反对母亲的计划,因为他不想让我也落到举世为敌的境地,所以…他们…”

    脑海中,系统的提示音不停传来,很显然,如今的凌天,已经渐渐相信了他。

    “原来…这一切竟都是因为我…原来,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为我背负了如此多的罪孽。”

    凌天眼中渐渐有雾水升腾。

    此时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凌霄所说的每一句话。

    因为!!

    就算后者所言皆是谎话,但他身具魔体之事不假!

    只要他将这个秘密传扬出去,不论是凌霄还是轩辕月,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不会拿这种事情冒险,尤其是…面对自己这位恨了他七年的弟弟。

    原来…哥哥的爱,竟如此沉重,令人喘…不上气来。

    “哥,把那道蕴含魔气的丹海给我吧,这份罪孽,就让我一人承担吧。”

    “你他…咳咳,说什么傻话呢!我们是兄弟,不论遇到任何磨难,都要一起面对,否则岂不是辜负了父母的良苦用心,况且,所谓的罪孽,不过就是因为我们还不够强,只要我们兄弟能够踏入此界巅峰,铲除圣教,报了你母族大仇,谁又敢对我们生出半分不敬?”

    凌霄狠狠地瞪了凌天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世人皆说天魔邪恶,可弟弟,只要我们心中有道有正义,区区魔体又怎会左右你我道心?你看我现在,不一样正直侠义,受人歌颂吗?”

    “这…”

    凌天眉头轻皱,虽然他觉得凌霄此言有些不对劲,但却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是啊!

    这世间,邪恶的是人心,而非一道魔体,一个称谓。

    就如同他手中的诛仙古剑,历代剑主皆堕落成魔,残杀世人。

    可他,不是依旧保持本心,未受其扰么?

    这一刻,凌天突然悟了。

    原来,哥哥,这就是你鞭笞我,羞辱我的原因。

    你一直在…磨砺我的心性,教给我做魔的道理!!

    我为天魔,举世为敌!

    可…哥,有你,我有何惧?

    日后,就让我们…兄弟同心,杀上天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