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98章已无留恋
    他…来了?

    听到声音,凌天原本暗淡绝望的眼眸,突然亮起一丝血芒。

    人生第一次里,他竟然感觉这道声音竟是如此亲切。

    虽然…他来晚了!

    可终究还是来了…

    凌霄!!

    上官青赫眼角轻颤,抬头看向半空。

    只见在那半空之上,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立,周身似有仙辉缭绕,说不出的神异卓绝。

    “敢辱我弟,叫你生不如死!”

    凌霄剑指一挥,只见一道无匹剑意瞬间洞穿虚空,从天而落。

    “我就算死,也要让你陪葬!凌天!!”

    上官青赫惊慌怒吼,当日悟道城中,他早已被凌霄一掌震慑。

    如今又是重伤之躯,根本没有一丝争锋的勇气。

    可就这么死了,他实在心有不甘。

    凌天!!

    给我死!!

    可就在上官青赫手中古剑斩下之时,那凛冽如同仙光的剑意已从空落下,将他那一只握剑的手臂,生生斩断!

    “啊!!!”

    剧烈的疼痛,瞬间令上官青赫的身影瘫倒在地。

    此时两臂尽失,他甚至连站起来都颇为费力。

    想他堂堂混元少主,今日竟沦为了一根人棍,这种羞辱,令上官青赫睚眦俱裂。

    “上官青赫,你可真是…”

    做得不错啊!

    凌霄的身影从天而降,一脚踩在上官青赫的脑袋上。

    只是嘴角却带着一丝莫名的玩味。

    这反派,还真是一半死于托大,一半死于话多。

    这上官青赫逼逼叨叨这半天,就是为了给天命之子逆风翻盘的机会?

    “你不能杀我!!我身上有我混元古宗的衍天符,只要我死,我师尊就能看到此处,到时候…混元古宗必定会为我复仇!”

    上官青赫还在试图挣扎,而凌霄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谁说我要杀你了。”

    “嗯?”

    上官青赫原本脸上的愤怒不甘瞬间凝固了下来。

    不杀我?

    难道这凌霄要把我炼成傀儡?

    淦!!

    草率了!

    早知道就让他杀了得了,如此也能早入轮回。

    我他妈干嘛多此一句!!

    “我说过,你的命,是他的,至于混元古宗…那就一并抹除了吧。”

    凌霄淡然一笑,脸上自是一种风轻云淡的从容。

    仿佛那在世人眼里高高在上的古宗道统,在他眼里不过就是只随手就可捏死的蝼蚁。

    凌霄走到凌天面前,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放进他的口中。

    仅一瞬,凌天身上的伤势竟有了愈合的势头。

    而他的身影,也是当即从地上站起,拿起那掉落在地上诛仙古剑,朝着上官青赫走了过去。

    “呃…”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阴邪,一双眼眸中,魂光陡然大盛。

    就在凌天手中古剑落下的刹那,那上官青赫的神魂已被他掠进了魂海之中。

    “咔嚓咔嚓。”

    混元道则,生生不息。

    味道果然不错。

    这么算来,他身上竟有了六种道则之力,再加上夏辰的杀戮道则,便是七种之多。

    这般神迹,怕是整个圣州也是前无古人了!

    只是随着融合道则越多,凌霄心底也是愈觉紧迫。

    还有两种道则,他的魔体就将踏入三转之境。

    到时会引来怎样的风波,他并不知晓。

    毕竟,当初上一位拥有禁体之人,就是在魔身三转境界时,被圣教觉察屠戮的。

    “死!死!死!”

    凌天疯了一样,一剑一剑斩在那上官青赫身上。

    直到那混元少主身上再无一处完整之地,方才渐渐停止下来。

    而凌霄却突然走到叶寻儿身前,从怀里掏出一枚似乎化掉了一些的白色药丸,放进了她的口中。

    “嗡!”

    两人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嗡鸣。

    只见一缕清光亮起,虚空恍如碎裂,然后一道苍老愤怒的声音轰然传来。

    “是谁!!究竟是谁敢杀我宗少主!!我必…”

    震耳声音嘎然而止,只见那半空中的老者虚影,突然愣在了原地。

    尤其是看到身下那白衣少年嘴角扬起的一丝笑意,整个人更是莫名颤抖了一瞬!

    淦!

    是凌霄!

    那白发少年是谁?

    死了的是…叶寻儿?!

    青赫在哪?

    难道是…那滩肉?

    “混元宗主,你必如何?”

    凌霄嘴角微扬,而那老者只是尴尬一笑,“呵呵,小徒技不如人,被诛杀实乃正常,呵呵,凌霄公子,有空来我混元古宗喝茶啊。”

    “混元古宗…我必灭之。”

    还不等凌霄张口,那原本呆立一旁的凌天突然抬头道。

    一双闪烁猩光的眼眸中,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怨意。

    “你…你是凌天?”

    混元宗主神色一变,只是最终却没有多说什么,转而消失而去。

    “现在,你明白了么?”

    直到此地再无他人,凌霄方才冷声问道。

    “为什么…”

    凌天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头看着那早已冰凉的叶寻儿,轻轻颤抖着。

    “这个世界,什么都可能是错的,唯独力量不会错,弱,是原罪。”

    凌霄抬脚走到叶寻儿身前,脸色始终平静。

    “弱…是原罪。呵呵…呵呵呵呵!”

    凌天突然笑了,笑声越来越大,直到他抬起头恨恨地看向凌霄,眼眸中竟已填满泪水。

    “是啊,弱是原罪,可我的好哥哥,我为何会如此弱小?你能告诉我吗?”

    “是因为…丹海啊!”

    “如果我有丹海,现在站在这里说这些话的人就该是我!!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忘了吗?十岁那年,是你的母亲,亲手挖了我的丹海,给了你这个废物啊!!”

    “哈哈哈哈,弱是原罪…所以,我就应该被羞辱,被耻笑,被自己的亲哥哥一次又一次地惩罚,直到现在!!!失去我最爱的人?!”

    “凌霄!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啊!你不是一直想杀我么?来啊!杀了我!杀了我啊!!”

    此时的凌天,根本没有了半分之前隐忍的模样。

    叶寻儿死了,他的心,也死了。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怨恨我的原因,因为…一道丹海?弟弟啊,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剑脉神体,从何而来?还有…我明明可以去挖别人的丹海,为何会对自己的亲弟弟动手?”

    凌霄摇头一笑,眼神里甚至带了一丝失望。

    “为…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的丹海,是世间难寻的阴阳丹海,我的剑脉神体…”

    凌天眼中突然闪过一抹茫然。

    他的剑脉神体,确实是在失去丹海之后觉醒的。

    听凌霄的意思…他似乎知道这件事?

    等等!!

    他怎么知道我神体的名字?

    我明明连父亲都没有说过!!!

    难道…

    有一瞬间,凌天心底想到了一种可能!

    只是最终,他却突然苦笑着摇了摇头,“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寻儿为我而死,我要去陪她。”

    话落,凌天手中古剑上,顿时散出无匹凌厉,然后朝着脖颈斩去。

    这个世间,已无留恋。

    寻儿,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