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94章凌天末路
    直到凌霄走出古林,再感觉不到苏言的气息,脸上方才露出一抹森冷。

    搞定了!

    如今攻破苏言心底最后防线的东西,怕就是一道天地灵火了。

    当然,凌霄如此大费周折地布下棋局,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苏言身上那两千气运。

    云来商盟啊!

    如果能将这尊传承千年的庞然大物握在自己手中,这天下,还不是我的!

    至于一道灵火和焚经…又不是说给了苏言他就无法修炼了。

    好东西当然要大家一起分享啦!

    灵火是通天的造化,但苏言整个圣州只有一个!

    尤其是她的病娇属性,实在是有点馋人。

    一切,只是一个开始。

    当他将火送到苏言手中时,就是这云盟唯一传人归心之际。

    用一道灵火,换这圣州最顶尖财门的支持以及…一位女版炎帝的追随。

    这波,稳赚!

    “嗡!”

    就在凌霄暗暗沉吟之时,在其魂海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嗡鸣。

    “来了!!”

    当日他曾给叶寻儿两张传音符,目的自然是让她在生死存亡之际,召唤自己用的。

    凌霄之所以在悟道城三番五次地羞辱上官青赫,正是为了令他对凌天恨的透彻。

    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

    畏惧强大的,转而将心底压抑的情绪,再发泄到弱者身上。

    这是天性使然,跟道心无关。

    况且,混元古宗死了十数位弟子,这个仇,总归要有人背负。

    否则他上官青赫,日后还如何在东疆立足?

    凌霄淡然一笑,收起战傀,朝着那魂识传来的地方飞速掠去。

    我愚蠢的弟弟啊,哥哥…来了啊!

    秘境深处,一座幽静山谷之中。

    凌天手持诛仙,站在叶寻儿身前。

    身上神袍早已破碎不堪,脸庞上是一种说不出的疲惫。

    在其身后,叶寻儿俏俏将手中金符收起,美眸中透露着一丝淡淡的自责。

    她知道,凌天最反感的便是受到凌霄庇护。

    可哪怕作为一个外人,她都看出了凌霄公子对这个弟弟的宠爱。

    偏偏,凌天看不到。

    自始至终,叶寻儿都不曾知晓,前者心底的怨恨究竟来源何处。

    可有时候,她也能感觉到少年体内压抑的那种愤恨和怨毒。

    这种恨,不可能平白而来。

    所以,叶寻儿断定,凌天一定对她还有隐瞒。

    这种感觉很不好,因为,她是真的在意凌天的。

    可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对自己说的?

    叶寻儿轻叹了口气,不论凌天与凌霄有什么仇怨。

    总归也要度过眼前的难关,方才能够解决啊。

    上官青赫!!

    叶寻儿抬头,看着山谷上方矗立的数道身影,美眸中已见绝望。

    一连数日,甚至从她与凌天进入秘境的一刻,就一直在逃避这位混元少主的追杀。

    可这家伙,仿佛铁了心一般,誓要诛杀两人方才肯罢休。

    六位破妄初期,两位破妄中期,其中上官青赫还是领悟道则的绝世妖孽。

    这般阵仗,莫说凌天与叶寻儿,怕是凌霄也不一定能够抗衡吧?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赌一把。

    赌眼前这些人,不敢真正得罪凌族!

    只要凌霄能够及时赶来,或许这场危机就能彻底解除了。

    当然…前提是她与凌天能够撑到那个时候。

    她是道则妖孽,所领悟的道则,亦是世间最玄妙的生命道则。

    可源源不断地消耗,已经令她精疲力尽。

    就连凌天,如今握剑的手也微微有些颤抖。

    “凌天,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上官青赫站在山谷上方,目露讥讽地看着眼前的两人,眼眸中隐隐带着一抹快意。

    在这秘境中杀人,总不至于会被凌族和万剑圣地报复吧?

    没有凌霄,这凌族二公子算个屁啊。

    就算身后站着一位奶妈,又能如何?

    你的剑,斩不动我!!

    “上官青赫!!”

    凌天狠狠咬牙,眼中已见落寞。

    他体内本没有半分灵力,单凭道则,又怎可能是眼前八人的对手。

    若非心有不甘,此时凌天早已瘫倒在地,甚至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

    只是…

    一想到身后的叶寻儿,凌天告诉自己,他不能倒下。

    “卑鄙无耻?当初在悟道城,若非是你,我混元古宗七名弟子又怎会被人诛杀?”

    上官青赫冷哼一声,眼眸阴森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一个没有丝毫灵力的废物,他竟也追杀了整整十日。

    如今所有东疆天骄都朝着秘境中央去了,就算凌霄有心庇护,怕也来不及了吧?

    “他们死有余辜!!”

    凌天嘶吼,一双眼眸隐隐变作血红。

    在其手中,那诛仙古剑上同样有猩光开始闪烁,缕缕暗芒,朝着凌天手中缠绕,如同触手,散发着瘆人的邪异。

    “死有余辜?是啊,这个世间,强者既为正义,陨落的,皆是死有余辜,也罢,今日我就用你的血,慰我诸位师弟在天之灵。”

    上官青赫淡然一笑,手中陡然绽放玄辉,直接在其头顶上方化作一方黑白古印,朝着凌天当头落下。

    “嗡!”

    空间震颤,道则之音传颂万里不绝。

    这一刻,上官青赫再没有丝毫顾及,俨然已经施展了全力。

    “师姐,你快走!他只是想杀我。”

    凌天转头,狠狠将叶寻儿推开,诛仙古剑上,亦散发无尽仙辉,然后朝着那落来的古印,怒斩而下。

    “嗡。”

    剑意化龙,隐有开天之姿。

    很明显,此时凌天剑中,也蕴含了一丝决绝意味。

    呵呵,凌霄,今日我死,你一定会很开心吧。

    就很莫名的,凌天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张冷漠脸旁。

    他说的对,没有实力,连自己所爱之人,都庇护不得啊。

    两股道则之力,轰然在半空碰撞。

    那般神威,直接将整座山谷碾压崩碎。

    漫天巨石洒落,扬起片片烟尘。

    只是那持剑少年的身影,终究是缓缓跪在了地上。

    凌天手持古剑,斜撑在身前,抬头看着那自半空重新汇聚的阴阳两色,眼眸中,终于露出一抹苦楚。

    还是要…结束了么?

    哪怕他拼尽全力,日夜努力,可没有丹海的弊端,依旧在此时暴露无疑。

    不够…持久啊。

    一剑若不能斩敌,就只能…坐以待毙!

    “师弟,虽然我不知晓你为何心底有恨,但是…我愿与你同死。”

    就在凌天陷入绝望之时,那一道黄衣倩影却从身后缓步走来,紧紧将他拥进了怀里。

    在其周身,道则显盛,仙音浩渺,如同鸿蒙神钟,将两人的身影瞬间包裹。

    只是…

    为何这股生机里,竟蕴含着一缕…悲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