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91章奋不顾身
    “这么快的么?”

    李鬼坐在原地,狠狠咽了口口水,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了下来。

    只是与苏言等人脸上的惊恐相比,他的脸色却莫名带了一抹虔诚。

    因为方才…

    他刚刚发了毒誓,咒张泰这个装逼玩意儿原地去世。

    没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实现了!!

    是神明听到了我的诉求么?

    我就说平日里多吃斋念佛是有好处的,那样可以离西天近些!

    “谁!!”

    苏言俏脸一凝,周身一股破妄威压瞬间涌荡而开。

    在其周围,几名古宗天骄将其围在中央,目光戒备地看向远处。

    唯独那李鬼,双手合十,内心祈祷!

    是时候为自己证名了,让你们知道,我李鬼根本不是怕死,只是担心小姐安危!

    佛云,我不入地狱,谁…

    “扑哧!”

    就…很突然的。

    还不等那李鬼立完誓愿,只见一道威猛高大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直接生生将他的脑袋,踩成了一地烂泥。

    苏言俏脸微白,冷眼看着那一道高大恐怖的战影,心底猛然一颤。

    从这战影身上,她并未感觉到半分气息波动!

    很明显,这是一道死物!

    可即便如此,那种弥漫在战影身上的势,却足够令人惊心!

    这是一件杀人的凶器,大凶器!

    甚至其手中的战刀,鲜血早已浸渍,闪烁一抹幽暗血腥的光。

    “呵呵,苏言小姐,真巧啊。”

    远处天空,突然传来一道冷笑声,旋即仇逸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嗯?!古傀少主,仇逸!!”

    苏言美眸微凝,许是牵扯了心脉,当即轻咳了几声。

    “古傀少主…你…你不讲武德,偷袭我们…”

    而剩下那一众古族天骄,脸色更是莫名一白,连握着灵宝的手,都隐隐有些颤抖。

    淦!

    就算不偷袭,他们好像也打不过这位东疆妖孽啊?

    “仇逸,你为何要杀我的人?”

    苏言黛眉轻簇,她与这仇逸并无仇怨,后者贸然出手,难不成是贪图自己身上的造化?

    “为何?听闻苏言小姐天生寒体,我近来燥热无比,想借小姐的身子,降降火!”

    仇逸森冷一笑,还不等苏言张口,那一众天骄却早已愤怒难挡,运转灵力,朝着前者扑了上去。

    “敢羞辱小姐,找死!!”

    “嗡。”

    顿时间,各色灵芒闪烁天地,只见一道道剑影刀锋无匹落来,狠狠斩向仇逸。

    而后者只是淡然一笑,身影未动,却见那古老战傀直接踏出一步,手中战刀横斩,化作百丈幽芒,生生将那漫天攻势尽数抵挡了下来。

    “咕噜!”

    还不等一众天骄惊恐诧异,却见眼前那黑影已经撕空而来,一双空洞无光的眼眸,仿佛世间最深邃的魔渊,摄人心神。

    “不…不要啊…”

    “扑哧!”

    一刀落下,人头滚地。

    鲜血如柱喷洒。

    这群自诩天骄的东疆青年,在这神将九品的魔傀面前,如同孩童,根本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地。

    甚至自始至终,那仇逸都没有挪动一下脚步,只是冷眼看着这场简单的屠杀。

    直到最后一位古族天骄倒在血泊之中,苏言的脸色已经彻底惨白。

    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就这样退出秘境,放弃续命的机会!

    凌霄身上确实有一道灵火,可那位公子的脾性,她实在捉摸不透。

    这种被人拿捏的感觉,令她惶恐。

    “仇逸!不如我们商量一下!!”

    苏言银牙紧咬,美眸中突然闪过一抹狡黠。

    以这仇逸的手段,远比她身旁这群舔骄强横数倍。

    如果…

    能与他合作一番,那遗迹中的造化,必然是唾手可得。

    苏言不信,这世间有谁能拒绝她云盟商行的财力。

    灵宝,丹药,灵石,她云盟商行应有尽有。

    凡在仙途之人,谁能抵挡这些诱惑?

    “哦?商量?”

    仇逸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这苏言想要说什么,他大概猜到了。

    没错,若是以往,谁也无法拒绝云盟商行!

    可…

    现在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啊!

    他就是一个傀儡,走狗,行尸,什么造化,跟他有个鸡儿的关系!

    凌霄公子说杀谁,即便是他亲爹,他也没有反抗的力气啊。

    淦!

    “仇少主,只要你能帮我得到一物,我云来商盟里的财物,尽你挑选!!”

    见仇逸似有所犹豫,苏言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哦,是么,可我…只想要你啊。”

    而就在苏言眸光清冽地看着仇逸时,却见那黑魔战傀突然消失无踪,再出现时,已到了她身前丈许之地。

    这一刻!

    苏言心神俱颤,香额之上,冷汗瞬间淋漓。

    甚至!!

    如今近的距离下,她根本没有施展灵符逃命的机会!!

    结束了么?

    我凄惨折磨的一生,终于要结束了么?

    莫名的,苏言心底又觉得几分轻松。

    那种寒气入髓之苦,她已经受够了。

    那种即便在三伏夏日,依旧冷的让人骨头生疼的感觉,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忍受!

    若非有云盟支撑,换做任何势力的传人少主,怕也早就陨落了。

    可她还是不甘心…

    她明明应该是圣州,最负盛名的骄女,坐拥荣华与天地。

    为什么…

    为什么…

    眼前黑光亮起,如同无尽黑夜,朝她笼罩而来。

    苏言眼眶含泪,目有所悲,最终缓缓闭上了眼眸!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

    静止到…仿佛过了整个纪元。

    直到一滴粘稠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脸上,苏言方才神色茫然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在其身前,一道略显单薄,却异常挺拔的身影挡在那战傀之下,一只闪烁雷光的手掌,死死将那战刀握于手中!

    可即便那雷光灼目,但少年的手上依旧露出一道露骨的血痕。

    鲜血滴落,被风吹来,一滴即成了少女…额前朱砂。

    眼泪,开始滑落,芳心,剧烈颤抖。

    甚至有一刻,苏言竟恍惚觉得,就算死了,大概此生也已无憾了吧。

    “凌霄公子…”

    听到身后的呢喃声,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阴邪。

    啥?

    我为啥要空手接刀?

    为了装逼?

    淦!

    装逼我直接斩了那仇逸不是更直接?

    我这样做,当然是为了装那救美的英雄!

    自古美人爱什么?

    生死悠关之际,英雄从天而降,为她挡下所有风雨!

    这个过程,不能太轻易,否则更像是举手之劳!

    一定要流血,要悲壮,要奋不顾身,要有飞蛾扑火的气势,要…长得足够帅!

    毕竟丑逼,影响效果!

    “苏姑娘,快走…我拦下他。”

    凌霄转头,露出一抹苍白温和的笑容,只是眸中的不悔,却如执念,一发入魂!

    “不!公子,要走一起走!!”

    “苏姑娘,你…怎么这么傻?哎,罢了,你且躲远一些,区区傀儡小道,我就不信,能奈我何!”

    淦!

    你当然不能走,你走了,我演给谁看!

    温情有了,震撼有了,告别有了,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一位死了的英雄,自然得不到任何爱幕,只有缅怀!

    那些名流千古的,一定是七进七出,千里单骑,纵横一方的霸主枭雄!

    我,凌霄!

    专业演枭雄、霸主、强势总裁!

    如有片约,打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