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90章不讲信用
    “你…哼,凌霄,你真以为我怕了你?”

    仇逸面色早已阴沉如水。

    若是没有这黑魔战傀,此时他倒也不敢轻易招惹这凌族传人。

    可眼下,这战傀实力媲美神将九品,区区一个凌霄,何足挂齿?

    “我…什么时候以为了?”

    凌霄脸色一愣,眼眸中似是闪过一抹魔芒。

    紧接着,那原本还叫嚣冷笑的仇逸,脸上神色突然呆滞了下来。

    黑暗领域,凌霄面带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个区区破妄中期的小天骄,眼中尽是讥讽。

    这方领域,连神侯境界的梁翊都无法抗拒,更别说仇逸了。

    “这…这是何处?我怎么会突然到了此地?”

    仇逸眼角轻颤,目光所及竟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黑暗。

    最重要的是!

    此时他与那战傀的联系,似乎被莫名切断了!

    淦!!

    难道是凌霄的手段?

    就很突然的,仇逸狠狠咽了口口水,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一只冰冷坚硬的手掌,突然握在了他脖颈之上。

    “蝼蚁,臣服,或者死。”

    凌霄看着眼前那面色茫然的青年,一双眼眸已经化作绝对的黑暗。

    那种没有眼白的色彩,透露着说不出的妖异恐怖。

    “你…你究竟是谁?”

    仇逸嘴唇轻颤,浑身冰凉。

    怎么可能?

    这凌霄怎么可能这么强?

    他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掠入了这样一个陌生诡异的空间!

    而且,此时仇逸隐隐有种感觉,在这里,凌霄的一个念头,就能轻易将他诛杀。

    “我是谁?”

    “主人!!你是我的主人!!”

    似是听出了凌霄语气里的阴冷,仇逸根本不敢再有半分犹豫,直接跪在了地上。

    能活着,不好么?

    更何况,当日在那迎仙楼里,肖屠和付云瑶身上的神器,实在是晃的他狗眼生疼。

    这样想想,做凌霄公子的狗,好像也是蛮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放开心神。”

    凌霄淡然一笑,如今这位所谓的东疆天骄,在他眼里几乎与蝼蚁无异。

    更何况这仇逸等人,身上根本没有丝毫气运。

    此时收服,不过是为了…

    “嗡。”

    刺耳的嗡鸣声悄然响彻,而仇逸只感觉一股莫名魂力落入识海,紧接着,他整个人的意识就彻底陷入了空白。

    “万傀圣典。”

    凌霄看着脑海中那一部多出来的功法,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与此同时,那仇逸与黑魔战傀的联系,也在此时彻底切断。

    整片古林,寂静的有些可怕。

    花漾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那一个个陷入呆滞的身影,眼眸中充斥着一抹难言的恐惧。

    有那么一刻,她还以为,这群混蛋在故意演她。

    好像是…时间静止什么的?

    这般诡异的场景,她平生根本不曾见过。

    一息之间,所有人同时陷入幻境?

    此等手段,圣州不是无人做到。

    可…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眼间就能布下如此恐怖的幻境?

    这可能么?

    直到,仇逸突然匍匐下身子,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而那古林中剩下的天骄妖孽同时脑袋一歪,瘫软在了地上,花漾眼中的恐惧终于再也无法压制。

    “嘶。”

    可怜这些原本只想看场好戏的天骄们,终于还是没能逃过那句定理!

    龙套…多死于凑热闹啊!

    “嗯?花圣女,你这是怎么了?”

    凌霄的身影重新出现林中,眼眸平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太虚圣女。

    论姿色,她倒是与付云瑶不相上下。

    可…同类型的有一个就够了,多了实在没什么新鲜感。

    “呃,公子…神威啊。”

    花漾勉强一笑,脸上已见苍白。

    更令她感觉恐惧的是,此时那仇逸的眼神,似乎变得极为空洞,根本看不出半分神采,竟与他身旁的战傀一般无二。

    “去,别浪费了。”

    凌霄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无数尸体,轻轻挥手,只见那仇逸顿时心领神会,挨个将他们身上的储物袋、乾坤戒取了下来。

    见此一幕,花漾眼眸微凝,赶忙将手中紫参递向凌霄,“呵呵,今日多谢公子了!这株紫韵灵参,就当花漾答谢公子的吧。”

    “哦?就这?”

    凌霄眼中玩味愈浓,而花漾只是皱了皱眉头,脸上当即绽放出一抹灿烂笑意,“嘻嘻,公子,这莲乃是我本命灵宝,你应该不会在乎一件道器吧?要不我…换一件其他的给你?”

    她身上的天虚白莲,乃是天虚圣地传承道器。

    又是她本命之宝,一旦交出,必然会损伤修为。

    当然,如果凌霄在意,她便不再犹豫,丢宝保命。

    “我不在乎。”

    凌霄摇了摇头,瞬间令花漾心底轻松了口气。

    “多谢公子!”

    “可我在乎…别人是不是骗我。”

    还不等花漾转身,却见眼前一道黑芒闪烁,再然后,她便看到,一柄漆黑古刀径直洞穿她的心脏,将她的生机瞬间搅碎。

    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她的血液灵魂,皆在那一刀之下,得到了升华。

    “年轻人不讲信用,呵~推,我劝你下辈子耗子尾汁!”

    凌霄冷哼一声,弯腰将那太虚圣女的乾坤袋收入手中,转身朝着古林外走去。

    在其身后,那古傀少主紧紧跟随,如同一道…傀儡。

    当然,方才就算花漾不作死,大概今日她…也活不了。

    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嘛!

    “先去找谁玩呢?”

    凌霄站在一处荒山之巅,俯瞰着整座秘境。

    直到视线中出现一道熟悉的红衣身影,嘴角方才扬起一抹笑意。

    如今还活着的东疆天骄,大都朝着中央汇聚而来了。

    这场秘境之行,已经渐渐来到了高朝部分。

    “去吧。”

    凌霄淡然一笑,而其身后的仇逸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苏小姐,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听说那火族之地,正在爆发大战,有神帝强者出手,我们现在过去,一旦受到牵连…怕是十死无生啊。”

    苏言几人盘坐在一处开阔草地上,似在商议接下来的行动。

    “哼,李鬼兄若是害怕,就离开吧。”

    顿时有白衣天骄冷笑出声。

    瞧你那怂样,想得小姐欢心,又没小姐的背景,竟然还不想为小姐卖命?

    “张泰!又是你!!苏小姐,李鬼是为了你的安危考虑啊,为了一道造化,冒此风险不值得!”

    李鬼脸色一沉,只是语气却愈发激昂。

    “我看你不要叫李鬼,叫李狗得了。”

    “哈哈哈!”

    众人顿时哄笑一堂,而苏言却只是神色平静地摇了摇头,“那处遗迹,我非去不可。”

    废话!

    再不去,她怕是没几年好活了。

    与其平白被那寒体折磨致死,倒不如…赌一把。

    就算遇到危险,凭她的手段,难道还能陨落在此地不成?

    至于这些人的死活,与她何干?

    “哼,小姐尽管放心,我张泰愿为小姐赴死!!”

    白衣张泰傲然一笑,目光向往地看向苏言。

    只是就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只见一道黑光陡然从天落来,直接将他生生斩成了两半。

    鲜血内腑洒落一地,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而开。

    一众天骄的脸色,瞬间陷入了呆滞。

    这么…突然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