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88章现场直播
    “凌霄哥哥!那遗迹在火族圣山之上,我在遗迹中等你,放心,灵儿会很小心的。”

    凌霄站在原地,看着那抢了鼎逃走的娇小身影,脸上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林锡啊林锡!

    从你开始怀疑那位赐你无上造化的老爷爷时,这局棋,你就输了。

    一旦草木成兵,这世间一切,皆是你的敌。

    人啊,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

    只是…

    这丫头既然来自血魂圣殿,是不是可以…布下另外一场棋局?

    毕竟当初那白衣剑客下界,透露种种诡异。

    而且,他为何要杀白芷溪?

    凭那苍狼一族,凌霄不信他们有如此胆量。

    可天狐族向来避世,整个圣州也没有几个仇人。

    莫名的,凌霄突然想到了九幽,虽然瞑凤一族很早就被圣教招揽进了圣地。

    可自始至终,九幽都没有记起,她是何时陨落的。

    从她口中,凌霄知晓圣教一定酝酿着某些阴谋。

    无数的哀哭,遍地的鲜血…

    血魂圣殿向来神秘,就连宗门在何处,也很少有人知道。

    可这样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竟可以在圣州,在圣教眼皮子底下,暗杀各族天骄,甚至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妖孽?

    这可能么?

    除非…

    凌霄眼眸狠狠一凝,只是脸上却莫名带了一丝冷笑。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只是无论凌霄推断的如何合理,这一切也不过是他的猜测而已。

    可现在,似乎机会来了呢。

    白灵已经彻底信任了自己,只要能够真正令她臣服,未必不能做那一道毁堤的蚁穴啊。

    毕竟,当初诛杀林家的,正是血魂圣殿的那位剑客。

    而一旦白灵知晓一切,呵呵…

    “少主…您…”

    夜参等人的身影从旁掠来,神色恭谨地站在凌霄面前,瑟瑟发抖。

    “去,攻打火族。”

    而凌霄只是平静地看了众人一眼,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在林锡取火之前,他也该去关心关心剩下的几位天命之人了。

    否则,岂不是显得…偏爱谁?

    “攻打火族?”

    夜参与刑深对视一眼,眉宇间皆带着一丝淡淡的惊讶。

    那火族可是此处秘境最古老的势力,据说是当初那位古帝遗留在此的附庸。

    可…

    既然少主说了,我能怎么办?

    当然是干他们了!

    “去,召集我蛟族儿郎,今日,踏平火族!!”

    夜参根本不敢有一丝犹豫,而刑深同样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刑族族地走去。

    …

    “呵呵,天虚圣女未免也太霸道了,这紫云灵参乃是我等先看到的,凭什么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秘境深处,一座茂密的古林旁,一众东疆天骄目露愤怒地看着身前一道粉衣绝美的身影,脸上皆带着一抹恨恨。

    “诸位,这造化当然是有能者得之,这灵参我很中意,诸位还是散了吧。”

    天虚圣女花漾淡然一笑,周身一股灵芒悄然散开,透露无上威严。

    天虚圣地,在这东疆大地同样位列无上,而花漾虽未曾领悟道则,但一身修为早已踏入破妄后期,根本不是寻常天骄可比。

    此时她一人站在人前,竟压的数十天骄不敢轻动分毫。

    “哈哈哈,好一个有能者得之,不知圣女觉得,你能…还是我能?”

    就在此时,古林之中再度传来一声淡笑,然后所有人便是看到,几道黑衣身影缓步走来。

    为首的一人,模样凶戾,脸色阴沉,竟是那古傀宗少主,仇逸!

    “是古傀少主!!”

    不少人纷纷变了脸色,只是眼眸中却隐隐带着一抹戏谑。

    天虚圣女,你不是牛逼吗!

    这下,我看你如何收场。

    这位古傀少主的名声,在东疆大地虽不如凌霄那般如雷贯耳,但也绝对称不上一个正直。

    相反,据说此人生性凶残,常以活人炼傀,手段极其可怕。

    果然,看到来人,花漾俏脸上同样闪过一丝凝重。

    这仇逸的修为虽不如她,但一身傀儡之道却变幻莫测,非是常人所能抗衡。

    尤其是此时,他身后还跟着三位破妄境界的天骄,一旦动手,她怕是要吃大亏的。

    “原来是仇兄。”

    花漾深吸了口气,神色清冷地看了一眼远处的仇逸几人,“难道仇兄也打算抢我的造化?”

    “呵呵,花圣女这话说的,我怎么能抢你的造化!”

    仇逸摇头一笑,可还不等花漾放松,前者眼中却又闪烁一抹阴森,“这造化明明是无主之物,花圣女不是也说了么,有能者得之。”

    “你!!”

    花漾神色一凛,周身灵芒瞬间汹涌,“仇逸,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有本事,你就抢抢试试。”

    “呵呵,花圣女怎么还急眼了,其实不抢也行,只要圣女答应让我们兄弟几个乐呵乐呵,这紫参,送给你又何妨?”

    仇逸等人哄然大笑,而之前那些被花漾威胁的古宗天骄也开始目露讥讽,放肆嘲笑起来。

    “嘿嘿,仇少主简直是我辈楷模啊!”

    “是啊!这紫参什么的,我等不要也罢,只要花圣女跟仇少主覆雨一番,让我等观摩就好。”

    “哈哈哈哈,想想就让人有点小激动呢。”

    “别说了,我都有画面了。”

    听到众人所言,花漾俏脸愈沉,美眸中顿时闪过一抹狰狞。

    “仇逸,你敢羞辱我?”

    “羞辱你又如何?今日我不仅要羞辱你,还要尝尝你这朵花的味道!”

    仇逸咧嘴一笑,手掌猛然一挥,只见在其身旁的四位天骄瞬间掠至花漾身后,阻拦了她所有的退路。

    “哼!一群破妄初期之人,也敢拦我?”

    花漾冷喝一声,只是眼底却已有了退意。

    “破妄初期?”

    仇逸摇头一笑,浑身幽芒闪烁,只见一尊高达九尺的黑色战影陡然出现在他身后的地方。

    那黑影身披古老战甲,黑盔遮面,手中战刀横握,周身虽没有半分波动溢散,但他就站在那,便给人一种难言的压迫!

    “是古傀宗的四大战傀之一的黑魔战傀!”

    “据说这傀儡战力可抗衡神将九品啊!”

    “花漾在劫难逃了!”

    不少天骄脸上已经开始涌出一抹激动之色,没想到今日造化没抢到,却能意外看场好戏。

    妙啊!

    灵材什么的,还不到处都是。

    可花圣女亲自主演的好戏,可不是谁人能看到的!

    仇少主,您…可别墨迹了,快点开始吧!

    我有几个兄弟等着看现场直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