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85章天魔传承
    直到凌霄行至那魔峰之顶,却见一座古老石殿安静矗立。

    石殿通体漆黑,其上魔纹缭绕,透露苍莽。

    无尽的魔光如同阴云,将整座高山笼罩其中。

    此时那殿门是开着的,其中隐隐有一道声音,仿佛历经万古传来。

    “魔…临…”

    又是这种声音!

    凌霄脸色一凝,当初他前往四荒,正是因为听到了魂海中的召唤。

    难道,又是一道天魔留在此界的灵宝?

    最终,凌霄脚步迈出,朝着那古殿走去。

    “轰!”

    可就在他身影没入黑暗的一刹,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大势,突然将他整个笼罩。

    甚至以凌霄如今的神魂层次,都根本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地。

    入眼,是一片漆黑。

    无边无尽的黑暗,令人心底忍不住生出一丝孤寂绝望。

    而且,更令凌霄感觉惊讶的是,此时他与镇魔古塔的联系,竟也被一股陌生邪异的力量完全阻拦。

    “幻境么?或者说…这就是天魔的考验?”

    凌霄嘴角微扬,总感觉这种待遇,好像是专属天命之子的啊?

    难不成随着身上气运越多,他竟也开始有了专属自己的造化?

    “蹬…蹬…蹬。”

    直到远处突然传来一道脚步声,凌霄的眼眸方才悄然一凝,周身之上,星辉绽放,一轮雷日自其头顶缓缓升腾,可…

    令凌霄感觉恐惧的是,此时那雷日散出的光芒,竟瞬间被黑暗吞噬,并未照出一丝光明。

    “这是什么力量?”

    “蹬…蹬…蹬!”

    脚步声不急不缓,越来越近,这种未知的恐惧,令凌霄心底有些难言的不安。

    他是禁忌体质没错,可从梁翊的态度中,他也看出了一丝端倪。

    天魔真身,只是得到他们这些天魔旧部认可的门槛。

    而这道遗迹中的传承,才是成为他们新主的关键。

    换句话说,这道传承,或许并不像想象中的那般容易得到。

    一旦凌霄陨落,对于梁翊而言,无非就是…再等待下去而已。

    直到那脚步声停在凌霄身前丈许之地,后者身外,四种道则交替生辉。

    而那黑影只是沉默了许久,最终似发出一声轻咦。

    然后,凌霄眼中的黑暗,就变成了绝对。

    有那么一刹,凌霄以为自己瞎了!

    “怎么回事!”

    身外魔气瞬间翻涌,天魔真身施展极致。

    可凌霄依旧什么也看不到,只听到那黑影脚步远去,最终消失。

    “幻境么?”

    渐渐的,凌霄开始放松心神,原地盘坐,试图解开这黑暗的秘密。

    可当这种仿佛亘古的黑暗持续了七日,他的心底终于开始生出一丝惶恐。

    尤其是当睁眼与闭眼并未有丝毫不同,那种单一的色彩,实在令人感觉无尽的压抑。

    后来,凌霄开始朝前走去,漫无目的,却不愿坐以待毙。

    如果这一切只是幻境,为何他感觉不到一丝阵法的波动。

    所谓的考验,就是坠落黑暗?

    孤独而死?

    不会的。

    只要是局,就一定有破局所在。

    否则梁翊大费周章,等待千年又图谋什么?

    时间缓缓流逝,凌霄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一年,三年或者十年。

    直到他精疲力尽,满心疲惫,他的身影,终于倒在了地上。

    在这处诡异的世界里,没有灵气,没有生机,甚至没有风。

    一切仿佛静止,所以…大概我也要成为它的一部分吧。

    凌霄仰面躺在地上,明明睁着眼,却只能看到…黑暗。

    这种感觉,真的很让人愤怒啊。

    最终,他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不再奢求,同样不再去想这里是何处。

    孤独,绝望,甚至有些悲凉。

    与外界的绚烂所不同,这里的时光,对于任何生命而言,都是一种沉重的折磨。

    又十年。

    当凌霄一颗心再没有丝毫波澜,仿佛一块磐石,静静地躺在原地。

    他方才明白,原来无论是仙还是魔,都是渴望光明的。

    没有人天生喜欢黑暗。

    所有蜷缩在黑暗中的生灵,都是被逼无奈。

    如同他,早已分不出活着与死去的区别。

    渐渐的,凌霄的身体开始苍老,周身有死意蔓延。

    他似乎信了,或许这里,已是归宿。

    念青筠、父母、叶青婵、林梦等人的身影纷纷从眼前掠过。

    如果他们知道我死了,会很悲伤吧?

    可…

    我为什么要死在这里?

    既然这天地黑暗,我何不将它打碎,重塑秩序?

    有那么一刻,凌霄心底突然有些明悟。

    从穿越至此,他虽是反派,却也未曾经历真正的生死。

    以至于他的心境,一直缜密小心,却…少了一份真正的霸势!

    他算计天命之人,掠夺气运,却谨小慎微。

    换句话说,他从未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对,他不是,但天魔是!

    凌霄似乎悟了。

    当他重新睁开眼眸,抬头看着上空。

    太古天魔,诞于鸿蒙之初,第一缕黑暗。

    威压诸仙,亘古霸势。

    虽然最后,他在对抗天道的路上,身死道消。

    可自始至终,都是他掌控秩序,何时被秩序掌控?

    所以…

    我说,这世间要有光!!

    “嗡!!”

    很突然的,整片世界,开始颤抖嗡鸣。

    凌霄仰头,目视苍穹,在那里,两轮血月开始升腾,最终凌驾天地之上,如同眼眸,俯视苍生。

    “不是血月…这双眼眸…”

    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还不等凌霄贪图那永恒黑暗中唯一一抹不同的色彩,他的脸色陡然大变。

    “是幻壁中,那道魔影的眼眸!!!”

    “轰!”

    血月垂落,刺破万古寂寥。

    凌霄只感觉双目刺痛,就连那一只寂灭之瞳,都本能地绽放出万丈金光。

    只是,那如同鲜血浸染的月,根本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最终坠落入瞳,陷入了凌霄眼眶之中。

    “啊!!!”

    剧痛袭来,凌霄只感觉双目欲碎,一股莫名邪异的波动,开始在他周身升腾。

    他就站在那,却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眼前的黑暗渐渐褪去,直到视线尽头走来一道熟悉的身影,凌霄眼中的迷茫才彻底消散而去。

    “恭迎吾主!”

    没有丝毫犹豫,这一次,梁翊直接跪倒在了凌霄面前。

    “所以…传承是…天魔之瞳?还有…圆满的黑暗道则?”

    凌霄摇头一笑。

    黑暗化作吾眸,是要我用它俯瞰光明!

    “嗡。”

    凌霄眸光所及,那原本古老昏暗的古殿,瞬间彻底陷入黑暗。

    就连梁翊,此时都是有些惊恐地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眼前一切。

    “一眼为界,黑暗领域,这就是…天魔之瞳的威势么?”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与寂灭之瞳比起来,这天魔瞳的作用,显然要大了许多。

    在这黑暗领域中,凌霄自信,就算是神侯强者,他也大可一战。

    “嗡!”

    随着凌霄心念一动,只见那黑暗中,突然幻化无数魔影,瞬间朝着梁翊掠去。

    “嗯?主上!!”

    梁翊根本不敢有丝毫迟疑,邪龙战体瞬间施展,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漆黑巨戟,朝着四合横扫而开。

    只是就在他手中黑戟砸在魔影身上时,后者却轰然散去,而凌霄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的地方。

    “在这里,我既是主宰!轮回…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