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84章救你狗命
    这边,白灵离开古林,站在一棵参天古树之上,美眸中闪烁泪光。

    哥哥,没想到我盼了七年。

    最终却见到了一个…被夺舍的你。

    你放心吧,等我报了凌霄哥哥的恩,我一定会亲手报你的仇。

    还有,既然你将我托付给了凌霄哥哥,从今日起,我便视他为兄,将我对你的爱,全部给他!

    “阿嚏!”

    秘境中央,万里高空之上。

    凌霄脸上再次莫名扬起一抹笑意,而周围一众蛟族强者顿时身子一颤,心底凉意愈发浓郁。

    “这么快的么?”

    此时他能听到系统里不停传来的滴滴声,尤其是最后一道,“滴,天命之子送妹作死,气运已失,诛杀可得额外奖励!”

    更是瞬间令凌霄大笑一声,吓得夜参等人险些当场自尽。

    太可怕了!

    世人常说伴君如伴虎,这伴凌霄少主,简直如同…伴死啊!

    “少主…刑族…到了。”

    夜参捯了夜朗一肘子,后者顿时有些为难地踏前一步,走到凌霄身旁,卑声道。

    “哦!”

    凌霄驻足,看着不远处的山峰,眼眸微微一凝。

    只见此时,在那山峰之下,无数人影汇聚,其中不少人都是东疆叫得出名字的天骄妖孽。

    只是令凌霄稍稍有些诧异的是,那山峰之上的魔光已经笼罩了方圆百里之地,可…这群东疆天骄,却没有一人踏足。

    “这位老前辈,你说再等等,我们都在此时等了两日了,什么时候才能登顶?”

    人群之前,一位模样俊逸,神色冰冷的青年负手而立,冷声喝道。

    在其身后,还站着几位气息不弱的天骄青年。

    “让你等着,你便等着,哪来那么多废话。”

    众人身前,一位身穿黑袍的老者冷眼扫过人群,语气里蕴含一丝不容置疑的威严,竟是一位神帝强者。

    “哼,我们进秘境之前,太玄道主曾交代过,你们这些境中遗族,强者不可插手历练,怎么,老前辈是打算破坏规矩么?”

    那俊逸青年淡然一笑,转身看着身后的众人,“诸位道友,你们觉得呢?”

    “郝剑公子所言在理,我们就算上去,难道这神帝敢对我们出手不成?”

    顿时有天骄出声响应。

    只是对此,那神帝强者却只摇头一笑,手掌猛然伸出,狠狠一掌挥下,周身有股大势横压天地,瞬间骇的众人脸色一白,纷纷朝后退去。

    而那郝剑的身影更是直接倒飞而出,整个头都几乎插进了地里。

    “我是不能杀你们,但不代表我不能碾你们,有胆,就闯,这遗迹既在我刑族之中,什么时候开启,什么时候关闭,自然由我刑族说了算。”

    “哦?这么霸道么?如果,我非要上去呢?”

    可就在那老者话音落下的瞬间,远处天空却突然传来一道淡笑声。

    旋即所有人便是看到,一道白衣飘逸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那老者身前。

    与此同时,一道道气息恐怖的身影纷纷掠来,安静地站在了少年身后。

    “淦!!是凌霄公子!”

    “不愧是凌霄公子,连神帝都不放在眼里!”

    “不过…他身后站着的那几人是谁?为何他们的气息,有点牛逼?”

    不少东疆天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诧异。

    太玄道主不是说,不许携强者入秘境么?

    怎么这凌霄身后…竟跟着如此多的强大修士?

    阴谋!

    绝壁是阴谋啊!

    可…

    现在质疑他,会不会被灭口?

    “嗯?原来是凌霄公子。”

    更令人不解的是,此时看到凌霄,那刑族神帝竟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甚至躬下了身子!

    “凌霄?凌霄是谁?这名字听上去怎么像个人?”

    夜参与夜朗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难道,这是少主行走外界所用的化名?

    一定是了!!

    像少主这样低调的人,连来蛟族都是微服私访,又怎么可能向别人炫耀他大威天龙的身份?

    少主!

    低调!!

    “嗯?你认识我?”

    凌霄的脸上,也微微露出一抹迟疑。

    难道我的帅名,已经写在脸上了?

    否则为何这秘境遗族神帝,都对我躬下了身子?

    “刑族之主刑深,恭候公子多时,公子,请吧,那遗迹,就在这魔山之巅。”

    刑深让开身子,朗声喝道。

    “嗯?”

    闻言,所有东疆天骄的脸上皆扬起一抹诧异。

    尤其是那郝剑,一张脸庞更是瞬间狰狞了下来。

    淦!

    敢情这遗迹,是为凌霄一个人开启的?

    凌霄!

    你霸道!

    你无情!

    你…欺人太甚!

    “哦?”

    凌霄眉头轻挑,只是转瞬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怕是这刑族,是太玄道子安排在此,守护那天魔传承的啊。

    “多谢。”

    凌霄点头一笑,抬脚朝着远峰行去,剩下一众东疆天骄目光呆滞地站在原地,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那郝剑竟也迈出脚步,紧跟着凌霄而去。

    “除了凌霄公子,谁上,谁死。”

    刑深冷声一语,瞬间令那郝剑脸上闪过一抹阴沉。

    “凭什么?凭什么他能上我们不能?太玄道主可说了,这秘境造化能者得之,我们…”

    “哦?听你的意思,你是觉得,你比我能?”

    凌霄驻足,转头看着那不知死活的少年,“你们也是这么想的?”

    “呃,公子,我觉得…”

    就在其中一位身着墨衣的古族天骄欲要张口之时,却见凌霄手指猛然探出,然后所有人便是看到,那方才还嚣张跋扈的郝剑,竟突然从中裂开,洒落一地。

    “你方才说什么?你觉得什么?”

    凌霄收手,看向那呆立人前的墨衣青年。

    “我觉得!似这等遗迹,就该由公子一人闯荡,以我们这些人的实力,进去也是送死,公子此举,实在大义,这是在救我等狗命啊!!”

    那墨衣青年说完,竟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铛铛磕了两个响头。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日后公子,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咕噜!”

    一众天骄看着那跪在地上久久不曾起身的青年天骄,脸色早已呆滞苍白,眼眸中隐隐充斥鄙夷。

    你他么…是真的狗!

    可待感觉凌霄眸光看来,原本面含愤怒的众人,竟皆跪倒在地,纷纷高呼一声,“公子大义!!”

    “哦,你们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我很欣慰,大家不用怕,我不是什么好人。”

    凌霄淡然一笑,缓步朝着峰顶而去,留下一众天骄妖孽噤若寒蝉,再不敢多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