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83章1箭双雕
    “嗯?什么东西不在哥哥身上?”

    白灵有些疑惑,如果这林锡体内的残魂是尊境,就算修为不在,恐怕一缕魂威也不是寻常人能够抗衡的吧?

    “那处遗迹开启的钥匙,是一尊古鼎,可之前…那古鼎被凌霄那个混蛋给夺去了,妹妹,以你现在的实力,有没有可能…”

    林锡欲言又止,眼眸中闪烁着一抹贪婪。

    而看到他此时的模样,白灵脸上顿时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果然啊。

    他不是哥哥!

    我的哥哥,是不会露出这种猥琐的神态的,更不舍得让我去做危险的事情!

    方才那女人明明说了,我对凌霄表露了杀意,可现在…

    呵呵。

    “哥哥…打不过那凌霄?”

    “呃,不是打不过,是现在我的敌人不仅有凌霄一个,还有那元岳圣子夏辰,云盟传人苏言,一旦我贸然现身,怕是立马就会引来他们注意!不过…妹妹你放心,只要我得到这山中造化,我的实力必然能够突飞猛进,用来历练道则,岂不是更加完美了?”

    林锡笑的极为阴森,而白灵明显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历练道则?哥哥是说,你得到那件造化,就能领悟道则了?”

    “不不,那造化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是你我兄妹的机缘啊,到时候,这秘境之中,我们二人大可…横着走了。”

    林锡慌忙摇头,手中古戒上始终闪烁着一抹淡淡幽芒。

    这白灵既然领悟了道则之力,恐怕以他如今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其对手。

    就算加上水玥儿,也不见得能够将她诛杀。

    这等时刻,灵老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

    也好,正好趁此机会,试试那老头。

    “哦?哥哥是想让我诛杀凌霄,夺回那尊古鼎?”

    白灵笑着点了点头,只是脸色已见阴沉。

    凌霄她不是杀不了,可如今,他才是自己的哥哥啊。

    这林锡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挑唆自己去杀凌霄哥哥?

    不过,得去给凌霄哥哥报个信呢,省得他着了这个阴险小人的道。

    “妹妹,我知道,那凌霄修为恐怖,连元岳圣子他们都不是其对手,但是…”

    林锡突然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白丹药,“这是一枚化形丹,你只要吃下去,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认出你,那凌霄生性好色,你主动近身他肯定不会有丝毫防备,到时候…如果有机会,你大可杀他试试。”

    “哦?哥哥为何不让她去?”

    白灵假装无辜地看向水玥儿。

    “呵呵,这易容丹只能改变容貌,改变不了气息,妹妹方才不还是凭借气息认出我了么?你与凌霄接触甚少,他应该不会怀疑,况且,你不是一直在那血殿修行吗,暗杀隐匿什么,不都是你擅长的么?”

    林锡笑着解释道。

    开玩笑,水玥儿这么正直可爱的姑娘,他怎么舍得让她去送死。

    眼下只要白灵前去,若是能顺利斩杀凌霄,拿回古鼎,自然是一举两得。

    若是不能,被凌霄察觉,那就…很可能是灵老通风报信。

    到时候,用他的狗命打开遗迹,也算是他咎由自取。

    总之,不论白灵此行能否成功,对于他而言,都是万无一失。

    妙啊!

    我林锡简直就是个小机灵儿鬼!

    如此一箭双雕的好戏,我竟谋划的如此周密!

    淦!

    我看谁再骂我降智!!

    “哦,我不去。”

    就在林锡心底沉吟,嘴角渐渐扬起之时,白灵却突然摇了摇头,语气平静地道。

    嗝?!

    林锡脸上的神色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转而化作一抹狰狞之色。

    “白灵你!!你可知道,这山中遗迹中蕴含着何物?”

    白灵?

    呵呵,狐狸尾巴越来越大了呢。

    以前哥哥,从不会唤我白灵,因为在他眼里,我就是他的亲妹妹,而白姓,太显生分。

    “何物?”

    白灵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狡黠。

    弄清遗迹中的造化,告诉凌霄哥哥,陪他一起前去,也算是向他赔不是了吧。

    可笑我之前居然还想杀他…凌霄哥哥不会生气的吧?

    “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你了,灵儿,这山中有一道古帝传承,说不定他身上会有成仙的秘密,只要你帮我取回古鼎,我保证,其中造化,你我兄妹分享。”

    林锡咬了咬牙,脸上突然涌出一抹悲伤,“灵儿,算哥哥求你了,难道你忘了,小时候我是怎么抱着你哄你睡觉的了么?”

    “我逗你的啦,放心吧哥哥,我这就去找凌霄…”

    白灵巧笑一声,伸手接过林锡手中的易容丹,美眸中顿时闪过一抹阴沉。

    四品丹药。

    以林锡的天赋,莫说丹道,修炼都费劲。

    凌霄哥哥果然没有骗我,杀死林锡的,是一位丹道大能!

    “调皮,灵儿,你还是如此调皮,那我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了。”

    林锡轻松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白灵的青丝。

    这一幕,顿时令后者眼中闪过一抹泪光。

    以前,每次她淘气的时候,哥哥也是喜欢这样揉我的头发呢。

    可…

    一转眼,两人已经阴阳两隔。

    “那我去了,哥哥!”

    白灵收起回忆,身外悄然亮起一层血光,转瞬消失而去。

    直到她气息完全消失,林锡的脸色方才重新阴沉下来。

    “看来,我这个妹妹,还真是变化蛮大的。”

    “公子就不怕…她拿了鼎,自己去开启那道秘境?”

    水玥儿突然一语,瞬间令林锡的脸色呆滞了下来。

    我…淦!!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古人诚不欺我!!

    他方才只想着如何算计白灵和凌霄,却忘了这一茬!

    大意了!!

    “锡儿放心吧,就算那个女娃得了鼎,也进不去秘境。”

    戒指中,灵老的声音突然传来。

    “嗯?灵老此话何意?难道那遗迹外还有其他禁制?”

    林锡眼眸一凝,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阴沉之色。

    “还需要我的一缕魂念。”

    灵老老谋在在,而林锡的脸色顿时放松了下来。

    幸好不是一句咒语,否则你若告诉了凌霄,岂不是那比也能跑去开启遗迹了。

    “呵呵呵,灵老果然思虑周全,只是…灵老,方才你感觉到了么?我那妹妹身上的道则…”

    “很血腥,很阴森,怕是从尸山尸海中磨砺出来的,锡儿,你妹妹,怕是个邪修啊。”

    灵老欲言又止,生怕说多了引来林锡生气。

    毕竟,对于这位弟子和妹妹的感情,他是有些了解的。

    这七年,他听了太多灵儿的名字。

    “邪修!!果然啊,既然连这老东西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错不了了。”

    林锡周身散出一缕杀意,局已布下,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安心等待结果就好了。

    可无论如何,此局,他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