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79章给你机会
    秘境之中,战事将起。

    古迹神地纷纷现世之时。

    蛟族族地,突然有一道乌光直冲天际。

    紧接着,一股浩瀚无匹的大势横压而开,笼罩万里大泽。

    “嗯?好可怕的气息!是少主在突破么!”

    夜参等人站在殿外,目光震撼地看着那一瞬黑暗的天空。

    虽然此时没有劫云降临,但自大殿中隐隐传出的雷意,就足够他们惊恐。

    “轰。”

    终于,当殿门打开,那一袭白衣的少年缓步走来,夜参等人赶忙躬身拜下。

    哪怕他们感觉不到凌霄身上的一丝气息,但那种来自神魂的震慑依旧令他们无比惶恐。

    “可有消息了?”

    凌霄淡然一笑,神将三品,放眼圣州,能够在他这个年纪修炼到这般程度的,应该也是前无古人了吧。

    “回少主,前日那刑族所在的刑罚圣山之上,突然有黑光漫天,怕是有至宝现世!”

    夜参轻声禀告,而凌霄的脸色几乎瞬间阴沉了下来。

    “前日?你怎么此时才报?!”

    淦!

    两日时间,就算那遗迹中有造化传承,怕也被那群天命之子抢去了吧?

    此时凌霄恨不得将这夜参也炖了,做个满蛟全席!

    “呃,少主,不是您说…不许任何人打扰么?”

    “你他妈…”

    凌霄狠狠咬牙,最终冷声喝道,“随我前往刑族!”

    既是这秘境中的古族,想来单凭凌霄一人,很难轻易闯进。

    不过如今有这一群免费的打手,不用白不用啊。

    “呃…少主,老仙人定下规矩,我等几族不可插手试炼之事,这般贸然前往…”

    夜参脸色为难,身形笔直,在其身后,那一众蛟族强者皆是露出了一抹犹豫之色。

    “嗯?”

    凌霄冷眼看了夜参一眼,后者顿时感觉心底剧烈一颤,险些跪倒在地上。

    “誓死追随少主!”

    一众人影浩浩荡荡地朝着刑族圣山而去,与此同时,秘境之中,无数古迹开始闪烁仙辉。

    原本平静的天地,突然有腥风四起,血雨洒落,俨然一副征伐之景。

    “念青筠!!你敢夺我造化!!”

    而在那荒山之中,两道流光一闪而逝,尤其是落后的一道,周身更是血气翻涌,脸庞狰狞,一身破妄中期的威压滚滚涌荡,震慑云霄。

    正是那元岳圣子,夏辰。

    只是此时,夏辰身上似有血痕浮现,气息也稍有些萎靡,显然是经历了一场大战。

    在其身前数丈之地,念青筠手握一株七彩灵花,俏脸上隐隐带着一抹浅淡笑意。

    此时她似乎是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

    一种…站在人后,坐享其成的快乐。

    “哼,怪不得凌霄那个混蛋总喜欢占人便宜,确实能省好多功夫呢。”

    念青筠转头看了夏辰一眼,当即再不犹豫,飘渺道则全力施展,倩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念青筠!!!你最好不要落到我手中!!”

    夏辰狠狠咬牙,该死的女人!!

    他苦战两日,诛杀数位东疆天骄,方才走到那洞府深处,不想这灵花之旁,竟有一头神将妖兽守护!

    夏辰拼尽手段,与那妖兽血战之时,念青筠却突然降临,一身飘渺道则施展而开,轻松摘走了那七彩灵花。

    那花,名为七色灵瑾,乃是温养神魂的妙物。

    当初夏辰残魂躲在嗜魂珠中,沉睡千年,虽然如今夺舍重生,但神魂之伤始终不愈。

    原本此花乃是属于他的造化,没想到!!!

    “该死!!!我看你往哪儿跑!!”

    …

    这边,凌霄率领一众蛟族强者离开族地,刚欲朝着刑族而去,脚步却陡然一窒。

    “少主,怎么了?”

    夜参神色一凛,周身帝威瞬间弥漫而开。

    “哦,我想去方便一下,你们在此等候,待会儿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过来。”

    凌霄抬头,目光隐晦地看了一眼远空方向,脚步迈出,瞬间朝着山下落去。

    此时他能感觉到,在这虚空之中,一道极轻的魂识正牢牢锁定着他。

    只是,就算那魂识再轻,又怎可能逃得过系统监测,尤其是…一个气味香甜的天命之女。

    “动静?不要过来?难道…那林中有…女妖?”

    夜参眼眸微凝,露出一抹了然之色,嘿嘿点头。

    “来了么?”

    凌霄站在古树之下,宽衣解带,朝下滋去。

    他有意给那黑衣少女一个机会,否则后者又怎敢贸然现身。

    不过…

    这少女倒是谨慎,怕是这几日一直跟随自己等待机会呢。

    倒是比她那个憨比哥哥,要聪明一些。

    “嘘嘘嘘。”

    凌霄吹着口哨,滋着数下一只蚱蜢,眼中笑意愈浓。

    “嗡!”

    就在此时,在其头顶虚空,突然传来一声诡异嗡鸣。

    旋即一柄黑枪裂空而来,瞬间到了凌霄背后。

    “嗯?”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根本来不及提上帝袍,手掌之上雷芒瞬间璀璨,直接转身,一掌握住了那刺来的黑枪。

    在其头顶之上,白灵俏脸一愣,神色呆滞地看着眼前那果露下身的少年。

    甚至在她眸光落下的刹那,她分明是看到,那少年竟好像故意…颤了一颤?

    “吓死我了!又是你!!”

    “啊!!!!”

    白灵羞涩难当,眼中杀意愈浓,手中黑枪之上,顿时绽放滔天血芒。

    一缕极凛冽的血腥气息滚滚弥漫,如同一头狰狞血龙,发出震耳嘶鸣。

    可…

    无论她如何挣扎,却始终不曾将枪从凌霄手中夺出。

    甚至!!!

    随着她不停用力,那少年身躯愈晃,连同…

    直晃的白灵脸色绯红,最后竟直接丢下黑枪,消失在了凌霄面前。

    “淦!吓得我尿意都没了。”

    凌霄冷哼一声,这才不急不忙地提上裤子,抬头朝着半空看去。

    就在此时!!

    在其身外四面,同时有破风声同时传来。

    一缕缕血腥灵芒如同妖蛇,蜿蜒空间,化作锁链,朝着他身外缠绕!

    “啊!好可怕,好诡异的攻势!啊!我动不了了!啊!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无敌的!!”

    凌霄脸色慌张,周身雷芒汹涌,可最终还是无力挣扎,被那血锁捆缚在了原地。

    只是此时,他的眼中,眸光平静,竟仿佛带着一抹淡淡的阴邪之色。

    臭妹妹,出来聊聊吧?

    我有故事也有酒。

    好好看看,我是不是你喜欢的那款哥哥?!

    “哼!我看你这次往哪逃!!”

    白灵的身影出现在凌霄身前,一张白皙可爱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