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77章天魔圣殿
    “太玄道主…知道你的身份么?”

    凌霄的脸色早已平静了下来,这才是他如今最关心的问题。

    毕竟以那位的修为,能够存活世间还不被圣教所诛杀,必然是有其依仗。

    这个世间,能够震慑他人的,唯有实力。

    很明显,哪怕世人皆知那太玄道主修为莫测,但似乎依旧是有些小觑了。

    如果,他不知晓梁翊的身份,恐怕接下来,事情就会变得愈发麻烦复杂。

    “他是我的仆,亦是神魔之战后唯一还追随我的人,当初自废修为,踏出域界,随我而来,于此,已是千年岁月。”

    梁翊平静一笑,而凌霄眼中却陡然闪过一抹诧异。

    原来…是千年前的人物。

    怪不得,那圣教不敢轻易动他。

    只是于此下界,天道压制,怕是他的境界,早已不复当年之勇了吧。

    好一个忠心的仆!

    看来,这千年前的魔道圣殿,当真有些令人敬畏的魅力。

    “据我所知,圣州之地,似乎出现过一个禁忌体质,后被圣教所诛?”

    凌霄眉头轻挑,别有深意地看了梁翊一眼。

    “不错,那人属下见过,他身上气息确实与主上无异,却不是世人所说的禁忌体质…”

    梁翊摇了摇头,黯淡无光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丝凶戾,“而且,他究竟死没死,我并不知晓,准确地说,他应该是…失踪了。”

    “失踪了?”

    凌霄眼眸微凝,能够逃开圣教的视线,隐藏三百年?

    不可能,也不现实。

    “你说你是天魔殿九将之一,那剩余八将在何处?”

    看这梁翊的态度,很明显这所谓的天魔殿九将,必是天魔最忠心的战将。

    若是…有一位还活着,怕也是凌驾圣州的存在。

    如此,他还怕个锤子的圣教?

    “当初那一战,天魔殿四尊,五帝,七王,九将,皆陨的陨,被封印的封印,如今还有几人活着,几人轮回,我也不知晓。”

    梁翊叹了口气,眼眸中透露沧桑。

    仅仅一言,凌霄便仿佛看到,一尊傲立九天绝巅的魔宗浮现眼前。

    四尊,五帝,七王,九将。

    既然是太古魔宗,这所谓的尊帝王将,必然不可能是圣州所谓的神品。

    原来,这方天地竟然如此浩渺!

    可即便再浩渺,对于如今的凌霄而言也没有丝毫意义。

    圣教不灭,这一界,他就很难走出去。

    “你说的那处遗迹,在何处?”

    最终,凌霄并未再多问。

    虽然梁翊的忠心系统可鉴,但很明显,他心底还有些隐瞒。

    恐怕只有得到那遗迹中的传承,他才会真正告诉自己,关于天魔的一切秘密。

    这是他的保留,也是凌霄顾虑所在。

    这邪龙将等的,是他,也不是他。

    至于那处遗迹中蕴含着怎么样的凶险,凌霄不知,却也非去不可。

    毕竟,若能得这天魔殿众将真心追随,他未来的路,必然要好走许多。

    “主上很快就会知道了。”

    梁翊再度躬身拜下,手掌一挥,头顶禁域瞬间散去。

    而那蛟族老祖以及无孽的身影几乎瞬间掠来,站在了凌霄身后。

    “施主,诛否?”

    无孽周身金光璀璨,所行之处,有佛陀显化于空,透露无边神圣。

    虽然此时,他能感觉到眼前那梁翊身上有种令他惶恐的气息。

    但…既是此界之人,杀之应不费力!

    “不用,大师稍等片刻,梁翊,呃…我之前冒充你的样子,杀了几个古族天骄…”

    凌霄突然尴尬一笑。

    淦!

    这算计了半天,没想到算计到自己人头上了。

    叠影这都出去一日了,怕是东疆有些名气的骄子圣女,差不多该被屠干净了吧?

    “嗯?”

    梁翊明显一愣,旋即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玩味。

    凌霄身上的气息,确实是天魔不假。

    但他总感觉,眼前的主上,已经不是千年前的模样。

    千年之前,天魔一人独战四大古神,死不言退,可见其霸道强势。

    可现在,为何他总感觉这轮回身有些…阴邪?

    罢了,蝼蚁之时,懂得存活之道,也未必是坏事。

    否则,当年的天魔殿,又怎会一夕陨灭?

    独战,死战,不悔,却有遗憾。

    千年过后,不知主上能否带领天魔旧部,重登九天之巅?

    入我天魔殿,成我天魔将。

    赐汝封号,震慑云霄。

    “无妨,那就…都杀了便是。”

    “有几个人…不能杀。”

    凌霄眼眸微凝,而梁翊只是点了点头,身影瞬间消失而去。

    “天魔殿,有意思,不知如今还有几方大魔存活于世?”

    凌霄沉吟良久,最终转头看向那夜参以及无孽。

    “大师,请回吧。”

    “施主,三愿已用其二,还有最后一愿,望施主慎重。”

    无孽单手合十,诵了一句佛号。

    “嗯?已用其二?”

    凌霄眼眸一凝,“哪两愿?”

    “来是一愿,去是一愿。”

    无孽不卑不亢,神情漠然。

    “卧槽?”

    只是此时,凌霄却有些讥讽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秃驴,表面看来挺实诚的,没想到心里竟然如此阴险。

    “好吧,既然如此,我想到第三愿是什么了。”

    玩儿呢?

    论阴险,我不是针对谁,在场的各位,都是弟弟。

    “哦?施主请说。”

    “第三愿,那就再来三愿吧。”

    凌霄冷笑一声,而无孽脸上的神色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他只答应会圆凌霄三愿,却没规定是哪三愿。

    没想到这少年竟如此无耻,这样看来,岂不是说,自己根本没有脱身的机会了?

    “走吧。”

    凌霄咧嘴一笑,根本不曾理会那发愣的魔僧,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在其身后,夜参略显忌惮地看了无孽一眼,赶紧朝着凌霄追了上去。

    至此,凌霄也大概明白了,他在那无相玉壁上看到的,究竟是谁。

    也明白了太玄道宗隐居世外的原因以及…这处秘境存在的道理。

    可,他的肉身虽是天魔转世,可灵魂却早已不同。

    所以,方才被那千年前的天魔所察觉吧?

    只是不知道,那天魔留下的遗迹,又能否看出他神魂的不同?

    若是能…怕是以梁翊忠心,必然会对自己动手!

    毕竟,三百年前的那位禁忌体质,失踪的…多少是有些诡异啊。

    “主上…方才那人…可是太玄道子?他…怎么会在这儿?”

    夜参有些紧张地站在凌霄身旁,方才他被阻在轮回禁域之后,并不知晓其中发生的事情。

    可…就很突然的,他觉得,蛟族,危矣。

    “嗯,是太玄道子,他来帮我诛魔。”

    凌霄淡然一笑,别有深意地看了夜参一眼。

    可怜的族,存在千年,自以为强势霸道,却不知,他们仅是别人疗伤的食材。

    可…似这等可怜之人,这世间又有多少?

    天地棋局,众生皆为棋子。

    凌霄明白,如今的他,未必不是一些人落下的子。

    要想打破此局,唯有…不惜代价的变强!

    当有一日,我高踞九霄。

    一言,可定轮回生死。

    我言天为地,言地为海,又有谁人敢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