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76章魔亦有执
    “这是…”

    望着身下那略显模糊的魔影,凌霄眼眸陡然一凝!!

    这魔影…为何与他的天魔真身,有些相似?!

    只是他的魔身,略显虚幻,看不清面容,可太玄道子身后这尊,却是明显的龙首,人身,龙尾。

    甚至此时那伸出的一道魔掌上,都覆盖着一层极其逼真的魔气鳞片,幽暗深邃,蕴含无尽魔威。

    只见此时,那魔影一掌探出,仿佛蕴含万钧道则,直接洞穿虚空,将那魔刃握于手中。

    “嗡!”

    空间瞬间坍塌,连同那轮回禁域都在这一刻破碎而开。

    只是还不等夜参与无孽反应过来,只见那魔影一双灿金色竖眸中,突然闪烁一抹诡异光彩,眼前一切,竟又恢复了方才模样。

    仿佛一切,从未发生。

    “怎么会…”

    凌霄神色震撼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魔刃,以及那矗立远处的恐怖魔影。

    方才那种力量,是轮回的力量么?

    “太古魔刃,真是…很熟悉的感觉啊,只是此刃受损严重,如今威势尽失啊。”

    太玄道子轻叹了口气,再度抬头看向凌霄。

    “所以,到了此时,还是不愿意施展真正的底牌么?”

    “呼。”

    凌霄身外灵芒突然散去,就那般静静地站在半空之上,“你究竟是谁?”

    “是啊,轮回千年,你早已忘了我是谁,可…我却一直在等着你归来,来吧,与我一战,用你…真正的样子!!”

    太玄道子身外,魔气陡然浓郁,隐隐有魔啸声自九幽传彻,神威浩瀚,透露一种历经万古的苍凉。

    他站在那,身后仿佛有亿万神魔追随。

    那一双仿佛能看透天地至道的眼眸中,有战意,有恨意,隐隐…竟还有几分期待。

    “轮回千年?”

    凌霄眼中,渐渐闪烁一抹幽暗魔芒,到了此时,他终于明白,眼前这太玄道子,根本不是想要杀他,而是…想要在他身上印证什么。

    会是什么?

    凌霄无从知晓,只是似乎也别无选择了。

    “轰!!”

    一缕魔芒,如同鸿蒙诞生之初,天地间的第一片黑暗。

    原本充斥整个禁域的光,无端消失了踪影。

    天地俱寂!

    古老的梵音开始诵鸣。

    神圣,庄严,竟不掺杂一丝魔意。

    隐隐间,有一尊虚影恍如历经万古而来,悄然站在凌霄身后。

    他的脸庞,有些模糊,头顶蜿蜒的双角,透露苍莽亘古。

    一双眼眸,黑暗深邃,有种俯瞰众生的漠然。

    他就站在那,却给人一种凌驾天地之感。

    如今凌霄的天魔真身,只在二转境界。

    显化本体,天生神力!

    这天魔九转,一转一形,每种形态,似乎都代表一种不同的天赋。

    最终形态是何,怕也只有那些真正见过天魔的人知道了。

    无边魔气陡然澎湃,而那太玄道子身外的魔影,竟突然有着溃散之势。

    甚至那一双诡异的金色眼眸中,都透露一种本能地敬畏。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么?告诉我,你是谁。”

    凌霄站在半空,目光平静地俯瞰身下。

    这一刻,他即是此地,唯一的神明。

    世间有魔,以我为尊。

    仙神俯首,万灵归心。

    “终于…回来了啊。”

    太玄道子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只是下一刹,他的身影陡然腾空,直接化作一道百丈邪龙,朝着凌霄怒掠而来。

    阴森狰狞的魔气,将虚空遮掩。

    魔吟震耳,似乎蕴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愤。

    只是对此,凌霄却再无一丝畏惧,只平静地伸出一掌,轻轻按下!

    “咚!”

    如大道天降,如陨星坠地。

    如苍穹崩灭,如银河逆流!

    这一掌之下,即是灭世之初。

    太玄道子无力挣扎,抬头仰望那天幕一般的魔掌,眼眸中非但没有绝望,竟隐隐带着一抹骄傲。

    “天魔殿,九将之邪龙将,梁翊,恭迎我主…归来!!”

    “轰!!”

    漫天魔气陡然凝滞!!

    梁翊周身,魔影早已溃散而去。

    而他的身影竟直接跪倒地上,朝着凌霄深深拜下。

    没错,是这种感觉。

    来自神魂与血脉的压制!

    “天魔殿?邪龙将?梁翊?”

    凌霄脸色一凝,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久久不曾起身的太玄道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知道我身份的?”

    “回主上,有些事情,我现在还无法告之,不过…这秘境中有一处遗迹,是当初您自己所留,或许…得到它,您就会想起一些事情了。”

    梁翊抬头,目光敬畏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而从系统提示中,凌霄能够感觉到他的臣服。

    至此,他也明白了为何这太玄道子身俱轮回道则,却没有半分气运傍身。

    原来,他也是反派魔头。

    天魔九将,不知剩下那八将又在何处?

    难不成…在他镇魔塔中压着?

    “遗迹?什么遗迹?”

    凌霄眉头轻挑,这才是太玄道宗真正隐藏的秘密吧。

    表面上是为了守护秘境,实则是为了守护这秘境中的天魔传承?

    如此说来,这太玄道宗每隔六十年举办一次万宗会武,实际上是为了…找寻天魔转世?

    “主上去了便知。”

    梁翊笑而不语,只是眉宇间却带着一丝莫名。

    天魔转世,与天魔真身,还有一丝区别。

    那道传承,说是造化倒不如说…是一种考验。

    毕竟,数百年前,这圣州大地也曾出现一位天魔传人,可最终…他却不是梁翊要等的人。

    至于凌霄是不是…

    呵呵。

    “你是如何知道,我会在东疆出现?”

    凌霄心底有许多问题想要得到答案,但很明显,他也猜到,那处遗迹,应该不仅仅只是给予他的造化。

    “千年前,我燃烧修为,以轮回起誓,只为知晓主上所在。”

    梁翊站在那,神色古井无波,似乎诉说着一件极寻常的事情。

    可凌霄的脸色,却突然变得极其肃穆。

    燃烧修为,以轮回做赌!

    这梁翊忠心,可歌可泣!

    当然,最可泣的是,他等的是自己!

    不然…

    “你如今…是无法修炼?”

    “不,属下只能活到百年,便会再次轮回,以此等待主上归来。”

    梁翊眼眸依旧暗淡无光,可说出来的话,却令凌霄心底猛然一颤。

    千年过往,百年轮回。

    无休止的重复,枯燥乏味地等待。

    活着,即是为了等主归来!

    莫名的,凌霄眼中突然闪烁一抹复杂深意。

    原来,他以为,这个世间只有永恒的利益。

    万物生灵,都不过是他手中的棋子,工具。

    可今日,看着眼前这道并不伟岸的身影,他似乎有了些感触。

    在世人眼中,梁翊堂堂邪龙将,必是祸乱一界的大魔。

    可…谁言魔残忍,无情,狡诈?

    魔亦有执,有坚持!

    而如今,他的执,终有了回报!

    噗嗤!

    差点被自己感动了!

    凌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冷笑。

    如果不是这梁翊有点牛逼,其实轮回道则的味道,应该也很不错?

    百年轮回一次?

    那就尽情地去发挥你的余热吧。

    或许这一世,你就不必再去重复这等枯燥的轮回了。

    我非无情,只是…你尚不配。

    天魔旧部?

    关键之时,亦可为我替身,赴死!

    “滴,恭喜宿主思想符合反派作风,奖励反派值300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