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74章渊底大魔
    锁蛟渊中。

    凌霄与夜参身影一直坠落,直至万丈深度,方才看到下方有幽芒闪烁。

    “到了么?”

    凌霄脸色一凝,周身帝袍上顿时绽放星辉,照映方圆百里之地。

    下一刹,他的眼眸陡然一凝。

    只见在其脚下,那闪烁幽芒的,竟是一团团冥火,不远处的大地,一片惨白之色。

    一道道长达百丈的骨骼洒落地上,宛如炼狱。

    “竟然死了这么多蛟族?”

    凌霄身影从天而落,望着那满地枯骨,心中亦有些震撼。

    不愧是大魔藏身之处啊,这些蛟族,显然不是摔死的。

    毕竟这渊虽深,可但凡是破妄之人,都可轻易掠出,又怎么真正锁住这些蛟龙?

    可…究竟是谁?

    凌霄抬头,看向那魔渊深处。

    只见在那视线尽头,一道高大百仞的古老石门安静矗立。

    其上雕刻符纹,如鬼魔所画,颜色殷红,仿佛干涸血迹,说不出的邪异诡谲。

    “那魔,多半是在这石门之后了。”

    凌霄手掌猛然一握,巳邪瞬间出现手中,然后转头朝着夜参使了个眼色。

    后者顿时咽了口口水,抬脚朝着那石门方向走去。

    “嗡!”

    就在这时,那原本闭合的石门突然自行打开,露出一条仿佛通向地府的阴暗长道。

    “咕噜。”

    夜参身影一颤,哪怕修为已至帝境,此时他依旧感觉…心惊肉跳。

    太诡异了!

    这魔渊虽然存在千年,可他却是第一次下来。

    而且,只身走在那满地枯骨之上,脚下传来的破碎之声,就像是大魔呓语,令人忍不住地想要逃离此地。

    “走吧夜老弟,人家都打开门迎接我们了,这会儿退了,恐怕被人笑话。”

    凌霄冷笑一声,手持古剑,当先朝着门中走去。

    他倒要看看,究竟是哪方魔物,敢在他面前班门弄斧,虚张声势。

    我大威天龙,岂是徒有虚名?

    “少主!!!真的…要进去吗?”

    夜参深吸了口气,而凌霄却并未再搭理他,一步踏出,竟瞬间消失了踪影。

    “嗯?少主!!!”

    最终,夜参犹豫再三,还是紧追了上去。

    “这是…”

    而此时,凌霄步入石道,只感觉眼前景物变幻,天地开始清明,一道道人影从他眼前掠过,竟全是他熟悉之人。

    凌天临与轩辕月怀抱婴孩,站在殿中,神色欣喜。

    只是下一刹,只见那婴孩身上,开始有魔光弥漫,瞬间便充斥了整座大殿。

    画面一闪,凌霄看着眼前一张充斥怨毒的面孔,只见凌天被轩辕月捆在床榻之上,手中一柄利刃闪烁寒光。

    紧接着,凌天绝望惊恐的惨叫声当即响彻。

    而凌霄仿佛一个局外之人,冷眼看着眼前景物如浮光掠影,一闪即逝。

    很快,他又站在了万道魔宗圣殿之前,望着万人敌伸手赐与他灵宝造化,当众宣布,他乃魔宗少主,引来万众朝拜。

    最终,凌霄的视线,定格在了一片混沌之中。

    那里,似乎是四荒与圣州的空间屏障。

    原来的凌霄,大概也是在那时,彻底结束了一生。

    这种感觉,有些熟悉。

    凌霄驻足沉思,当日他在悟道山巅,观摩那无相玉壁之时,不也经历过如此幻境么?

    难道?

    仅仅一刹,凌霄眼中顿时有雷光璀璨,手中古剑毫不犹豫地怒斩而出。

    雷、风、剑三种道则汇聚一剑,直接将虚空斩碎,露出了其后一片光明。

    “这是…”

    待光明散去,一座恢弘古殿顿时浮现眼前。

    其中金柱耸立,长龙盘踞,透露无上威严。

    而在那大殿正中的方向,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负手而立,此时正背对着他,身上缭绕着一股…说不出的沧桑气息。

    他就站在那,亦仿佛等待了千年岁月!

    “你是何人?”

    “你来了。”

    黑衣人影缓缓转过头来,露出了那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眸。

    “是你!!!”

    凌霄眼眸圆瞪,突然感觉一种说不出的荒谬。

    他猜到这太玄道宗有问题,也猜到眼前这位道子身份必然不会简单。

    可他实在没想到,这蛟族中隐藏的大魔,竟然是他!!

    方才那石道中的幻境,其实是…轮回?

    所以,太玄道宗真正能看到前世今生的,也并非是太玄道主,而是这位道子?!

    可…他究竟是谁?

    为何又在此处…等待自己?

    他究竟有没有看到…自己身上的魔气?

    “你好像…很意外?”

    太玄道子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那一双无光眼眸就这样平静地看着凌霄。

    “你究竟是谁?”

    凌霄轻呼了口气,脸色早已平静下来。

    不论这太玄道子究竟是谁,今日他都必死无疑。

    可笑!

    凌霄居然还让叠影去装魔杀人,原来这道子竟真的是魔。

    既然他在此处,想必那些蛟族皆是被他所杀。

    这般残忍手段,诡异布局,可不像是一个正派之人办得出来的。

    不过如此一来,倒也省了不少事情。

    只要今日将他捏死在魔渊之中,这场对太玄道宗布下的杀局,就将真正变得完美。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太玄道子淡然一笑,周身并没有半分气息散出,可那种苍凉之意,却无端令人感觉恐惧。

    “我是谁?老子凌霄,圣州有人不识?”

    凌霄冷笑,身上雷芒璀璨,一副舍我其谁的气势。

    “嚣张,霸道,凶残,可对身边亲人,道侣却又一番模样,凌霄公子,这两个,到底哪个是真的你?”

    太玄道子摇头一笑,丝毫没有因为凌霄展露的霸势而有丝毫意外。

    “真的我?”

    突然间,凌霄感觉到一丝莫名的凝重。

    太冷静了!

    这太玄道子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太过冷静了。

    冷静到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这种感觉,是凌霄之前面对凌天临甚至太玄道主时都没有感受过的。

    难道是…圣教的人?

    古剑之上,开始绽放一缕幽芒。

    此时凌霄已经不在乎这太玄道子是谁,只是想…尽快地将这个威胁除去。

    “无孽,准备出战。”

    那夜参不知被太玄道子弄到哪儿去了,可就算这道子道行再高,怕也不知道他身上的全部秘密吧?

    “不如我们,都坦诚一些?”

    可就在凌霄心底沉吟之际,只见那太玄道子脚步迈出,周身之上,突然绽放出一抹澎湃如海的…

    魔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