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68章直闯圣地
    “你!!”

    苏言黛眉轻簇,眸光愈发阴沉。

    这念青筠,还真是奇怪。

    她明明自己跟凌霄断了姻缘,这会儿却又故意针对自己。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凌霄,苏言实在想不到这念青筠此举的缘由。

    毕竟这两位圣州同样出名的美人,很少在一个地方活动。

    毕竟那样,对于这圣州天骄而言,实在太残忍了。

    一个祸乱万族,冰冷孤傲,一个富可敌界,病颜娇怜。

    这两人若是站在一起,怕是会逼死很多舔骄吧?

    到底该…舔谁?

    一起舔?

    淦,那样岂不是显得我立场不稳?

    神女们,可最讨厌不专情的舔骄了!

    “苏言小姐,跟她废话什么,这念青筠已经抢了我们三次了,我看她就是在故意针对你!让我上去,给他点颜色瞧瞧!”

    苏言身旁,一位面容粗旷,修为在破妄中期的青年冷哼一声。

    虽然…

    这念青筠是东疆顶尖妖孽,但…富贵险中求!

    这会儿不表现,更待何时?!

    “你?”

    苏言上下打量了一眼身旁之人,最终没有阻拦也没有同意。

    只是语气里有些莫名的讥讽。

    “嗯?小姐只管看着,区区念青筠…哼!”

    粗犷青年冷笑一声,手中突然多出两只漆黑大斧,脚步一踏,就欲朝着念青筠扑去。

    “等一下,李鬼兄,那念青筠手段了得,不如就让我与你一起会会她?”

    苏言身后,又有天骄踏步而出。

    淦!

    想出风头?

    这比都让你一个人装完了,我们如何博得苏言小姐青睐?

    “嗯?你是不相信我?”

    那名为李鬼的青年眉头轻皱,冷眼看着身后之人。

    “呵呵,李师兄言重了,我只是怕李师兄…死在那念神女手里啊。”

    “你!我看你就是故意羞辱我!!”

    “哼,羞辱你?你配么?”

    “淦!有种与我一战!”

    “轰!”

    看着那瞬间缠斗在一起的两位古宗天骄,苏言扶额轻叹了口气,只是看向念青筠的眼神,却多少带了一丝无奈。

    以她身后这群舔骄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是那念青筠的对手。

    而她虽在圣州负有盛名,却也不是因为实力,而是因为钱!

    况且,当日凌霄在悟道山巅的痴情之举,早已经过众人之口传到了她的耳中。

    一旦今日她遣众舔骄对念青筠动手,怕是那位护妻狂魔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毕竟,那位可是连太玄道子都不放在眼里,就连夏辰对念青筠表露了爱慕,都被他一巴掌抽碎了牙齿。

    这里是秘境!

    就算凌霄动手杀了她,恐怕也无人知晓。

    更何况…她还打算,将凌霄当作解决她阴体的备胎选择呢。

    “念神女,我知道你对我有些成见,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你不珍惜的,我会珍惜,你若觉得我会在意这几株灵草,那你大可继续。”

    苏言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无数舔骄,玉手轻轻一挥,只见一道道仙光氤氲的灵草灵果瞬间从天而落,铺满一地。

    “这些,是本姑娘赏赐给你们的。”

    “哇!!是玉灵仙果!!”

    “淦!!是黑血灵芝!”

    “发财了发财了。”

    见此一幕,苏言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讥讽,遥遥看向念青筠,“神女想要么?我这乾坤袋里,还有许多。”

    “就算是我不要的,别人也不能染指,否则,就死。”

    念青筠淡淡一语,莲步轻移,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哼,若非是在秘境中…”

    苏言眼中闪过一丝阴冷,最终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向身前那趴在地上疯狂捡宝的众人,眸光愈发冷冽。

    远处一座山峰上,夏辰望着那转身离去的念青筠,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玩味,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你方才说,你那相好的女蛟,被打入了锁蛟渊?那是什么地方?”

    秘境深处,凌霄踏着那白蛟夜朗,有些无聊。

    “那是我族禁地,据说从很久之前就存在了,具体多久我…”

    “说重点。”

    凌霄叹了口气,这一路行来,他发现这白蛟虽然被种了魂印,可丝毫没有影响他能哔哔的毛病。

    “哦,我蛟族嫡脉之人,不论犯了多大的错误,都不会被直接处死,而是会打入锁蛟渊,自生自灭,不过…”

    “你能不卖关子,一次说完么!”

    凌霄狠狠一脚踹在那白蛟头顶,后者顿时痛的呲牙咧嘴,险些从天坠落。

    “就是我听族中老人说起,那锁蛟渊中有大魔,专食我蛟族血肉,其实那些犯错的族人,就当是祭品丢下去了。”

    夜朗浑身一颤,一双凶眸中顿时闪烁惶恐。

    “大魔?多大的魔?”

    闻言,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这世间,还有比他更大的…魔?

    “主人,我也没见过啊,反正我蛟族提起锁蛟渊,都是心惊胆颤,连老祖也不例外。”

    “那你当初为何没被丢下去?”

    “开什么玩笑,我好歹也是嫡三公子,再说,明明是她勾引我的,在我酒里下了药,这等贱人自然要死,可我为何要死?”

    那夜朗话音刚落,却觉头顶突然有巨力袭来,直接将他从半空砸落,撞碎了整座荒山,方才停下。

    “主…主人…”

    “首先,待会儿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公子,其次,我平生最看不起你这样连嫂子都不放过的贱人!”

    凌霄狠狠咬牙,若非这夜朗还有点用处,他早就一刀下去,今晚加菜了。

    酒里下药怎么啦!

    你看念青筠不也很快乐嘛!

    “是!”

    夜朗心神一颤,原来…这位主人竟然如此正直。

    可…嫂子是什么?

    有饺子好吃么?

    直到两人眼前出现一片大泽,在那大泽之上,隐隐有古殿矗立,夜朗的身影方才重新停下,转而化作人形,站在了凌霄身旁。

    “主…公子,到了,这里便是我蛟族祖地!”

    “嗯,走吧。”

    凌霄点头一笑,丝毫没有在意夜朗脸上的恐惧,抬脚朝着那大泽中央而去。

    只是!!

    就在两人身影刚刚出现在那古殿上方时,一道蕴含愤怒的怒吼声,陡然响彻而起。

    “哪里来的无知蝼蚁,敢擅闯我蛟族圣地!!”

    数道气息恐怖的身影忽然从下掠来,将凌霄与夜朗围在半空。

    “嗯?!夜朗!!!”

    其中为首一人,乃是一位二品神王,模样威严,年纪与夜朗相仿,尤其是眉心间的那道水蓝色鳞片,更是透露着一抹道则气息。

    “嗯?水之道则?”

    凌霄眼眸微凝,只是嘴角却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淦!

    意外的小惊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