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67章真龙圣祖
    “果然都在神帝一二品的境界,只是这秘境灵气如此浓郁,为何你们的修为这么低?”

    凌霄微微皱眉,心底有些疑惑。

    以这帝陨之地的灵气浓度,怕是稍微有些天赋者,都能踏入帝境。

    可为何此处至强者也不过在神帝二品?

    有问题!

    “呃,我们几族与那位老仙长有过约定,不可踏入帝境三品,他则帮我们守住秘境,不让外界强者踏足。”

    白蛟眼中闪过一抹沉吟,要不要趁这蝼蚁沉思之际…将他…

    “哦,原来是这样,放开心神吧。”

    凌霄点了点头,果然如此。

    能够令这秘境生灵如此听话,想来必是受人胁迫。

    只是…如此做法,对于那太玄道宗又有什么好处?

    凌霄掐指一算,这是阴谋啊!

    “爸爸…我…”

    还不等那白蛟反抗,只见一道魂印瞬间掠入其识海之中,转而散去。

    凌霄收回困妖箍,抬头远眺。

    从这白蛟话里,他大概猜到,那火族,应该就是林锡口中,负责守护那处灵火遗迹的遗族。

    而想要进遗迹取火,此族不得不除。

    虽说无孽的战力,或许能给媲美一品神帝,但…架不住人多啊。

    倒是这白蛟一族,或许可以利用一番。

    驱龙吞火?

    “叠影,去吧,找那几个无上道统的传人下手,适当留几个活口,苏言、夏辰他们…不要动。”

    凌霄莫名一语,只见一道黑影瞬间在其头顶掠过。

    还不等那白蛟看清楚,竟已消失无踪。

    “走吧,先离开此地。”

    凌霄脚步迈出,招呼着那目光呆滞的白蛟,朝着大山深处行去。

    与此同时,秘境中央,突然有浩瀚大势直冲天际。

    旋即一道道气息恐怖的身影从空掠出,朝着秘境外围疯狂掠去。

    原本平静的秘境,终于在叠影现身的一刹,彻底动荡!

    秘境深处,一座通体漆黑的大山之前。

    一道黑衣身影负手而立,抬头仰望着高山之巅。

    在其身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模样卑躬,安静立于一侧。

    只是他态度虽然谦卑,但一身气息却极为雄浑,竟是一位帝境强者!

    “这两日,准备一下,随时听候我命令,打开此处遗迹。”

    黑衣少年头也未回,语气极为冰冷。

    “什么…打开此处遗迹?大人,您是要…”

    在其身后,那白发老者脸色陡然一变,眼眸中隐隐带了一抹恐惧之色。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

    黑衣少年转头,露出那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眸。

    可就是在这样一双瞎眸之下,那神帝却仿佛看到轮回浮生,宇宙苍宇,脸色一白,竟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是!!”

    这边,凌霄脚踏白蛟,身影穿梭山林,引来无数妖兽注目。

    “这么说,你们白蛟一族,生来就在此秘境之中?”

    凌霄眉头轻皱,眼中似闪过一抹沉吟。

    这群秘境土著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他若是大摇大摆地跑去人家的领地,怕多半是要凉的。

    毕竟,在这些秘境妖族看来,所有前来历练的东疆弟子,都是仇人。

    若非忌惮太玄道主,怕是早已按耐不住心底憎恶,开始逐一捕杀了。

    “是的主人,据老祖所说,我族诞生于数百年之前,身上流淌着真龙血脉。”

    这白蛟名为夜朗,竟是蛟族嫡系族人。

    只是当初他与蛟族少主关系不和,被驱逐出来,方才一人躲在深山里混吃等死。

    “真龙血脉?”

    凌霄眉头轻挑,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玩味。

    “说来听听。”

    “据说我们白蛟一族的先祖,乃是当初一头追随某位强者的真龙,与这秘境中的一条白蟒交欢所生,体内有一半的真龙血脉,只是…随着先祖陨落,数百年来,如今我白蛟一族的血脉也越来越驳杂了。”

    夜朗苦笑一声,他虽被凌霄种下魂印,但并非彻底丧失思维。

    只要凌霄不强行干预,他还是那头快乐的山野大妖。

    “真龙与蟒…嗯,是挺杂的,你们族中可曾见过那头真龙老…祖?”

    凌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怎么可能,就算是我们先祖,也不曾见过圣祖啊!不过据先祖所说,他曾在梦中得圣祖神念感召,说…他老人家有时间会回来看望我们一族的,可…这都几百年过去了…”

    夜朗叹了口气,神色颇为落寞。

    “呵呵,其实我就是你们圣祖派来看望你们的,走吧,我们去见见你蛟族的众位族老。”

    凌霄嘿嘿一笑,而那夜朗却有些发懵,“主…主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冒犯圣祖,被老祖他们知道可是…而且,我不能回族啊,我若是回去,怕是要被夜流他们打死的。”

    “你当初做了什么被驱逐出了蛟族?”

    凌霄丝毫不理,倒是对这夜朗的遭遇稍稍有些兴趣。

    “呃…当初…我上了一头女蛟,那女蛟是…我蛟族族主的未婚妻…”

    夜朗嘿嘿一笑,而凌霄却眼眸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看来你我相逢,是有道理的,没事,这次回族,我将那女蛟赐给你。”

    “赐…赐给我?主人…那女蛟被镇压至锁蛟渊,这会儿怕是早被炼死了。”

    夜朗愣了片刻,神色间有些迟疑。

    淦!

    你一个人族蝼蚁,若非设计坑害,我堂堂九品神侯会被你降服?

    你当着我面儿装逼也就算了,待会儿到了蛟族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你死就死吧,你干嘛拉着我垫背?

    “主人…其实…我无所谓啦,出来这么久,我早就忘了回家的路了,我…”

    “无妨,我帮你想想。”

    凌霄阴森一笑,而那夜朗顿时吞咽了一口口水,身影窜出,朝着秘境中央而去。

    而此时,在那外围之处。

    苏言一脸恨恨地看着不远处的一道白衣倩影,美眸中明显带着一抹无奈之色。

    “念神女,这已经是你从我面前抢走的第三株灵草了,神女莫不是一直在跟踪我?”

    在其身后,一众舔骄脸色同样有些阴沉,却无一人敢踏前一步。

    念青筠的身份,令他们心底多少有些顾虑。

    况且,虽说如今她已退去了与凌霄的婚约。

    可…

    当日悟道峰顶,那凌族传人要死要活的样子,明显是对念青筠用情至深啊。

    万一他们不小心伤了这位冷傲神女,还不得被凌霄那个魔头把狗头敲碎?

    “抢你的灵草?”

    远处山峰,念青筠美眸平静地看了众人一眼,语气疑惑地道,“抢了,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