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66章欲戴王冠
    “我为什么不能出来?你管得着么?”

    封灵不屑一笑,冷冷白了凌霄一眼。

    “小祖宗,你这是醒酒了?”

    后者尴尬一笑,只是目光却扫过苍穹。

    淦!

    不会聊着聊着,突然来个神王神帝的,把我诛了吧?

    这反派当的,真是一刻都不得安宁啊。

    “不是,小祖宗,我现在在一处秘境中,那太玄道主说的清楚,一旦有强者降临就会被这里的遗族察觉…”

    “察觉?就凭那几个一品二品的神帝?怕是无孽认真起来,都能杀了他们吧。”

    封灵不屑一笑,然后伸出小手朝着凌霄晃了晃,“拿来!”

    “什么?”

    凌霄一愣,几个一品二品神帝?

    怪不得一个太玄道主就把这秘境压制的死死的。

    原来,这里的至强者,不过几个一品二品的神帝啊。

    嗯?不过?

    我是飘了么?

    连神帝现在都不放在眼里了?

    慎重慎重,反派多死于托大啊!

    “解千愁,再给我一坛!”

    “别…了吧。”

    凌霄眼眸一凝,有些苦涩地看着面前的小丫头。

    看这意思…是喝上瘾了?

    可这丫头酒品不好,谁知道她喝了酒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不给?”

    “不是,你如果能帮我…”

    “哦,我帮你把那几个神帝叫来。”

    话落,封灵身外,突然绽放出一缕诡异幽芒。

    “给!!!”

    凌霄狠狠咬牙,直接挥手取出一坛仙酿,朝着封灵丢了过去。

    “哼,这还差不多。”

    封灵狡黠一笑,起身从树上跃下,然后看了一眼那深涧底下蜿蜒的一条白色蛟影,突然一脚,将身旁一块百斤巨石踢了下去。

    只见那石头表面,覆盖一层诡异灵芒,无声无息,可坠落的速度…

    淦!!!

    凌霄脸色一愣,旋即怒喝一声,而封灵的身影却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轰!!”

    “吼!!!谁!!谁敢砸老子!!”

    山涧下,妖风四起。

    只见一道白色妖影突然横冲而出,傲立苍穹,眼眸中闪烁的愤怒,似要食人。

    “是你?!一个人族蝼蚁?”

    那蛟腾空而来,血口大张,根本不给凌霄丝毫辩驳的机会,直接就要将他整个吞下。

    “等一下!!”

    凌霄身外风则蔓延,整个人如同山间轻风,瞬间消失原地。

    “嗯?原来有几分道行,怪不得敢在本王面前嚣张。”

    蛟龙一口咬碎整个悬崖,再抬头看去时,凌霄已到了十丈之外。

    “我说不是我,你信么?”

    凌霄尴尬一笑,这蛟修为已至神侯九品,差一步便是神王层次。

    原本他是想趁他熟睡,悄无声息地给他用点药,下个印,将其掌控。

    谁承想,封灵竟一脚将他踹醒了。

    至于封灵方才所说,这秘境至强不过一品神帝…无孽亦能杀。

    此时他是一个字也不信。

    万一这丫头有意坑自己,自己岂不是要沦为丧家之犬了?

    反派做事。

    狠辣果决是必然的,可在此之前,必须要掌控全局,不留一丝隐患。

    至于口气态度…

    无脑的装逼,能活几集?

    拜托,老子又不是天命之身,就为了营造氛围,连命都可以不要?

    大哥!那是龙傲天的模版啊!

    “不是你?那是谁?今日你若不告诉我是谁,我便将你生吞活剥!!”

    可令凌霄没想到的是!!

    这蛟竟然信了他的话?

    这么单纯的么?

    “我看大王英姿,极为不凡,只是却少了一样东西。”

    凌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这秘境妖兽,就是见识短浅,没见过什么世面,亦没见过…人心复杂啊。

    看来,得好好给他上一课呢!

    “少一样东西?少什么东西?”

    白蛟眼中闪过一抹迟疑,看着凌霄的眼神里充满戒备。

    “少一尊王冠啊!像大王这样的妖王,怎么能没有王冠加冕?”

    说着,凌霄手掌一挥,只见那会武前三名次奖励的绝品神器,顿时出现手中。

    正是那一道通体赤金的箍儿。

    此箍凌霄之前闲暇时曾认真研究过,名为困妖箍,类似猴子头上那一道,只要锁在头上,施展咒法,既可镇压神魂,令人痛不欲生,原本是一镇妖宗强者手中至宝,后流落到了太玄道主手中。

    “嗯?王冠?!”

    果然,不论是蛟是龙,贪财好色的本性实在难改。

    况且,眼前这人族蝼蚁至多神将境界,他又如何会放在眼里?

    “对,只有带上此…冠,才能配上妖王气质,像我这样的凡俗,根本没有胆量带冠啊。”

    凌霄点头一笑,恭恭敬敬地将那困妖箍朝着白蛟丢了过去。

    “哼,算你识相。”

    白蛟凶眸微凝,身外妖气弥漫,直接化作人形,将那金箍握在了手中。

    只是任凭他如何催动灵力,那箍都未曾有丝毫变化,眼中顿时闪过一抹阴沉。

    “这王冠就是一件寻常凡金?”

    “非也,妖王只要带到头顶,自可体悟无上乐趣。”

    凌霄淳淳诱导,直到那妖蛟一脸迟疑地将金箍带至头顶,他的嘴角方才扬起一抹笑意。

    “收!!”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了整座山涧。

    古林深处,无数妖兽看着那痛苦倒地的白蛟身影,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震撼。

    “你…你敢暗算老子!!!”

    “还敢自称老子,跪下,给我喊爸爸!!”

    “啊!!!爸爸爸爸,住手,爸爸,快给我取下来!”

    来自神魂的剧痛,根本不是区区一个九品神侯所能抵御。

    以至于最后,那妖蛟显化本体,横冲直撞,竟也未能缓解半分痛苦。

    凌霄一脸冷漠地看着那跪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眼眸中始终带着一抹戏谑。

    “现在,回答我几个问题。”

    “爸爸请说!!”

    白叫蛟心中发恨,可脸上却不敢有半分不敬。

    “这秘境中最强的是谁,都有几大势力,还有…可曾有什么异象现世!”

    既然要图谋太玄道宗,就容不得凌霄不慎重一些。

    假若这秘境至强就是几个一品神帝,那以叠影的实力,就算被他们察觉,想来也看不出她的魔身。

    “最强?最强的是我蛟族老祖,修为早已踏入神帝二品,剩下火族族主,刑族老祖,修为都在神帝二品…但战力不如我族老祖。”

    白蛟此时知无不答,恨不得连这几族中有几男几女,几个美人都老实交代了。

    “火族?”

    凌霄眼眸一凝,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