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57章当场逝世
    “我知道,你我婚约,不过是长辈联姻,利益使然,甚至在你心中,我也不过是一个历情的工具。”

    凌霄苦笑,身上帝袍早已染成血红,鲜血顺着指缝滴落在青石战台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

    滴答滴答。

    “就是这样,快,再深一点,扎再深一点!!”

    林锡与夏辰此时早已激动地热泪盈眶。

    淦!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一直被他们视作大敌的凌族传人,就这般意外地…将要逝世了?

    那喷洒的鲜血,如泉涌出,当真是…好看极了!

    你看…连念青筠都激动哭了呢。

    想必她也没料到,竟能如此顺利地诛杀凌霄吧?

    只见那剑渐渐洞穿了凌霄的胸膛,后者的脸上明显带着一抹浓郁的不甘诧异,只是最终…竟彻底定格了下来。

    凌霄!!

    卒!!!!!

    念青筠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林锡,轻声笑道,“林桑,其实我爱的…一直是你。”

    “轰!!”

    这一刻,林锡心神尽颤,整个人开始止不住地颤抖,崩溃,掩面痛哭!

    “这傻子…是怎么活着走到此处的?”

    直到身旁传来一阵议论声,林锡方才神色一凛,眼神重新恢复了清明。

    抬头,却见周围不少古族天骄正一脸戒备鄙夷地看着他。

    淦!

    失态了!

    “你究竟在做什么!!!你不能死!!不能死在别人手里!!”

    而此时,凌天看着战台中央那血流不止的少年,一双手掌紧紧握笼,周身道则之力险些不受控制地澎湃而出。

    在其身旁,叶寻儿双手合十抱在胸前,美眸中已见泪芒。

    太感人了!!

    实在是太感人了!

    看来凌霄公子不仅对家人极好,对自己所爱,同样忠贞不渝,用情至深呢。

    莫名的,叶寻儿竟突然有些…羡慕念青筠,再看身边凌天脸上的冷意,心底顿时冷哼一声。

    也不知这个傻子,什么时候能开开窍?

    “青筠啊,虽然明知道,你想杀我,厌恶我,可我…还是想告诉你…”

    凌霄缓缓松开手掌,任由那剑又深了几分,脸色已经有些苍白。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若此生无法与你白头,我哪也不去,就让我…死在你的剑下,住进你的心里,好么,念青筠?”

    凌霄缓缓闭目,只是皮肤之下,却始终闪烁一抹暗淡雷芒。

    甚至在其舌下,还隐藏一枚白玉丹丸。

    以念青筠的心性,若想让她彻底信任,就必须要玩点狠的。

    否则,怕是她很难在短时间里转变心意。

    当然,看似再狠的伎俩,也尽在凌霄掌控之中。

    圆满雷则,岂是一个念青筠能够轻易破开?

    甚至为了保险起见,凌霄早已将那枚系统奖励的九转还魂丹放入了口中,以灵力包裹,以防不测。

    反派嘛,做事当然要万无一失啦。

    “骗子…你这个骗子…”

    念青筠银牙紧咬,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只是最终,她却收回长剑,一言未发,转身朝着山下方向缓步行去。

    蜿蜒石道上,那一道白衣倩影一步一步走的蹒跚。

    天地凄惶,轻风也哭。

    青丝扬起,一丝一缕,勾勒的…是谁笑颜?

    尤记得那日,道宫峰巅,师尊嘱托,世间情爱,如蚀骨剧毒。

    斩之道成,坠之不复。

    为何今日,欢喜又痛?

    朝朝暮暮。

    呵…

    真的能…朝朝暮暮么?

    “滴!天命之心道心崩碎,生出情愫,恭喜宿主获得气运值1000点,反派值10000点!”

    “终于碎了啊。”

    凌霄咧嘴…不对,苦笑一声,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剑痕,眼眸中尽是喜悦。

    道心破碎只是开始,接下来,他会让念青筠…彻底沉沦。

    淦!!

    为什么!!

    而此时,夏辰的脸色早已彻底狰狞下来。

    为什么?

    为什么老子也说了情话,却被那念青筠一巴掌扇飞出了十丈。

    凌霄说了情话,却乱了神女芳心?

    总归凌霄如今已伤,要不要…趁他病,要了他的命?

    就在夏辰暗暗犹豫之时,人群中,突然有一道身影踏前一步,冷声笑道,“凌霄公子,逼也装完了,我想坐这第一的位子,你没什么意见吧?”

    来人一身黑衣,模样俊秀,一身修为已达破妄后期。

    “本公子不杀无名之辈。”

    凌霄淡然一声,这个世间,总有些人,觉得自己能行啊。

    我长得很像踏脚石么?

    谁见了都想踩两脚?

    “今日杀你者,碧血门少主,韩碧!”

    黑衣青年眼眸微凝,手中古剑出鞘,朝着凌霄冲杀而去。

    “是碧血门绝学,碧血七十三剑终式!!”

    人群中突然传来阵阵惊呼声。

    这韩碧虽不是东疆顶尖,但奈何…人家年纪大啊。

    如今已是四十之龄,修为早已踏入破妄后期之境,比之那些年轻妖孽还要高出一些。

    虽未领悟道则,但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漫天剑影从天垂落,如星辰陨灭,散发无匹凌厉。

    即便隔着极远的距离,不少古宗天骄都感觉浑身一寒,心底震撼愈浓。

    不愧是本届会武…年纪最大的师兄啊。

    这一剑虽未蕴含道则,但绝对能够媲美神将强者的奋力一击了。

    尤其是此时,凌霄受伤看似极重,你看,他脸都白了。

    这一剑,怕是不好接啊。

    “就这?”

    只是此时,令众人感觉意外的是,那凌族传人依旧未曾移动半步,就那般神色平静地看着半空落来的人影。

    直到,韩碧手中古剑到了他额前半尺之地,凌霄的身影方才微微一侧,看似轻易地躲开了那无匹剑势。

    在其脚下,一缕风漩悄然荡漾,紧接着…

    在所有人震撼的眼眸中,凌霄手臂之上,陡然亮起万丈雷芒。

    甚至那韩碧根本来不及收势,就这样倒垂着身子,被凌霄双拳狠狠砸在了胸口之上。

    “咔嚓。”

    清晰的碎骨声,连同那韩碧身影破风的声音瞬间传来。

    所有人只看到一道身影如流星划过战台,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天际。

    与此同时,鲜血一路洒落,在地上留下一道千丈长痕。

    还未落地,那韩碧竟然就已经没了生机。

    终式的奥义,原来竟如此直白?

    终…逝了么?

    安静,充斥着整座悟道峰巅。

    所有人脸上,皆带着一抹浓郁的恐惧。

    太可怕了!!

    哪怕身受重伤,此时凌霄展露的战力,依旧令在场所有天骄变了脸色。

    就连夏辰等一众东疆妖孽,此时眼眸中也充斥着一抹难言的震撼。

    无敌仙姿!!

    少年王侯!!

    这凌霄当真已经强大到…碾压一境的程度了?

    “还有人,想要逝世么?”

    凌霄眸光清冽地扫过众人,但凡是与他对视者,皆神色惶恐地低下了头颅。

    原来方才,人家真的只是为了讨神女欢心,才打不还手的。

    凭凌霄的手段,怕就算念青筠道法玄妙,道则傍身,也不一定能伤他分毫啊。

    “咕噜。”

    很整齐的,千丈战台上,统一传来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而凌霄只是摇头一笑,转头朝着那太玄道主看去。

    “我为第二,我前妻为第一,我…弟凌天为第三,诸位可有意见?”

    淦!!!

    狂妄!!

    敢情这还未比,你一人就定了此战排名?

    这幸亏只有三人排名,要是五人十人,是不是第四是你弟妹,第五是你马仔,第六是你女仆了!

    可…

    最终众人却保持了相同的默契,哪怕心底再多恨意,也不敢表露分毫。

    生怕又引来凌霄不满,一拳令他们当场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