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53章统统跪下
    “本次会武,前三之列,可得绝品神器,战台之上,生死勿论,诸位,准备吧?”

    太玄道主眸光清冽地看了众人一眼,手掌猛然一挥。

    只见一缕仙芒掠过,所有人只感觉脑袋一懵,再然后便出现在了那千丈战台之上。

    “嗯?”

    凌霄眼眸微凝,身旁早已没有了肖屠身影,只剩下付云瑶神色茫然地看着他。

    两人身旁,数百古宗天骄面皮一颤,纷纷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轰!”

    与此同时,一道道恐怖的灵力开始在战台各处爆发而开。

    短短片刻的时间,就有无数人影被轰成了满地血肉。

    凌霄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周身雷则澎湃,以防被人偷袭。

    “少主…”

    “没事,他们没有这个胆量。”

    凌霄咧嘴一笑,目光透过战台,看向那大殿之前的苍老身影。

    对于太玄道主此时的做法,他并没有半分异议。

    杀戮,确实是最快的成长方式。

    至于公不公平…

    制定规则者言其公平,大概它就是公平的。

    况且,若是没有足够的底蕴、背景、拥护,怕是进了那帝陨之地,那些所谓的山野天骄,也多半是要陨落的。

    早死晚死,还不都是死。

    凌霄只是想不通,为何太玄道宗数百年来,一直愿意拿出灵宝,吸引众天骄前来厮杀,又愿开启秘境,供他们历练?

    最终,太玄道宗又得到了什么好处?

    这是…

    阴谋的味道啊!

    “嗡。”

    凌霄身后,突然有剑吟声滔天而起,可就在他转头的瞬间,却见一道身影陡然停滞在半空之上,正神色惶恐地看着他。

    卧槽!

    大意了!

    原来是凌霄…公子!!

    我说他身边怎么空无一人!!

    本想趁机偷袭一波…

    淦!!

    “公子!!!”

    那天骄身影坠地,扑通一声跪倒地上,“我自己来!!”

    “嗯?”

    凌霄眉头轻挑,只见那古宗天骄直接将剑插在了自己胸口,然后转身朝着战台下掠去。

    厮杀不止,浓郁的血腥气息渐渐充斥了整座悟道峰顶。

    只是凌霄所在的战台,却陷入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想要留在台上,一人拿出一件神器。”

    凌霄走在人群之前,神色冰冷地看着众人。

    闻言,不少天骄根本不敢犹豫,纷纷献出宝物,以期能逃过这凌族传人毒手。

    “嗯,中品神器,不错,你可以留下。”

    “嗯?下品神器,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什么?你愿意以身相许?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给我滚!”

    顿时间,不少古族天骄大宗圣子被凌霄一巴掌抽出战台。

    短短片刻,那百丈之地,竟已空无一人。

    而仅剩的二十天骄,则是双手环抱胸前,蜷缩在战台一侧,浑身颤抖着看着不远处的那道身影。

    自始至终,凌霄都未展露实力。

    当然,以他凶名,自然也没有不长眼的东西敢轻易招惹。

    这场会武,似乎从凌霄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

    “你…过来。”

    突然间,凌霄似乎想到了什么,唤来其中一位青年天骄。

    “公…公子…神器我给了啊…”

    只见那人“扑通”一声跪在凌霄身前,神色惊恐地等候发落。

    “别紧张,我说话算话的,我现在…就想…借你点血…”

    凌霄咧嘴一笑,从乾坤袋中翻出一只妖兽内胆,放在那天骄嘴边,然后狠狠一掌砸在了他后背上。

    “扑哧!!”

    “不够啊,再来点…”

    “扑哧扑哧!”

    直到那天骄面色苍白,无力瘫软在地上,凌霄的目光方才看向了剩下几人。

    “咕噜。”

    尿意横生,娇躯乱颤。

    此时他们终于明白,原来杀人饮血这词,不是形容公子凶残,是描述事实啊!

    “你们都是好人啊,又送我神器又给我献血,好人啊,好人是有好报的,你看你们还站在这,那些坏人都被我打下去了。”

    淦!

    闻言,所有天骄眼中皆含着泪水,嘴唇哆嗦着道了一句,“公子大义啊!”

    直到那妖兽内胆盛满鲜血,凌霄方才意味深长地看了众人一眼,抬脚走到分割线处,看着远处两道彼此依偎的身影。

    只见凌天手持仙剑,周身道则缭绕,随便一剑,都可溅起无边血浪。

    在其身后,叶寻儿全身被一股碧绿生机所包裹,源源不断的生机波动顺着凌天头顶灌入,洗刷着他的疲惫。

    “呵呵,凌天,还真是巧啊。”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走来四人,气息皆在破妄中期。

    为首的,正是那混元古宗少主,上官青赫!

    “上官青赫!!”

    凌天与叶寻儿脸色同时一变,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戒备。

    这混元少主同样是道则妖孽,当日悟道城中,凌天已被其羞辱。

    若非凌霄关键时刻现身,怕是他当真会斩掉凌天一臂。

    同样的,这上官青赫虽打不过凌霄,但心底对凌天的怨恨,却不减反增。

    当日羞辱,险些令他道心崩溃,此仇此恨,当然要用凌天鲜血祭之。

    好在,如今凌霄不在此区,凭一个凌天一个叶寻儿,如何是他对手?

    “呵呵,真是造化弄人啊,凌天师弟,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了?”

    上官青赫淡然一笑,周身混元之力呼啸而开,骇的周围不少古宗天骄都是纷纷停下比斗,朝着远处躲闪而去。

    帝陨之地,造化无数。

    但是凌天,你怕是无缘进去了。

    就算今日杀不死你,但羞辱一番,也能解我心头之恨!

    只是!!!

    就在上官青赫脚步迈出,欲要朝着凌天走去时,远处战台边缘,却突然传来一声轻咳声。

    “咳咳。”

    上官青赫神色一凛,待转头看去时,只见一道熟悉的白衣身影,正站在远处,冷眼朝他看来。

    “凌霄!!!”

    就很突然的,上官青赫全身一颤,险些站立不稳,脸上冷意尽除,朝着凌天二人点头一笑,身外灵芒吞吐天地,竟直接冲向了那围杀凌天两人的弟子。

    开玩笑!!

    他上官青赫是东疆妖孽,道则傍身。

    但当日凌霄一掌,险些将其镇杀。

    如今在这凌族传人面前,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公然与凌天做对。

    毕竟…

    这凌霄对自己的弟弟,似乎宠爱的紧啊。

    看来,只能是等进了秘境,再想办法弄死凌天了。

    “嗯?”

    凌天脸上的神色同样呆滞了一瞬,然后似有所察觉,转头恰好看到凌霄转身而去,一双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阴沉。

    “又是你!!!”

    这种被凌霄庇护的感觉,非但没有令他感觉半分幸运,反而令他心底的怨怒愈发浓郁。

    我凌天何须你来庇护?

    七年隐忍,没想到到头来,自己依旧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嗯?那上官青赫怎么突然走了?”

    叶寻儿俏脸一凝,原本身外澎湃的道则之力渐渐消散而去。

    只是此时,凌天却并未多言,而是死死地盯着那一道远去的身影,手中仙剑上,锋芒吞吐,衍化玄妙。

    “凌霄!你给我等着,待我仙诀大成,看我如何斩你!”

    这边,凌霄淡然一笑,只是心底却忍不住轻颤了一瞬。

    三千气运了!

    这才短短几日,凌天身上的气运,竟然又涨了!!

    好家伙,真是越挫越勇呢!

    也不枉费我顶着这么多人骂,留你成长了!

    努力吧,我的弟弟啊,你的用处,可比寻常天命之子大了太多太多!

    凌霄身影绕过战台,出现在另外一侧的分割线。

    下一刹,他的眼眸陡然一凝。

    只见在另外一处区域,肖屠浑身浴血地站在战台中央,冷眼看着身前的那道挺拔身影。

    夏辰!

    这两人,终究还是遇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