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49章壁中魔影
    “呵呵,娘子,你来的可真早,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见我?”

    就在念青筠暗自沉吟之时,远处半空,再度传来一声淡笑。

    只见凌霄的身影从天而落,霞光无双,道韵盎然,瞬间吸引了在场无数人的目光。

    “你…不要过来!”

    念青筠俏脸微寒,本能地朝后退去,与凌霄保持着三丈的距离。

    “娘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几日不见,就对我如此冷漠了?”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阴邪笑意,吓得念青筠险些释放灵力,当场逃走。

    “既然…人都到的差不多了,那就随我来吧。”

    道宫之中,突然走出一道苍老身影,一身墨色道袍显露风骨,脸庞上亦是一抹庄严肃穆的神色。

    尤其是那一双苍老深邃的眼眸,竟令人看出了一抹亘古的道韵。

    “竟然是道主亲至!”

    无数古宗天骄瞬间变了脸色,朝着那道苍老身影躬身拜下。

    只是对此,那东疆第一帝却毫不理会,转身朝着远山而去,脸上始终是一副藐视苍生的冷漠。

    在其身后,众天骄紧紧追随,声势浩荡。

    “夏辰竟然没来?”

    肖屠站在凌霄身旁,眼眸中有些疑惑。

    “呵呵,这无相玉壁既能看到前世今生,那夏辰八成是不敢来的。”

    凌霄摇头一笑,强者夺舍,这等秘密,夏辰绝不敢轻易暴露。

    否则,一旦被那青阳神帝知晓,免不了又是灾祸。

    虽然域界屏障不太好破,但这世间最多的,就是意外。

    能活着,它不香么?

    直到众人身影行至那道山深处,只见视线尽头,一片灵气氤氲之地,一道恍如天幕的古老石壁静静矗立。

    其上金光流溢,幻境叠生,透露无穷神秘。

    “这就是无相玉壁么?”

    不少古族天骄目露痴迷,神色有些急切。

    毕竟,一朝悟道这种事虽是传说,但总有人会觉得,自己就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概率这事儿,向来是牟利的契机。

    “一朝悟道?前世今生?”

    人群中,凌霄摇头一笑。

    这壁既然如此神异,那太玄道主为何还隐居于此?

    淡漠名利?

    道心所向?

    别逗了,人如果有了实力,想要的,一定是天地共主。

    “诸位,放开心神,引神魂入此壁,即可沟通其中奥义,能否成道,就看你们的机缘了。”

    太玄道主手掌一挥,只见那遮掩玉壁的灵雾瞬间散去。

    大道梵音轰然乍响,响彻三万里绵延不绝。

    悟道山顶,有神虹从天垂落,遮掩苍穹。

    无数古宗天骄顿时神色一颤,谨遵太玄道主法旨,放开心神,以神魂入壁。

    顿时间,那无相玉壁上仿佛有迷雾升腾,化作无尽漩涡,如同轮回幻府,绽放刺目仙芒。

    “此壁变幻万千,就算是我,也不曾完全参悟,是凶是吉,皆看定数,其中缘法,只你一人可见。”

    话落,太玄道主转身就欲离开。

    “有点意思。”

    凌霄抬头,看了那道主一眼。

    而此时,后者一双苍老深邃的眼眸恰好朝他看来。

    两人对视之间,凌霄只感觉眼前一黑,体内魔意竟好像受到牵引一般,欲要喷薄而出。

    “嗯?”

    凌霄脸色一变,周身道则之力瞬间澎湃,只是眼眸中却多少带了一丝淡淡的惊骇。

    不愧是东疆第一神帝,哪怕他识海中有上古盘古石镇守,自己竟也险些在他一眼之下心神失守。

    而且,为何他能引动自己体内的魔意?

    一瞬间,凌霄脚底突然升起一缕寒意。

    自从穿越而来,向来都是他掌控别人命运,这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威胁。

    无论是太玄道子还是眼前这位道主,都令他不自觉地生出一种危机感。

    这种感觉不仅仅来自实力上的压制,还有一种…脱离掌控的慌乱。

    果然,这一路走的或许太顺利也太安逸了。

    虽然凌霄一早就知道,他的天魔真身迟早是要暴露的。

    到时候,就是举世不容的局面。

    可一直以来,他似乎都将这个隐患想的太过简单了。

    原本凌霄是想,只要他谨慎一些,暗中积蓄力量,到那一日,就会轻而易举地化解风险。

    圣教覆灭,谁人敢称他为魔。

    可随着太玄道子的出现,他方才发现,有些东西,并不一定会按照自己所想的进行下去。

    安逸只会令人放松警惕。

    尤其是现在,当他的名字更多的出现在东疆顶尖,就势必会吸引来更多的注意。

    单单一个东疆第一神帝,他尚且无法抗衡,不敢揣测。

    更何况是那掌控圣州的圣教之主?

    “得想个办法,提前做些布局。”

    凌霄眼眸微凝,只是脸色已经恢复平静。

    而太玄道主也已移开目光,朝着远处走去。

    “前世今生?我魂穿于此,不知这玉壁,看到的是我,还是这凌霄本人?”

    凌霄微微沉吟,最终抬头看向那诡异石壁,分出一缕神魂,朝着那石壁掠去。

    既然太玄道主已经注意到他,恐怕此时退缩,反而更显心中有鬼。

    况且,前世今生这种东西,凌霄并非不信,却也无所畏惧。

    此世他为禁忌体质,又不是说,他上一世也是禁忌体质。

    更别提,如今他的灵魂,来自一个不被世人理解的地方。

    一缕神魂入壁,根本无法影响他的心神。

    “嗡!”

    刺耳的嗡鸣声,诡异地在凌霄识海中响彻。

    紧接着,他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一片极陌生的空间。

    在那空间尽头,一座万仞高山通天而立。

    一道全身笼罩在魔芒里的身影,矗立绝巅。

    在其身下,无数长相怪异的生灵怒掠而来,如飞蛾扑火,周身之上,绽放无暇神光。

    更远处,四道金光璀璨的神影立于虚空,周身仙意浩瀚,气血雄浑,正冷眼看着那被金光淹没的峰顶。

    就在这时,视线尽头,突然有乌光撕裂苍穹。

    只见一柄通体漆黑的魔刃洞穿虚空,怒斩而下。

    时间仿佛静止,天地一瞬悲怆。

    而那原本咆哮奔跑的万千生灵,突然在这一刀之下停滞了脚步。

    然后,凌霄便是目光惊恐地看到,一朵朵血花开始绽放,如同彼岸冥海,绚丽妖娆。

    短短一息,万灵俱陨,血化长河。

    自始至终,那山巅的魔影都未曾挪动一步。

    只是那一双血色深邃的眼眸,却在此时,仿佛透过亘古,朝着凌霄看了过来。

    “轰!!”

    凌霄眼眸圆瞪,整个人如遭重击,险些站立不稳。

    在其识海之中,那太古魔刃亦发出刺耳悲鸣。

    仿佛是在诉说着,一段千万年前的悲伤过往。

    “那魔影究竟是谁?他为何…能看到我?!”

    这一刻,凌霄从未有过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