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46章谁在局中
    “念神女,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向你证明,我方才所言皆是真心!!”

    夏辰不甘心地朝着念青筠的背影嘶吼了一声。

    只是眼底深处的那抹阴沉却也极为明显。

    凌霄的未婚妻?

    为何这念青筠要特意提醒我一下?

    她是不是在暗示我,要我替她诛杀凌霄?

    毕竟之前,她在仙楼里的愤怒不是假的,看凌霄的眼神也充满着怨毒。

    只是,她好像在顾虑什么。

    就在夏辰暗暗沉吟之时,远处天空却突然飞来一物。

    如暗器凛冽,骇的夏辰脸色一凝,周身瞬间亮起无尽玄芒。

    “嗡!”

    恐怖的嗡鸣声瞬间响彻,只是那暗器却不是冲他而来,而是落向了远处黑暗。

    那里,林锡脸色一愣,旋即根本没有丝毫犹豫,转身朝着城外疯狂掠去。

    “谁!”

    夏辰一张脸庞瞬间狰狞,只是眼眸中却闪过一抹犹豫。

    能够轻易避开他的神魂感知,那人的修为必然不在他之下。

    只是为何这道身影看上去…有些熟悉?

    渐渐的,夏辰脸上突然涌出一抹呆滞。

    那道身影,有点像…林锡?!

    难道?!

    淦!

    我就说我的情话怎会引来念青筠反感,原来是林锡暗中挑唆。

    怪不得!!

    怪不得那道宫神女会知晓我屠灭肖族的事情,一定是林锡早在她面前说了我的坏话。

    只是,我这样公然示爱他的女人,似乎也有些…不太合适?

    最终,夏辰未动,此时他心底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怕是自己方才在仙楼中的举动,引来了林锡的猜忌。

    所以他先自己一步,追上了念青筠,挑拨了两人关系。

    毕竟,林锡与念青筠有些交情。

    从这位好兄弟口中,他已知晓,前者曾对念青筠有过救命之恩,互有好感。

    男人嘛,尤其是喝了酒,总喜欢显摆些跟骄女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锡,你这算盘打得倒是响亮!

    可是…他明明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为何最后却又多此一举,暴露了身份?

    还有,那道暗器,是谁打出来的?

    一瞬间,夏辰遍体生寒!

    “嗡!”

    就在此时,只见那高楼之巅,突然有雷日照耀苍穹,吸引了整座悟道城修士的目光。

    “那股波动…是凌霄!!”

    “凌霄公子在与人动手?”

    “不知道的,反正就挺惨的,招惹了这个魔头!”

    “走!过去看看!!”

    …

    “凌霄!!!”

    夏辰抬头,朝着那雷日看去,却见一道浑身沐浴在月光下的身影,正静静地立于半空,神色冷漠地看着他。

    果然!!!

    这林锡好恶毒的计谋!

    他竟然还引来了凌霄,然后躲在暗处,想借他的手,弄死自己?!

    结果,好像是被凌霄看出了意图,暴露了身份?

    呵呵,我的小老弟。

    你可真是狠心,就因为我在迎仙楼多看了念青筠两眼,你竟想至我于死地!

    此时夏辰唯一不能确定的是,这陷阱是林锡与念青筠共同布下,还是林锡一人所为。

    可无论如何,他的杀意已无可抑制。

    “方才你说,你喜欢念青筠?”

    凌霄傲立半空,语气森然。

    只是眼底深处却带着一抹淡淡的嘲弄。

    神帝重生,心思敏锐,不易欺骗。

    没错。

    但心思太过敏锐,尤其是这种被爱人和兄弟背叛的强者,就必然会顾虑太多,思考太多。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聪明反被聪明误。

    布局的最高境界,即是把自己也伪装成一枚被人利用的棋子,放入棋局。

    而且,还是一枚有头脑的棋子。

    这样,就显得更逼真啦!

    就算那夏辰心中有些疑惑,也绝对想不到,眼前被林锡利用的凌霄,才是真正的下棋人。

    况且…系统里早就提示了,这夏辰与林锡关系,彻底破裂。

    嘿嘿嘿。

    仅仅一夜,这夏辰就从一位3000气运的天命之子,生生被他玩成了1800点。

    而林锡就更惨了,最后的一千气运,如今仅存五百。

    “凌霄!!”

    夏辰深吸了口气,事已至此,再多顾虑已然无用。

    这凌霄霸道凶残,恐怕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可…

    一个下界妖孽,如何是自己的对手?

    只是!!

    远处黑暗中,突然多出诸多气息,显然是被此地波动吸引而来的观众。

    如果今日暴露底牌,诛杀了凌霄,怕是凌族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而且…若是此界中当真有青阳那个混蛋留下的传承,怕是他一旦施展了那件东西,就必然会引来无尽麻烦。

    天骄妖孽什么的,他倒是不怕。

    可他如今修为仅在破妄,如果被神王神帝盯上…

    “不错,凌霄,我是喜欢念神女,怎么,不可以么?”

    夏辰硬着头皮,冷声笑道。

    元岳圣地,同为无上,若是这凌霄当真不知好歹,他倒也不介意替念青筠,教训教训这个凌族传人。

    “不知死活!念青筠乃是我未婚之妻,我凌霄的女人,岂是你这种蝼蚁能够惦记?”

    凌霄怒喝一声,声音响彻整座悟道山。

    就连那矗立城外孤山上的白衣倩影,也听的清清楚楚。

    “嗯?这凌霄又在发什么疯?”

    念青筠黛眉微簇,可这句话落到心里,却又有一种莫名的甜蜜。

    罢了,就由他去折腾吧。

    反正,无论如何,我就要在悟道山巅,将他斩在剑下!

    哼!

    谁让他整日沾花惹草,气死人了!

    可,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杀他,不是为了证道么?!

    “你的女人?你的女人会扬言杀你?凌霄,不要自欺欺人了!念青筠根本不爱你!”

    夏辰冷喝,身外亦有灵芒滔天而起。

    “原来是元岳圣子?听这意思,两人是因为念神女争风吃醋?”

    “你这话就不对了,人家念神女是凌霄公子的未婚妻,人家这是在护食!”

    周围黑暗中,顿时传来阵阵喧嚣声。

    而凌霄手中的雷日,终于朝着那夏辰狠狠印去。

    正好,趁此机会,试试这位重生神帝的手段。

    “找死!!”

    夏辰仰天嘶吼,手中一柄金色战刀上,瞬间绽放刺目神芒。

    然后,一刀朝着半空斩去。

    “嗡。”

    刀意化龙,将整片空间撕扯粉碎。

    其上道则之力缭绕,隐隐有几分灭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