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40章与道为敌
    “清筠!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被逼的,你的冷漠,只是你给我的保护色!其实你一定是恨凌霄的,对么?因为他…我们不得不天涯两边,假装憎恶!!”

    林锡眼中隐隐有雾水升腾。

    今年二十,道子论道,站着似喽啰。

    大哥在前,摇着茶杯,盯着我老婆。

    今日后,我含泪发誓各位,必须跪着看我!

    心底的悲愤不甘,渐渐一扫而空。

    此时林锡只感觉无尽的悔恨、自责和愤怒。

    我早该想到的!

    我为什么会怀疑清筠?

    她是那么善良纯洁天真的姑娘!!

    此时林锡大概也忘了,当日在落日山遗迹中,念青筠所说的那一句,下次见面,生死勿论。

    也忘了,他曾在多少个辗转反侧的夜里,立下的那些毒誓!

    所以说,这舔狗的心态,就是如此稳健。

    背叛愤怒什么的,当然是要从自身找原因啦。

    女神怎么会有错?

    错的肯定是我啊!

    原谅,是自我修养。

    而感觉到林锡微微颤抖的身体,有那么一刹,夏辰以为,这货是不是有病啊。

    这都抖了一个晚上了…

    只是,对于林锡与念青筠的那一丝牵扯,他是知道的。

    凌霄订婚当日,有林姓少年上门挑衅,结果被那凌族传人一掌碾压。

    落日峰顶,有神侯妖兽残杀修者,凌霄出面阻拦,最终找出罪魁祸首,林锡。

    对于林锡而言,凌霄已是生死大敌。

    可这份仇恨的根源,却是在念青筠的身上。

    争夺造化,抢夺灵宝之事,无可厚非,并不能说明这林锡人品差。

    只是…

    这念青筠实在是有点香啊。

    混沌空灵神体的妙处,夏辰并不了解。

    他只是觉得,以这神体的强大,念青筠迟早有问鼎天地至强的一日。

    如果此时能跟她建立感情,再回上界之时,就必然多了一个强大的帮手。

    苏言是有钱,但上限绝无法与这道宫神女相比。

    不信你看,她那副病恹恹的样子,怕是活到二十都有点悬!

    此时夏辰似乎也忘了,方才苏言进门时,他心底的那一丝小激动。

    至于林锡…

    兄弟什么的,他早已看破。

    这一世,他不要再做那博爱宽广的神帝,他要做一个木得感情的杀神!

    背叛的滋味,他尝够了。

    只要进入秘境,找到造化,林锡的用处大概就到头了。

    可怜的天命之子,气运丢了,连当人的资格都被剥夺了呢。

    “滴,天命之子心生歹意,恭喜宿主掠夺200气运值,2000反派值。”

    这就开始了?

    看来这林锡的好大哥,也不怎么靠谱啊?

    不过也是,从他看念青筠的眼神里,凌霄已经猜到了许多事情。

    而让一个被兄弟背叛的人再去重义,显然有些说不过去。

    啥?

    别人的里就可以?

    别人里那是主角,干啥都可以!

    “呵呵,娘子,我答应过你的,只要你能败我,就算你再亲手杀我,我也心甘情愿,你放心,我绝不会像某些人,玩个什么夺舍归来,再图谋报复你。”

    凌霄淡然一笑,而那夏辰眼中的沉吟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夺舍?

    报复?

    心甘情愿?!!

    嘶嘶!

    有那么一刻,夏辰身上的杀戮道则已经悄然运转。

    整座迎仙楼,突然掀起一丝凉风,只是很快就熄灭了下去。

    怎么可能?

    是巧合么?

    夏辰抬头,看着那神色苦楚的凌族传人,心中仿佛有一万匹马奔过。

    他之陨落,哪怕在那一界也是个谜。

    但以青阳神帝的脾性,不一定会真的相信他死了。

    毕竟那件至宝…与他神魂一起失踪了!

    只是强者下界比弱者飞升还要困难万倍,他不信青阳神帝会派遣门徒下界追杀。

    但…

    说不定他也跟自己一样在此界中,留有传承?

    该死!!

    一定是这样的,否则一个下界土著怎会知晓这些?

    淦!

    只是这凌霄怕是还不知道,我就是他口中那个…夺舍而来的复仇者!

    否则怎么敢当面提及?!

    夏辰面色阴沉地瞥了凌霄一眼,只是此时却再不敢与他目光碰撞,以免被人看出他心底杀意。

    一切等进了秘境,他自有一万种方法弄死这个无知小儿。

    到时,念青筠什么的,自然都是手到擒来。

    呵呵,看来得想个方法,让林锡与凌霄碰一碰啊。

    林锡一死,他再以为兄弟报仇的借口解决凌霄。

    天衣无缝,还能得念神女一波好感。

    只是…不知道这凌霄能不能撑到进入秘境啊。

    听方才念青筠话里的意思,是打算在悟道山巅解决这个傻子了。

    不如…劝劝念神女?

    “呵呵,诸位,我们继续论道?”

    太玄道子始终未曾多言,只安静地看着堂中闹剧,一双毫无光彩的眼眸中,隐隐透露深邃。

    整座仙楼再度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尽数汇聚在他一人身上。

    “大道无情!!”

    “等一下!!”

    只是太玄道子刚一开口,那高台之下,凌霄却又一次张口打断道。

    淦!!

    这个混蛋,是在试探道子的底线么?

    难不成他今日,非要不死不罢休?

    “公子有话说?”

    太玄道子脸色一愣,似笑非笑地看向凌霄。

    不知为何,在他这一双浑浊眼眸之下,凌霄竟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

    这种感觉极为奇怪,有些虚无缥缈,却又是真实存在的。

    有意思,这太玄道子身上,绝对有些…惊人的秘密。

    也好,那就试他一试!

    “道子这话,不对。”

    凌霄端起酒坛,仰头饮了一口,脸上绽放笑意。

    “哦?哪里不对?”

    太玄道子依旧不急不躁,只是平静地看着凌霄。

    怪事!

    实乃怪事!

    今日这道子莫不是吃了秤砣,竟然如此沉得住气?

    “谁说大道无情?在我看来,大道至公,有情!”

    “轰!”

    一瞬间,仙楼中的气氛瞬间压抑了下来。

    所有人望着那半醉半醒的少年,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震撼。

    大道有情?

    何其荒谬?

    但凡是修真之人,自踏入仙途的一刻就知晓,大道无情!

    这是天地至理,早已经过无数至尊强者印证!

    可此时…凌霄竟敢说出如此荒唐的言论,简直,有辱道之一字!

    不!!

    这番言论,简直是辱没天下修者,与道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