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39章2女争风
    上一世,夏辰以杀戮证道,成就无双帝威,被世人尊称杀帝。

    乃是九天十地公认的尊境之下第一战力,只手创建杀神殿,纵横一界,无人可挡。

    只是…同辈之中,他却始终不敢称之最强。

    因为有一个女人,准确地说,有位仙朝传人,自出世之际,既被整界认定为下一位天地主宰。

    夏辰心有不服,曾与其在古牧山巅一战。

    那一战,并未有第三人看到。

    却是夏辰一生当中,为数不多的一场惨败。

    那仙朝传人一身混沌道则,随手即可衍化万物生灵。

    天地河川,日月星海仿佛受她一人掌控!

    杀戮道则,本是世间无匹杀道。

    可在混沌面前,却依旧一败涂地。

    夏辰心底,自此被种下一道身影。

    那是一道绝世的帝影,清冷孤傲,凌驾天地。

    虽然夏辰始终不曾看到她金面下的容貌,可仅仅一个背影,就令他沉醉了三百年。

    他知道,他不配,所以,他只远远望着。

    只是这股气息,却如同九天甘露,久埋心底。

    以至于…两世不忘!

    没想到!!!

    他竟然有幸,再一次遇到了身怀混沌神体的女子。

    而且看她的气息,尚在破妄中期。

    若是能在她成道之前将其俘获,不仅是他将来莅临天地之巅的绝配,更算是了却了他心底最大的遗憾啊!!

    “嗯?”

    凌霄眼眸微凝,眼底深处隐隐透露一抹阴沉。

    这夏辰如此坚韧的心志,见苏言尚且云淡风轻,怎么这会儿看到念青筠竟流露出这般神态?

    难道…他看出了念青筠的来历亦或者…体质?

    论道台上,太玄道子的脸色同样有些凝重。

    尤其是念青筠此时的眸光,竟完全沉沦在凌霄一人身上,更是令他心底莫名感觉一丝…压抑。

    “夏辰圣子,你这么看我的未婚妻,似乎不太合适吧?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狗眼挖出来下酒?”

    凌霄淡然一笑,瞬间令夏辰脸色一凝,而林锡的目光也落到了他的身上。

    “嗯?”

    尤其是此时夏辰眼中的局促,更是莫名地令林锡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怨意。

    我拿你当大哥,你却惦记我女人?

    “苏姑娘,这酒好喝么?”

    念青筠抬脚,走到凌霄身前,转头冷冷地看了苏言一眼。

    “嗯?”

    苏言美眸微凝,对于这道宫神女与凌霄的关系,她自然是清楚的。

    只是听说两人感觉似乎不睦,尤其是念青筠,更是极其抵触这门婚事。

    可看此时念青筠脸上的冷意,传言似乎有些不实啊。

    “让开。”

    念青筠冷眼看了付云瑶一眼,不知为何,她一看到这个狐狸精,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凌霄无奈一笑,而付云瑶终究是未敢多说什么,主动离开了座位。

    少主虽然放荡,但对于念青筠却是极好的。

    她区区一个下人,自然不敢招惹于她。

    只是这女人,真的很令人讨厌呢。

    “苏姑娘怕是不知道凌霄的恶名?还敢喝他给你的酒?恐怕三杯下肚,你就着了他的道了。”

    念青筠冷哼一声,眼神清冽地看了凌霄一眼。

    闻言,凌霄脸上顿时涌出些许无奈,“娘子,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坏人一样,怎么,难不成你喝了我的酒,发生了什么意外?”

    “你!!”

    念青筠咬牙切齿,那般羞耻之事,她自然是说不出口的。

    可凌霄眼中的笑意,却又令她感觉无比憋屈。

    “凌霄,你不要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记得记得,来…娘子,你也尝尝这酒…”

    “你给我滚开,马上,别碰我!!!”

    念青筠突然惊呼一声,吓得在场众人脸色一颤,眼中顿时涌出一抹惊诧。

    念神女这是怎么了?

    怎会露出如此惊慌的神态?

    再联想她方才说的话,不少人眼中已见了一丝狡黠。

    难不成…她着过凌霄公子的道?

    “苏言,我奉劝你一句,最好离这个混蛋远一些,否则你只会害了你自己。”

    念青筠自知失态,俏脸陡然一红,旋即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呵呵,念神女这话,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你在威胁我?”

    苏言莞尔一笑,竟主动夺过凌霄手中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模样妖娆动人,俨然一副挑衅模样。

    “你…”

    念青筠气极,她哪是在威胁苏言,只是善意的提醒。

    当然,这中间是否隐藏其他私心,她也说不清楚。

    总之,就是很烦。

    很烦他身边出现的那些个莺莺燕燕。

    “哼,你好自为之吧。”

    念青筠冷哼一声,当即不再言语。

    而苏言却醉眼朦胧地看向凌霄,“公子,你会害我么?”

    “我…”

    淦!

    送命题?

    “我一直坚信,这个世间是充满爱和善意的,与人善心,与己得报,没必要把人都想的那么坏。”

    凌霄叹了口气,眉间似有些委屈。

    只是听到他的话,这迎仙楼里至少有五个人有拔刀的冲动。

    “呵呵,我相信公子的为人,况且…念神女,你们只是订婚,若不喜欢,退了便是,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毁人名声?”

    苏言仰头,将那一杯仙酿尽数倒入朱口。

    此时她并未施展灵力逼退酒意,生怕引来凌霄猜疑,以至于俏脸愈红,浑身都有种莫名的燥热。

    这酒,果真效果极佳呢,连她体内的寒意,似乎都驱散了许多。

    “我的事,何须你来多管?”

    念青筠实在没想到,这个世上竟有如此愚蠢的女人,自愿往火坑里跳。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尤其是…英俊的男人!

    凌霄!!

    你好手段!!

    “呵呵,别人怕你飘渺道宫,我云来商盟可不怕,你不珍惜的人,自然也会有人珍惜,念神女还是…少动肝火,多多思量才是。”

    苏言俏脸微寒,凛然不惧。

    论实力,她或许真不是念青筠的对手。

    但论财力,念青筠…呵呵。

    不是苏言看不起她,就算整个飘渺道宫的财力,也不足云来商盟一疆之数。

    “我不珍惜的人,别人也得不到,因为我会亲手将他杀掉。”

    念青筠身外,清光氤氲,显然已动了真怒。

    只是你怒就怒吧,你冲着我撒什么火啊。

    你有本事弄死苏言啊,你不珍惜就非得弄死我干嘛?

    凌霄此时很憋屈,但理智告诉他,要克制。

    尤其是如今一左一右这两个争风的女人,怕是一旦爆发,他狗命危矣。

    所以说,这空间管理什么的,有时候真挺危险的。

    一个不慎,怕是就要…粉身碎骨,竹篮打水,啥也不是!

    “原来…这念青筠心底如此憎恨凌霄!!”

    三人身旁,夏辰与林锡眼中同时闪过一抹喜色。

    如此,倒也不是不能图谋一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