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36章胡说8道
    东疆之地,道统无数。

    但凡是一些成名的骄子骄女,多半会被宗门赐下神器护身。

    可道器这东西,不仅是东疆,就算整个圣州,也堪称通天造化。

    尤其是上品道器,几乎只有无上道统才会有那么几件,用之传承。

    可…

    此时这凌族传人,手中古剑,身上星袍,竟皆是上品道器?

    渣女爱什么?

    当然是财大器粗的绝世妖孽!!

    元岳圣子是很强,但与凌霄相比,谁强谁弱不好说。

    但若论财力,显然是这位凌霄公子更胜一筹!

    而且,据说这凌霄生性放荡,最爱娇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

    水玥儿美眸微凝,心底忍不住叹息一声,草率了。

    早知道这位凌族传人这么香,她就不着急站队了啊。

    不对,也不怪她!

    谁知道那夏辰哪根筋坏了,竟然与林锡这等废物称兄道弟!

    而此时,凌霄只是淡然笑着,忽然挥手从乾坤戒里取出两只玉杯,一坛仙酿,自顾斟满。

    酒香之气飘散而开,蕴含澎湃灵力,惹得不少天骄妖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连饮酒的杯子都是神器?”

    水玥儿此时已经完全被凌霄身上的王霸之气所吸引。

    敢在太玄道子面前放肆,整个东疆怕是也只有这位凌族传人了吧?

    “呵呵,原来是凌霄公子?早就听闻公子脾性不羁,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元岳圣子淡然一笑,只是眼眸中却多少带了一丝阴沉。

    尤其是此时肖屠脸上的恨意,更是令他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当初他灭肖家满门,乃是肖恩咎由自取。

    他并未感觉半分愧疚。

    至于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感情,也未能影响他分毫。

    只是当时肖屠已拜入万道魔宗,这些年又几乎不出宗门,他根本没有机会将其抹杀。

    可如今看来,他终究是有些大意了。

    从这凌霄此时的态度来看,怕是要给肖屠出这口恶气啊。

    如果当初他多花些心思,早早诛杀了肖屠,也不会招惹这等是非了。

    噗嗤!

    若是让凌霄知晓此时这位元岳圣子所想,他怕是又要笑尿了。

    杀戮道则,3000气运,强者夺舍,身上怕是还有一件当初保命的至宝。

    毕竟,能够令兄弟与女人联手背叛,这夏辰身上,肯定有着足够的诱惑啊。

    妙啊。

    3000气运,这强者夺舍流果然很香。

    至于那太玄道子…

    凌霄眼中闪过一丝凛冽,毫无气运,却领悟了世间最强道则之一的,轮回道则。

    而且,不知为何,他的身上,似乎有股力量,令凌霄感觉极为熟悉。

    可到底是什么,他竟然一时看不清楚。

    奇怪。

    按理说,能够领悟这等恐怖的道则之力,又被整个东疆视为仙宗传人,这太玄道子应该也是大气运之人。

    可…怎么可能?

    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公子,你方才说什么?”

    见凌霄并未理会,元岳圣子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你他妈是不是幻听?我方才说话了吗?”

    凌霄皱了皱眉头,冷眼看了夏辰一眼。

    后者脸色一凝,眼中冷意愈发凛冽,旋即淡然笑道,“你方才进门时,唤太玄道子…瞎子?”

    “嘶嘶!”

    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瞬间响彻而起。

    然后一道道目光瞬间朝着高台看去。

    方才凌霄的入场方式,实在太过震慑,所以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神器之上。

    直到此时夏辰出言提醒,这才反应过来。

    瞎子?

    这凌霄,还真是…跋扈的不可思议呢。

    招惹太玄道宗?

    就算凌族,也会面临诸多麻烦吧。

    要知道,那太玄道主的修为,可是传言中的东疆最强,没有之一。

    得罪这样的至强者,凌族…危矣。

    只是!!

    令人感觉诧异的,此时那太玄道子脸上非但没有半分怒意,反而带了一丝莫名惊讶。

    而似是感觉到众人看来,道子脸上顿时扬起一抹温和笑意。

    “公子说的不错,我是个瞎子。”

    “咕噜。”

    无数天骄脸上的神色瞬间凝固了下来,就连夏辰,眉宇间都是涌出一抹疑惑之色。

    不应该啊。

    这太玄道宗虽然隐世不出,可威严向来不容世人挑衅。

    怎么今日这太玄道子,竟表现的如此淡然。

    “道子…胸怀宽广啊,非我等所能企及。”

    “是啊!道子何等身份,怎会在意一句诋毁?”

    只是转而众人就想明白了过来,怕是在这位仙宗道子眼中,我等皆为凡俗吧。

    真仙之姿,又怎会在意蝼蚁之言?

    当然,除了夏辰,此时众人倒也不敢招惹凌霄。

    毕竟这太玄道子心怀宽广,不理俗事,可这位凌族传人,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一旦得罪了他,怕是今日这迎仙楼也就走不出去了。

    他连道子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会在意他们这些宗族之人?

    “来来,肖师兄,陪我喝几杯,你们继续,继续!小二,给我上盘花生米。”

    凌霄摇头一笑,转头看向肖屠,“你看这些人,真虚伪,瞎子就是瞎子,还不让人说呢。”

    “呃。”

    肖屠脸色一僵。

    牛逼啊!

    少主是真的牛逼!

    这一句话,把这迎仙楼里的所有天骄好像都得罪了呢。

    酒楼角落,凌天与叶寻儿坐在一处,目光冰冷地看着那饮酒作乐的少年,眸底多少带着一丝惊异。

    尤其是凌天,一双手掌更是忍不住紧紧握笼。

    这个混蛋,还真是毫无顾忌,一旦招惹太玄道宗,凌族即将面对灾祸。

    虽然对凌霄对轩辕月,凌天恨的深沉。

    可对于凌天临以及凌族,他还是有感情的。

    自己这位父亲,虽有不公之嫌,但他的苦衷,凌天多少能够理解一些。

    手心手背嘛。

    而且最后,凌天临与轩辕月彻底闹掰,也是因为自己,这些年凌族上下虽多看不起他,但父亲,却一直站在自己身后啊。

    “呵呵,诸位,我们继续论道吧。”

    太玄道子并未再理会凌霄,而是端起茶杯,将其中茶水尽数倒在了身前案上。

    “世人皆知,大道无情,所谓无情,亦指无欲,无求,无为,所以修道归根,修的是心…”

    “噗嗤!”

    只是还不等太玄道子话音落下,高台之下,凌霄一口酒水喷出,直接滋了那林锡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