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11章偷家去吧
    “伟儿…你…你是说,那凌霄拼死抵住了靳阳的殒命一击?”

    秦帝神色呆滞,眼眸中隐隐闪过一抹诧异。

    燃烧道则,自爆神魂。

    一位绝世天骄的垂死挣扎,绝非常人所能抵抗。

    就算凌霄道则傍身,手段众多,可此举依旧堪称凶险。

    只是…

    可能么?

    凌族之人,向来视秦族为死敌。

    千百年来积累的仇怨,能够一夕放下?

    甚至当初那司家刚刚表露投意,就被凌霄举族诛杀。

    怎么现在,他竟三番五次舍命救他秦族子弟?

    秦伟、秦冷两人一死,秦族传承同样断了。

    于凌族而言,自有无穷妙处。

    他到底在图谋什么!

    秦帝想不通,却始终觉得那只无形大手,正一点一点将整个秦族推向末路。

    “不错!父亲,凌霄公子大义,伟…自愧不如。”

    “哎。”

    秦帝颓然跌坐在金椅之上,既然凌霄没有问题,那问题必然是出在云黍仙宗身上了。

    可是…

    “帝君!!!”

    大殿之外,突然有秦族强者仓皇掠来,脸庞上满是惊恐无措。

    “来了么?”

    秦帝苦涩一笑,云黍三十一位真传、天骄尽数死在沧海城。

    这口气如果云黍仙主还能咽下去,只能说明他…嗓子眼真大。

    “帝君!!云黍强者倾巢而来,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殿下,那秦族强者单膝跪地,语气彷徨。

    虽然之前,所有秦族长老皆愿一战。

    可直到此时,当那战火蔓延,生灵涂炭,他们方才明白,原来这一战,竟是如此凶险残酷。

    万千生灵死于仇怨,那云黍仙主每一次挥手,皆可覆灭一城!

    “召回所有秦族强者,死守赤金城!”

    秦帝倒也不愧一方枭雄,虽然之前未敢轻易与云黍开战。

    可到了此时,却也完全镇定了下来。

    既然此战伊始,那就…毫无退路可言了。

    不管这场谋划出自谁手,秦族,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战,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解释,已然苍白无力!

    这边,凌霄离开沧海城,直接朝着云黍仙宗而去。

    乱世伊始,云黍与秦族已是不死不休。

    下棋人已经就位,而他要做的,当然是趁着他们专心下棋之时,去偷家了。

    总归这场祸乱,是云黍与秦族挑起,至于最终谁在其中谋了利…

    想来圣教也会明白,这场仙途,尽是唯利是图之人呐。

    “少主!”

    肖屠身影从旁落来,朝着凌霄躬身拜下。

    此时看着那徐步走来的少年身影,这位魔宗真传眼眸中尽是敬畏。

    云黍圣子,号称东疆最强的仙门圣子,没想到今日竟真的死在了这荒野小城之中。

    一代妖孽,就此陨灭。

    虽然肖屠并未看到他是怎么死的,但看少主这一身风淡云轻的模样,显然也未浪费太多手段。

    “你暂且回宗,告诉宗主,稍安勿躁,待云黍强者打到赤金城,再率我魔宗强者前去。”

    凌霄眸中冷意流转,脚步踏出,花花身影瞬间呼啸而出,载着他朝着远山行去。

    “是!”

    肖屠躬身,久久未起。

    只是心底却忍不住叹息一句,两大无上道统,怕是真的要陨灭在公子手中了。

    谁能想到?

    一个十七岁的破妄少年,竟一手改变了东疆格局。

    云黍、秦族覆灭,整个东疆,还有谁是凌族敌手?

    无敌的少年…无敌的族啊。

    东疆大地。

    突然山河崩灭。

    所有圣宗古族强者望着那傲立远空,疯狂屠戮的云黍仙主,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恐惧。

    遮天灵印从天而落,整片大地瞬间崩裂。

    哀嚎惨叫声不绝于耳,而那些向来自诩仙门的云黍长老们,却毫无理会,手中仙剑斩出,将所有与秦族相关的人和势力,一路屠杀。

    苍穹昏暗,血气如云。

    东疆大地,翻云覆雨。

    而此时,在那云黍仙门之前,一道白衣身影踏步而来,纤秀挺拔,道韵天成。

    如今云黍仙主以及风白阳已率众长老出征秦族。

    这仙宗倒成了空城一座。

    即便留个长老看家护院,想来境界至多也就神王层次。

    只是令凌霄稍稍有些意外的是,这云黍仙主倒也谨慎,竟提早开启了护宗大阵。

    只见一缕清光从山顶蔓延而来,将整座仙门尽数包裹,透露一股无坚可摧之感。

    只是这阵法虽然玄异,又怎么可能拦得住凌霄。

    当初母亲赐予的那枚破界符,可是丹元圣地传承至宝,放眼圣州,也是无上之物。

    这凡人修道有成,自可受天地庇护,飞升圣州。

    可纵观历史,又有几个圣州之人能够轻易下界?

    白芷溪身份特殊,虚空道则号称千年难遇。

    那白衣剑客来自血魂圣殿,压制修为下界尚且透露蹊跷。

    除却这二人,怕也只有凌霄,凭借神物破界符去四荒浪过一圈。

    只是那破界符虽然恐怖,但毕竟有其局限。

    穿梭一界,威势已毁,如今也只能破个寻常结界。

    好在…

    凌霄手里还有一张系统奖励的极品破阵符!

    可这破阵符只能使用一次,远不如那破界符持久。

    看来得抽个时间好好研究研究,如何恢复其威势了。

    “嗡!”

    光华闪烁,凌霄的身影瞬间穿过大阵,出现在了云黍山巅。

    紧接着,一道神王气息瞬间从天笼罩,牢牢锁定了他的身影。

    一品神王?

    呵呵,看来这云黍仙主也是对这护宗大阵相当自信呢。

    “何人敢闯我云黍仙宗!!”

    一道白衣身影从天而降,身后紧跟着数十名仙宗弟子。

    凌霄打眼一看,好嘛,一群臭鱼烂虾啊。

    怪不得这云黍仙主一刻难忍,直接率领强者杀去了秦族。

    显然那沧海城死的三十一名云黍弟子,已是此宗全部传承。

    “这位长老,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这叫闯么?我这不是正大光明走上来的?!”

    凌霄淡然一笑,而那长老明显愣了一瞬。

    好像…有点道理啊!

    不对!

    “这护宗大阵一旦开启,就算仙主归来,也必须由我开启阵法方才能够进入,你…你…怎么有点眼熟?”

    白衣长老皱眉沉思了片刻,突然一声尖叫。

    “凌霄!!你是凌霄!!”

    魔宗少主,凌霄!!

    他是如何避开大阵上山来的?

    难道这阵法有瑕疵?

    不应该啊,这阵可是云黍开山祖师所留,如何能被他一个破妄蝼蚁破开?

    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还没有丝毫察觉?

    “哦?原来是这样,好吧,那我摊牌了,没错,我就是圣州破阵小能手,钻研阵法五千年,道号破阵子的…凌霄是也!!”

    凌霄嘴角微扬,眼中魔光乍起,宛如九幽大魔,突然降临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