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07章秦冷价值
    “凌…凌霄公子!!!”

    秦冷原本暗淡的眼眸,陡然亮起灼目亮光。

    倒不是因为劫后余生的欣喜,而是那一道脑海中的身影,又一次在他生死之际,挡在了他的面前。

    是既定的缘分么?

    不然为何每一次,公子都会及时出现。

    啊!凌霄公子!

    你就像是这天地间诞生的第一缕光。

    无暇绚烂,照亮无边黑暗。

    我知道,我不配站在你身旁。

    可此生,我都甘愿做那一位,众生中最执着的逐光者。

    随你踏过高山,大海,江河,亦无悔无恨无怨言。

    原来,我非绝情,只是…未见公子尊容!

    “轰!”

    魂印落下,遮掩天地。

    凌霄随意挥指,撕天剑芒冲霄而起,直接将那古印斩成了漫天魂光。

    魂芒洒落,如同烟花绚烂。

    虽只一刹,却迷了秦冷眼眸。

    他相信,这一场绚烂短暂的盛景,是为他一人绽放!

    “冷公子,别来无恙?”

    直到头顶传来一道温柔笑声,秦冷的眼中方才有所清明。

    再睁眼,公子那一张清俊无韬的面庞已在眼前,甚至自己整个人,竟以一种娇羞的姿势,被公子拥在了怀中。

    “咕噜!”

    秦冷狠狠咽了口口水,今日一切,仿佛晨辉掠影,于众生,仅是一瞬。

    可于他一人,却是山河崩碎,沧海桑田。

    凌霄公子,许久不见!

    “冷公子?”

    凌霄皱了皱眉头,脑海中,突然传来一声奇怪的系统提示音。

    “呕呕呕,恭喜宿主…呕呕,获得五十点气运值,五百点…呕。”

    “公…公子,又见了啊。”

    秦冷脸色一红,本能地从凌霄怀里挣扎而出。

    只是下一刹,他就感觉有些后悔。

    整个世界,仿佛坚冰。

    唯独公子怀里,安逸静谧呢。

    我不疯不骄不放纵,唯独贪恋你怀中的温度。

    “呃,冷公子你自己小心些…”

    看着秦冷眼中那丝毫不掩饰的倾慕,凌霄脸色一白,险些吐在地上。

    这冷少,是个人才啊,他神魂铭刻都未施展,这货居然主动臣服了?

    “公子…你小心…”

    秦冷站在原地,眼眸痴迷。

    而凌霄仅看了肖屠一眼,后者顿时吐血倒飞,朝着远山逃去

    “这就是公子的实力么?只一眼,就碾压了一个破妄魂修?”

    秦冷双手叠放胸前,仰头看着那一道伟岸身影,心底的激动,俨然已经开始不受抑制。

    “冷公子,你站远一些,这群云黍之人,就交给我吧。”

    凌霄话落,秦冷只感觉空间一荡,只见前者的身影突然腾空而起,朝着靳阳所在的虚空闪掠而去。

    那里,秦伟身上已经密布伤痕,秦族子弟亦被云黍之人追杀逃窜,完全一副败相。

    可随着凌霄的加入,战局似乎瞬间扭转。

    秦伟抽身诛杀云黍弟子,而凌霄却只身一人,拦住了靳阳。

    大战一触即发,而秦冷却早已热血澎湃!

    凌霄公子,侠肝义胆,为我秦族恩人!

    望着眼前那目光呆滞的青年,凌霄咧嘴一笑,回头看了叠影一眼,手掌猛然挥下,只见绿魔古鼎瞬间腾空而起,转而化作千丈大小,将整片空间囚困其中。

    秦冷的作用,大概就相当于一个摄像头,见证着凌霄想要他见证的事情经过。

    如此,一切看似迷惑的事情,就彻底变得真实了起来。

    毕竟这世人皆信,眼见为实啊。

    古鼎空间中。

    凌霄冷眼看着那纷纷停手的两宗弟子,脸上陡然绽放一抹笑意。

    “凌霄!!!”

    “是你!!!”

    无数云黍弟子纷纷惊呼,当日徐有为在落日城受辱之事,早已传遍东疆。

    而看着此时这位魔宗少主脸上的笑意,不少人心底顿时咯噔一跳。

    秦伟与靳阳立于远空,抬头看着那笼罩天地的古鼎,眼底深处,同样带着一丝忌惮。

    凌霄的身份,对于两大道统而言,都称不上友好。

    今日他来,究竟会…帮谁杀谁?

    “呵呵,伟兄,你再坚持片刻,等我杀光这些云黍弟子,再来助你。”

    凌霄淡然一笑,手中突然多出一柄古剑,朝着那云黍众人冲杀而去。

    此时秦族子弟已经死伤大半,而秦伟在那云黍圣子手中也已露了败相。

    若非凌霄突然降临,这一次,怕是秦族年轻一辈,要被屠杀殆尽了。

    “杀!!”

    望着那一道挥剑斩敌的白衣身影,秦伟脸上顿时扬起一抹冷笑。

    原本心底的惊慌憋屈,瞬间化为乌有。

    “靳阳,今日就是尔等死期!”

    所以说,为何凌霄与秦伟同为古族传人,下场却注定不同?

    因为眼界,或者说,因为他能通过系统,清楚地了解眼前每个人的身份设定。

    像秦伟这样的古宗天骄,凌霄杀起来根本没有丝毫压力。

    而面对靳阳,他就不得不谨慎一些。

    倒不是说杀他们有多费力,就像林锡,这样的人既是原定的天命之子,哪怕凌霄如今气运值已经高过他,但过程也容易横生变故。

    一步不慎,既是满盘皆输。

    凌霄手中,清光流溢,古剑斩出的瞬间,只见一位位云黍弟子瞬间裂成两半。

    无敌仙姿,破妄后期的境界,令眼前这些古宗真传根本没有丝毫抵御之力。

    鲜血洒落,染红大地。

    就连那沧海古城,也在一道道符文明灭中坍塌崩碎。

    只是…

    凌霄杀的确实是云黍弟子,可剑意无情,偶尔一些倒霉的秦族子弟也会被波及,身首异处。

    短短片刻的时间,那原本占据上风的云黍仙宗,便只剩了圣子靳阳一人。

    凌霄收剑,傲立半空。

    在其身下,是尸骸遍野,血流如河。

    无数仙宗弟子惨死剑下,甚至连尸身,都没有一具完整。

    断肢头颅洒落一地,宛如人间炼狱。

    就算剩下的诸多秦族子弟,此时同样是眼眸惊悸地看着头顶的少年,脸庞上带着一抹浓郁的恐惧。

    这才是他们所听说的魔宗少主啊。

    嗜杀成性,残忍暴虐。

    而此时,在那远处高空,秦伟怒喝一声,一身日光恍如烈阳,整个身影凭空膨胀。

    雄浑浩瀚的灵力波动四散而开,将虚空碾压破碎。

    “该死的凌霄!该死的秦族!今日我必杀尔等!!”

    靳阳看着远处惨景,好几次,他都想分身相救。

    可秦伟虽然实力不如他,但毕竟是古族传人,根本不给他太多分神的机会。

    如今云黍弟子被人屠尽,靳阳一张脸庞几近扭曲。

    心底愤怒如同江河奔涌,转而化作滔天灵芒,如仙迹绽放。

    “嗡!”

    然后,只见他一掌印下,道则之力凭空显化,幻化长龙,又如灭世魔风,撕裂了空间,朝着秦伟当头笼去!

    自始至终,凌霄只是眼眸平静地望着眼前一幕,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

    呵呵。

    狗咬狗嘛,就让他们多咬一会儿,倒也省了他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