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99章故伎重演
    “啊!!!不要啊!!”

    玉家之中,哀嚎四起。

    只见一道星袍身影手持魔刃,无情收割着众人生命。

    而剩下的两位神侯强者,早已被弥雍与叠影擒下。

    浓郁的血腥气息缓缓弥散而开。

    此时所有玉家之人的脸上,皆带着一抹绝望之色。

    为什么?!

    他们根本想不通,为什么这凌族传人杀了他们的少主,伤了他们的老祖,还要将他们整个玉家屠戮一空。

    而且!

    他身上的魔意是怎么回事?

    为何一个破妄之人,身上竟拥有这等令人心悸的可怕魔威?

      V-酷/K匠网Yr首_发¤0EG

    “不要…救命啊!”

    “魔…魔哇!!!“

    只是面对玉家众人的绝望,凌霄却根本不曾理会。

    手中魔刀一遍一遍地被鲜血染红,只是转瞬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与此同时,一股令人恐惧的古老魔意似乎正在缓慢苏醒,以至于凌霄的眼眸,都渐渐化作了一抹血红之色。

    “魔!你是魔,你会遭报应的!!”

    直到最后一位玉家之人死在凌霄魔刀之下,少年的身影方才静止下来。

    “呼。”

    深深呼了一口浊气,凌霄看着手中的魔刀,眼眸中已经带了一丝凝重。

    这太古凶刃,的确是件不可多得的至宝。

    可以他现在的修为,似乎还无法将其彻底掌控。

    至于这些玉家之人临死前的咒骂?

    呵呵。

    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能给天下人负我的机会啊。

    “主上,这两名神侯…”

    叠影早已褪下伪装,静静地站在大堂之中。

    在其身前,两名模样苍老的玉家强者睚眦俱裂,眼神惶恐地看着那缓步走来的白衣少年。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玉家竟会被一个少年屠杀一空。

    数百年的基业底蕴,就这样毁于一夕!

    “交给我吧。”

    凌霄咧嘴一笑,手中魔刀再度斩下,直接生生将那神侯之人浑身气息吞噬一空。

    至于神魂…当然是滋补魂宫啦。

    “走吧,去见见那位玉家老祖。”

    凌霄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空空荡荡的大堂,当即不再犹豫,抬脚朝着后殿方向走去。

    以叠影的幻术造诣,就算是神帝强者,短时间里怕是也难以发现此处变故。

    而只要他手段干净一些,想来也无人察觉玉家会毁在他的手中。

    玉家后殿。

    玉白堂神色冰冷地端坐在大殿之中,周身灵芒璀璨,只是身上气息,却多少有些萎靡。

    凌霄的一刀,虽未将其斩杀,但神魂重创,同样是令他修为有所跌落。

    “那凌族传人实在太可怕了,两种道则傍身,怕是整个圣州年轻一辈中…也就只有中央圣疆有人能够与其媲美了。”

    玉白堂轻叹了口气,可就在他准备闭目修炼之时,眼前殿门却轰然打开。

    只见玉阳子的身影突然闯了进来,脸庞上似乎还带着一抹焦虑之色。

    “老祖!!老祖!!”

    “嗯?何事如此惊慌?”

    玉白堂本欲发怒,心底却突然有些不安。

    “凌…那凌族传人杀上门来了!!”

    玉阳子牙关紧咬,眼中一片灰暗。

    “什么!!!该死!!这凌霄是打算赶尽杀绝么?”

    玉白堂颓然跌坐在地上,苍老的脸庞上一片灰暗。

    他虽想过,那凌族传人会报复玉家。

    可实在没想到,他竟如此凶残,直接杀来了沧海城。

    “他在哪?”

    玉白堂迟疑良久,最终抬脚朝着玉阳子走了过去。

    既然躲不过去,他倒要看看这凌族传人能奈他何。

    大不了,他一走了之保住狗命。

    至于家族血脉…只要老子不死,迟早能造出一个新的世家!

    “就在大堂中。”

    玉阳子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方向,而凌霄的身影,恰巧缓步踏来,出现在了两人身前。

    “凌霄!!”

    玉白堂神色一凝,一双手掌猛然紧握,“公子何必咄咄逼人,云天不是已经死在你手里了么?”

    “呵呵,玉云天辱我族弟,死不足惜,至于玉家…老祖既然伤了,不如就别挣扎了,早去轮回,说不定下一世,能投个好胎?”

    凌霄灿烂一笑,似乎根本没有将这位神王强者放在眼里。

    “哼,听凌霄公子的语气,今日是杀定老夫了?”

    玉白堂皱眉,眼神戒备地看了一眼凌霄身后的空间。

    再确定此地只有他们三人之时,心底方才轻松了口气。

    杀,还是不杀?

    杀了这凌族传人,怕是凌族必然会倾全族之力,追杀于他。

    可是不杀…看这小子的模样,好像又没打算放过自己啊。

    凌族传人的手段,寻常人根本难以想象。

    谁知道这家伙身上,有没有神帝魂念,帝者一击啥的底牌。

    “哼!凌霄公子,凌族我是惹不起,可…我若想走,谁能拦我!!”

    玉白堂森冷一笑,身影一闪瞬间朝着半空掠去。

    “铛!”

    可就在此时,他分明是感觉头顶传来一股剧痛,整个人被撞的头昏眼晕,重新跌落在了大殿之中。

    “这…这是…”

    玉白堂抬头,目光惊恐地看着半空逐渐显化的一尊幽绿古鼎,眼眸狠狠一凝。

    “道器!!绝品道器!!”

    圣州大地,道器已属灵宝顶尖。

    至于通天之宝,恐怕也只有最顶尖的神帝强者,手中才有几尊。

    可他实在没想到,这凌族传人手中,竟有一尊囚困空间的道器!

    “凌霄!!这可是你逼我的!!”

    见退路被封,玉白堂终于压抑不住心底怒意。

    凌族是很可怕,但这样白白被人屠杀,显然更加憋屈。

    尤其是被一个破妄蝼蚁…

    “老祖…老祖等等!!”

    一旁,玉阳子突然伸手,拽住了玉白堂的胳膊,神色似有顾虑。

    “你!窝囊,今日不杀他,我玉家必将覆灭!!”

    玉白堂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玉阳子一眼。

    可就在此时,后者却突然摇了摇头,“老祖!玉家…已经覆灭啦!”

    “什…什么?”

    玉白堂脸色一愣,还不等他反应,叠影手中魔匕刺出,瞬间朝着他脖颈划来。

    即便以玉白堂的心性,此时依旧感觉极不可思议。

    他实在想不通,这玉阳子竟背叛了玉家?

    呵呵,果然,人啊,都是贪生怕死,爱慕虚荣的。

    “阳子!你敢!!”

    玉白堂不愧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临危反应堪称恐怖。

    可就在他身影一闪欲要朝着一旁躲去时,头顶上空,却突然传来一道诡异波动。